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二百一十五章赔钱的御赐之物

时间:2018-04-21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与穆氏二人看着摆在院中的七十二抬聘礼,二人微微出神尤其是那聘礼单子上所登记之物皆是宫中御制之物,更是让二人晃了神。

    虽是皇子下聘不假,可婧儿并非是二皇子心仪之人,本想着凑凑合合七十二抬聘礼便是给了婧儿颜面,谁知居然这般正统。

    “姑娘,这可是珊瑚,怎地这般大,奴婢还是头一次瞧的这物件。”

    石竹夸张的神情瞧着眼前一人高的珊瑚,不怪乎石竹这般惊讶,实乃她们所出之国并非沿海,所以对这珊瑚甚觉珍稀,物以稀为贵尤其还是这般精致的珊瑚。

    洛冰婧只淡淡撇了那一眼珊瑚,她前世所见比这大的珊瑚多的是,洛冰婧略微发愁。

    她本打算侯宏文凑合给她下聘她便凑合带着陪嫁,谁知这厮打乱了她的算盘,瞧着这满院子的御赐之物,洛冰婧更是肉疼不已。

    这些虽是奇珍异宝可这皆是御赐之物,摆着好看不能当了换银子更不能便买,唯一的好处便是瞧着好看有颜面,送人不舍不送便在仓库之中放着。

    她陪嫁之物可是真金白银啊,穆氏瞧着女儿面色铁青当下便开口询问道:

    “婧儿,可是不瞒这聘礼。”

    洛冰婧未做他想,当下便是脱口而出道:

    “当然不瞒。”

    谁知穆氏秀眉微拧,接着道:

    “婧儿有所不瞒在所难免,这七十二抬是少了些,不过婧儿放心,娘亲定当让你风光大嫁。”

    显然穆氏误会了洛冰婧话语之中的意思。

    洛冰婧闻言整张脸面黑了,看来娘亲是曲解了她的意思,她可不要风光大嫁,最好草草嫁了便算了,若是不带嫁妆那便是最好的。

    “娘亲,你瞧瞧这满院子的御赐之物,中看不中用要这些东西又何用,再者了娘亲二皇子并非女儿的良人,女儿可不想带着丰厚的嫁妆,白白便宜了她人,女儿出嫁一切从简。”

    穆氏闻言先是一愣,随即释然婧儿道的对,这侯宏文若是良人还好,可那厮心中之人乃是安元香,且这厮心胸狭隘,若婧儿所带嫁妆丰厚,岂不是让那些人眼红,岂不是给婧儿遭至祸端,一切从简便好。

    母女二人皆是转身离去,吩咐仆人将东西搬至库房,完全没有因着这些东西乃是御赐之物而开怀。

    明日便是洛冰婧大嫁之日,穆氏稍显惆怅,女儿嫁人本是喜事,可对于穆府来与丧事无义。

    洛冰婧瞧着宫中一道送来的凤冠霞帔便是出神,宫中绣娘手艺精湛所绣制嫁衣美轮美奂,可对她来犹如枷锁。

    前世她可没有这般待遇,一切皆是自个亲自亲为,今世好似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姑娘,金掌柜的求见。”

    门房匆匆而来,满头大汗可见行的该有多急,这可是寒冬腊月。

    洛冰婧吩咐道:

    “将金掌柜的请至前院。”

    洛冰婧边开口吩咐边披上狐裘端着汤婆子朝前院而去,金满堂乃是知事之人,明日便是她大婚,若无要紧之事,金满堂不会这般焦急要见她。

    当洛冰婧行至前院之时,便瞧见金满堂气定神闲的在品茗。

    “金掌柜的好雅兴。”

    洛冰婧迈进厅中便将狐裘给脱了下来,这厅中与她闺房一般温暖如春四周皆是放着银丝碳盆。

    金满堂赶忙起身,对着洛冰婧施礼道:

    “拜见东家,恭贺东家大婚将近。”

    洛冰婧端坐在上首,品了一口茶,甚是暖和,开口道:

    “金掌柜的前来可是有事。”

    金满堂满面春风,未开口自怀中掏出卷轴递与洛冰婧。

    洛冰婧接过卷轴将其打开,认真看了起来。

    越看洛冰婧便越是面色寒冷,待将卷轴看完之时“啪嗒”一声,十分气恼将卷轴扔在金满堂脚旁,震怒道:

    “你莫是嫌弃脑袋在脖颈上扛着累,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可是你能参加的,这一旦被发现便是诛九族之罪。”

    金满堂弯腰将卷轴捡了起来,不卑不吭对着洛冰婧道:

    “东家,满堂感念东家的知遇之恩,可是东家满堂不愿这般碌碌无为,满堂现在虽是富商,可仅仅只能算作是普通富商,满堂要做的乃是皇商,富可敌国的皇商,满堂知东家会后悔培养满堂这般野心大的人,可东家不愿做自由之人吗?”

    洛冰婧怎会不知金满堂乃是有抱负有野心之人,可她万万没想到金满堂会为了钱财去做走私的生意。

    这走私之物还并非其它,乃是私盐与铁器,这两物件甭两样一起走私,只单单一样逮着了便是灭族之罪。

    “金满堂,我知你有抱负有野心,可你是否想过若是你被逮着了,可是要诛连九族,钱财可以慢慢赚,可若是命没了一切皆是空的。”

    洛冰婧遂想做富可敌国之人,做不受约束之人,可这般代价未免太大。

    起始之时她招安金满堂为的便是成为皇商,甚至是不择手段亦无妨。

    可自与金满堂等人接触了解,她便改变了想法,不能因着她的私欲陷他们与险境之中。

    金满堂面色犹豫不决这乃是大好时机若是错过了不知何时才能有这般机遇,可若违抗了东家他金满堂岂不是不忠不义之人,当下便回道:

    “东家,是满堂激进了,满堂绝不会牵连东家。”

    洛冰婧不知金满堂是放弃了参与走私的想法,还是要背着她参加,待金满堂道完便请辞离去。

    洛冰婧看着金满堂远走的背影而发呆,何时她这般心慈了。

    腊月二十六乃是二皇子与郡主娘娘的大婚之日。

    虽是天寒地冻两府旁与其相连的街道之处已是挤满了人。

    送嫁之人早早便登府而来,洛冰婧自天未亮便被拉扯起来,麻木的接受着一切繁琐的规矩仪式。

    全福夫人穆氏请来的乃是左侍郎夫人。

    “姑娘,您今个可是真美,奴婢瞧了都心痒痒。”

    云青眼眸含泪看着洛冰婧,今日乃是姑娘大喜之日,本应喜悦才是,可是想到姑娘所嫁之人,这喜悦便被冲散。

    由全福夫人为洛冰婧梳妆,左侍郎夫人已感到房中压抑,心中微叹郡主娘娘乃是妙人,无奈摊上了痴情之人二皇子,若这痴情之人乃是郡主娘娘便罢,可痴的却是另外一人。

    执起玉梳便为洛冰婧开始梳发,但闻左侍郎夫人口中念念有词道:

    lt; cssadht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