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一百九十七章景观园祸事

时间:2018-04-17作者:半折扇

    “念儿,你这是怎么样了,可是伤着了。”

    洛冰婧只顾着与许慧心较劲,一时间忘了苏念儿,待这时才发现了苏念儿的不妥。

    “姑娘无须担心,念儿无事,时辰不早了莫耽搁了姑娘才是。”

    苏念儿忍着剧痛勉强道,只不过苍白的面色与额上的汗珠已出卖了她。

    当下洛冰婧便吩咐道:

    “去最近的医馆。”

    苏念儿眼眸微红,连连开口道:

    “姑娘,奴婢无事若姑娘因着奴婢耽搁了赴宴奴婢定是万死难辞其咎。”

    ……

    靳国公府自从靳国公老夫人悄悄离了京都城,这国公府便乱作一团。

    掌权的正室夫人靳国公夫人得了怪病,无奈这掌权一事便落在靳国公二夫人身上,今日本该是靳国公夫人前去景观园参宴,奈何二夫人掌权一早便乘上马车前去了景观园,连带着嫡三女都只能呆在靳国公府。

    景观园今日热闹非凡,各府公子与贵女早已三两成群结伴而来,不少贵夫人则是在一旁相陪这老王妃。

    苏念儿因手臂脱臼一时无法陪同洛冰婧前来,只能在半途被送回穆府。

    待洛冰婧来到景观园之时,已有门房要关了园门,洛冰婧主仆三人匆匆赶至,门房撇了主仆三人一眼,甚是不悦却不敢言语闷声闷气将洛冰婧主仆三人请了进去。

    “婧儿你怎地才来,你可知你那归来的大弟可真真是才高八斗不知惹了多少女子的芳心,不仅如此你这大弟可不是一个简单之人,我瞧着乃是一个极其厉害的对手。”

    闫香一边拉扯着洛冰婧进了景观园一边道园中发生之事,不难听出闫香并不喜洛赐这人。

    闫香所洛冰婧又怎会不知晓,洛赐为人阴险狡诈诡计多端,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样样再行,前一世洛赐可是混的风生水起,若不是她子嗣登了帝位,怕是这洛赐要被新君封为异性王。

    今日的主角怎能少的了安元香,闫香与洛冰婧来到宴会场地之时,便瞧见洛赐正混的风生水起与众公子相谈甚欢。

    安元香乃是作为今天的主角之一,陪在老王妃左右只不过这眼神飘忽不定,时常朝着宋月照瞧去。

    让洛冰婧惊奇的是,这安元香的花柳是如何根治好的,还有这宋月照与好人一般并未染上肮脏之症。

    景观园景色宜人处处鸟语花香虽是深秋这园中却是百花齐放,即使美景在前,洛冰婧亦是生不出一丝欢喜。

    闫香与洛冰婧二人绕过人群,于回廊之处停下了步子,洛冰婧依靠红柱开口道:

    “闫姐姐可是瞧见了陈姐姐。”

    闫香略微惊讶,开口道:

    “婧儿还不知广兰已被陈相爷送去了陈家祠堂。”

    洛冰婧微怔,为何广兰姐姐的消息她会一点不知一点不晓。

    “哟,这不是缩头王八洛姑娘吗,怎地躲到了这儿。”

    来人开口话便是话中夹棒,洛冰婧闻言则是烦不胜烦,冷眼相看道:

    “不知你们几人生不生厌,为何处处寻我麻烦。”

    靳怡几人面面相窥,她们当然不生厌了,谁让她们瞧着洛冰婧来气。

    “洛冰婧……”

    “啪……”

    徐惠禾这厢刚想仗着靳怡等人寻洛冰婧麻烦,谁知便被霸王许慧心抽了耳光。

    “县主,您这是做甚?”

    徐惠禾眼眶微红,许慧心这般掌掴与她还让她如何为人,谁知许慧心甩了许慧心一个眼刀子道:

    “莫要寻洛姐姐麻烦,今日若非你们几人挑拨离间,我怎会甩洛姐姐鞭子,今日我许慧心在此谁若胆敢在与洛姐姐为难休要怪我抽花她的脸蛋。”

    靳怡几人皆是面色十分难堪,不会因着洛冰婧甩的那几鞭子,霸王便将洛冰婧视为了知己。

    正在几人僵持之时,但闻宴会之地一阵慌乱,众人皆是朝着宴会之地前去还未走进便闻宋月照道:

    “还望长公主做主。”

    几人更是加快脚步,但见宋月照一身狼狈跪伏在地面之上,在其身旁乃是一只已经死去的白猫。

    白猫腹部、插、着一根金簪子,这簪子便是躲这猫性命的罪魁祸首。

    靳怡声嘀咕道:

    “这白猫可是三日前长公主所得,今日宋月照怕是要吃一番苦头。”

    洛冰婧等人闻言皆是眉头微皱,这白猫乃长公主老妪婆之物,这宋月照是如何大着大胆将这白猫给刺死的。

    但见长公主拉着脸面脸色铁青,手握在座椅之上已起了青筋对着宋月照冷声道:

    “宋侧妃,若非看在你是太子侧妃与宋阁老嫡亲孙女份上,今日我便要你为白儿偿命。”

    老妪婆此言一出,宋月照明显出了一口气,谁知老妪婆话锋一转,开口接着道: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白儿不能枉死,来人呢仗则宋侧妃五十大板。”

    老妪婆这般道,便见景观园的侍卫虎视眈眈朝着瘫坐在地面上的宋月照走了过去。

    洛冰婧闻言却是心中冷笑,这老妪婆怎会轻易饶了宋月照,这五十大板若是打在一个女子身子,岂不是要了这女子的性命。

    但见宋月照突然直起身来,大声呼叫道:

    “冤枉,长公主我乃是冤枉之人啊,有人故意害我这白猫只对我一人行凶抓挠与我,长公主你要为我做主啊。”

    谁知宋月照此言一出,安元香眼眸之中明显闪过一丝狠厉之色,快到让人无从发现。

    老妪婆则是眼眸微眯,道:

    “白儿乃是最为温驯的猫,若非你搔首弄姿白儿怎会攻击与你。”

    在场之人皆是默不作声,没有一人站出来为宋月照求情,刚才那一幕实在蹊跷,本慵懒昏昏欲睡的白猫居然梦见朝着宋侧妃扑了过去,一阵抓挠和疯了一般。

    惊的众人还未回过神来,便瞧见宋侧妃拔下发髻之上的金簪子朝着那白猫刺了过去,可想而知那白猫便这般一命呜呼。

    靳怡等人对于宋月照的遭遇皆是幸灾乐祸,谁知就在此时园门出传来一阵厮的高唱之声,道:

    “贵妃娘娘嫁到。”

    众人但闻此言,皆是面露玩味之色,这宋贵妃乃是宋侧妃的嫡亲姑姑,这老王妃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不是。

    老妪婆面容之上明显闪过不虞,宋月照整个人则是喜极而泣,待宋贵妃行来之时,便瞧见宋月照被侍卫压制场景,当下便是变了面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