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一百九十六章大弟归来

时间:2018-04-17作者:半折扇

    这马车她甚是熟悉乃是大弟洛赐的马车,难不成洛赐游学回来了。

    “县主可是我有得罪县主之地,还望县主言明,这般暗中动手脚有伤县主的名声。”

    但见许县主身形灵活自马车之上一跃而下,执起手中泛着寒光的鞭子便朝着洛冰婧迎面抽了过去,嘴里嘟囔道:

    “让你多嘴多舌,让你多管闲事。”

    洛冰婧迅速转身回了马车,许县主这一鞭子便抽落在马车之上,但见被抽过之地被勾起无数木屑想而得知这许县主鞭子上的寒光,怕是乃是铁倒勾。

    许县主见状,更是气结这洛冰婧居然敢躲闪,不愧是胆大包天之人。

    “哼,原来是个缩头的王八,莫要再让本县主瞧见你,瞧见一次便抽你一次。”

    洛冰婧心有余悸,若是刚才她躲闪不急,那一鞭子便要毁了她的容貌。

    “许慧心莫要欺人太甚,闹市行凶心我告你一番。”

    闫香自后匆匆赶来,当瞧见许慧心在此执起鞭子朝着洛冰婧马车甩了过去之时,出言阻止。

    许慧心骄横跋扈,对着闫香便是冷哼一声道:

    “旁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你尽管去状告我好了。”

    洛冰婧气结,这许慧心乃是吃定她了,当下便一鼓作气掀开马车帘跃下麻车,以众人惊愕的目光之下迅速靠近许慧心,一把将其手中的鞭子夺了过来。

    许慧心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又看向洛冰婧手中的长鞭,当下便是怒喝道:

    “你放肆,休有此礼你胆敢冒犯与我,还不将鞭子还与我。”

    洛冰婧则是扬起手中的长鞭对着许慧心甩了过去,当下许慧心便呆愣在原地,完全没想到洛冰婧敢拿着鞭子抽她。

    洛冰婧并未将那一鞭子抽在许慧心身上,而是落在一旁是地面之上。

    许慧心一阵心惊肉跳,若那一鞭子抽在她身上我,定是要将她给抽晕死过去。

    洛冰婧眼眸发亮,在次执起手中长鞭对着许慧心在一次抽打过去。

    许慧心失声尖叫,莫不是刚才那鞭子出了差错,这洛冰婧在此朝她袭来。

    这一鞭子依旧没落在许慧心身上而是落在刚才同一个位置,接连数十下许慧心早已瘫坐在地,嘴里嘟囔道

    “生怕第一次有人这般对我,没想到洛冰婧这鞭子使的这般灵活。”

    洛冰婧见时机差不多了,便将手中长鞭扔给了许慧心藐视道:

    “这才叫鞭子,县主不如回府好好学道一番,有那空闲与人为难不如多学学这鞭子如何灵活运用。”

    洛冰婧此言一出许慧心当下便来了兴致,许府之人皆是上前,一阵手忙脚乱将许慧心给搀扶起来,眼眸之中皆是警惕的看着穆府之人。

    许慧心则是将搀扶她的丫鬟与婆子一把甩开,一步一步朝着洛冰婧走了过去,趾高气昂道:

    “你这鞭子可练了多久,你师傅是谁。”

    洛冰婧见鱼已上钩,便故作深沉道

    “我为何要告知与你,你虽是县主不假,但不能仗着身份不分青红皂白便伤害她人。”

    许慧心虽是年幼却痴迷鞭子,今日瞧见了洛冰婧百鞭百中的手法当下便是兴奋不已,遂将二人之间的恩怨给一笔了结。

    “哼,洛姑娘此番乃是我有错在先,在此我便向洛姑娘赔不是了还望洛姑娘能不计前嫌告知与我。”

    许慧心自出生之时便注定有高傲的资本,养成这般性子亦是理所当然,就连这赔罪都带着忸怩。

    洛冰婧见好就收,这许慧心既然能放下面子与她赔罪,她为何还要不依不饶除非她傻。

    “县主年纪尚浅,我怎会与县主计较。”

    二人当下便释怀,此时镇南侯府马车之中钻出来一人,但见那人生的英神俊浪貌若潘安。

    洛冰婧见此副面容便是心中升起一丝很意外,此人乃是镇南侯府唯一的男嗣洛赐。

    仗着祖母与父亲的喜爱,在镇南侯府中之时,这厮与洛冰洁没少欺辱她。

    当下便见洛赐极其优雅的下了马车身着一身月白色衣袍,玉冠束发行走之间皆带着迷人之色。

    “二姐姐许久不见,不知二姐姐可还认得我。”

    洛赐开口便犹如三月春风让人十分舒适。

    许慧心此时却偷偷瞧了一眼洛赐,面色之上皆是娇羞。

    洛冰婧恨不得上前撕开洛赐的假皮,这厮鬼点子极多,不仅如此乃是最为恶毒之人,若非有他洛冰洁那个没脑子的岂会是她的对手。

    “大弟是何时回的京都城,这些年过的可还好。”

    洛冰婧上前深情开口道一副长姐的姿态,让人挑不出一丝差错。

    闫香这时走了过来,当瞧见洛赐之时她便生不出一丝喜意,这人瞧上去虽温和有度可直觉告知与她此人乃是危险之人。

    洛赐依旧笑得温和有礼,向着闫香行了一礼,虽看向洛冰婧回道:

    “一切皆好,不过待我回了京都回了镇南侯府之时,大娘便与姐姐搬出了镇南侯府。”

    道此处洛赐流露出一丝惋惜的神色,洛冰婧则是冷眼相看,不知这厮那里来的这些把戏。

    “大弟既然知晓我与娘亲搬出镇南侯府,亦是知道我与娘亲为何搬镇南侯府,大弟莫要责怪了水姨娘才是,虽一切皆是因她而起。”

    洛冰婧此言一出,洛赐温和的面容之上出现龟裂。

    闫香瞧见更是厌恶这厮,怪不得会瞧着这厮如此碍眼,原来这厮乃是镇南侯的庶子,水姨娘的命根子。

    “二姐,大娘与你离开镇南侯之时可是将府中的家产掏了歌一干二净,不知大娘与二姐过的可还好,莫要坐吃山空才是。”

    洛赐遂反击道,众人闻言不知情的便心中鄙夷穆氏与洛冰婧的贪得无厌。

    洛冰婧嗤笑一声,看来这厮这些年游学怕是白学了,沉不住性子。

    “大弟为何不将话给将明白,娘亲索要的皆是娘亲当年的陪嫁,并非是镇安侯府之物,还有我与娘亲如何过活便不需大弟、操、心了,大弟不妨想想以后。”

    洛冰婧将此番话道完,便看了看天色,遂对着许慧心道:

    “时辰不早了这宴会怕是马上要开始了,若你愿习的鞭子便前去穆府寻我。”

    众人皆是匆匆忙忙上了各府的马车,当洛冰婧回到马车之上时,便瞧见卷缩在一旁的念儿,当下便是上前关怀道:

    lt; cssadht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