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一百九十三章赐婚圣旨

时间:2018-04-17作者:半折扇

    府医为穆氏诊断一番,便是冷汗淋漓,这镇南侯未免下手太狠了些,若力道在重些定是将夫人的五脏六腑给震破裂,即便力道不足夫人已是受了内伤。

    “姑娘,侯爷夫人受了内伤需服用修复之药与补药,我以开了方子待夫人休息半月便可痊愈,期间莫要夫人在受伤害,否则将会拖垮夫人的身子。”

    洛冰婧眼眸微红,接过方子非给石竹立马吩咐去将药给煎来,刘伯庸相陪了穆氏一番便起身离去,洛冰婧见状开口询问道:

    “侯爷这是要去哪?”

    刘伯庸神色认真看了一眼昏迷之中的穆氏,语重心长道:

    “我要为你娘亲讨回公道,皆是我无能相护不住你娘亲与你,让他人一再欺凌。”

    完便转身离去,洛冰婧却莫名的有一丝慌乱。

    三日之后,洛冰洁一事因着太子不在京都,加之穆伯爵爷等人求情宋贵妃大开网面饶了洛冰洁,只不过这其中必定是要付出代价。

    穆伯爵爷府掏出十万两白银两千亩良田送给宋贵妃,以消宋贵妃的心气,众人皆是好奇这洛侧妃做错了何事怎地付出这般大的代价。

    更是让人惊讶的是,前途一片光明的安定侯,众人眼中香饽饽的刘伯庸以远洲一案立功为由,请了一道赐婚圣旨,这圣旨乃是让圣上做媒,合他与穆玉清秦晋之好。

    穆氏看着手中的圣旨怔怔出神,刚才那公公宣旨的内容还在她耳边回荡,甚至那公公恭喜的话语依旧清晰不已。

    洛冰婧见娘亲发怔的模样,忍不住窃喜,开口道:

    “娘亲,难不成您要将这圣旨给看出一朵花来不成,婧儿在此恭喜娘亲与安定侯喜结良缘。”

    穆氏则是一把将那圣旨塞给洛冰婧,神慌意乱道:

    “这,这怎么行,我乃是下堂之身,怎能配的上他,不行这亲事不能作数。”

    洛冰婧哀叹一声,拿着手中的圣旨上前道:

    “娘亲,这圣旨乃是安定侯求来的,乃是皇上保的媒若娘亲要不认这圣旨,不仅仅伤了安定侯的一片真心,更是违抗了圣意,难不成娘亲要抗旨不遵。”

    穆氏面露为难之色,看着婧儿手中的赐婚圣旨,若这圣旨乃是下在她花嫁之年时她定是欣喜若狂,可她已是下堂妇,她又岂能以二嫁的身份嫁给伯庸。

    洛冰婧深知娘亲的心结,当下便是将圣旨丢给旁边的石竹,看着穆氏道:

    “娘亲若是不愿,便将这圣旨送与安定侯府之中,让安定侯在请一道旨意便可,不知皇上会不会恼了他,或者在此将安定侯贬离京都,石竹将这圣旨给安定侯送去,告知与他莫要痴心妄想,娘亲怎会嫁给他。”

    洛冰婧朝着石竹眨了眨眼,石竹立马会意瞧瞧的看了一眼夫人的神色,当下便作势要出了房门。

    穆氏内心挣扎不已,当下便是急忙喊道:

    “石竹,莫去。”

    洛冰婧露出一抹浅笑,随即便消失不见,装模作样道:

    “石竹你还愣着作甚,还不快去,乃是娘亲心软,若是娘亲因为这良善委屈了自己,我可是万万不能答应娘亲嫁给不喜之人。”

    石竹心中窃喜,却是面露为难之色,看了一眼姑娘又无可奈何的看了一眼夫人,随即便跨步迈出房门,穆氏面色一急道:

    “石竹你回来,婧儿你这是要娘亲做那不仁不义之人。”

    洛冰婧摊开双手,无所谓道:“你乃是我娘亲,为了你婧儿可是什么都愿意做,难怕是做一个恶人婧儿亦是愿意,娘亲既然不喜安定侯不愿嫁与他何必委屈了自己,这圣旨是他请的,这亲事便由他退去。”

    穆氏慌乱不已,眼见着石竹快要走出庭院之时,立马失声道:

    “我喜他我愿嫁与他,这亲事不退了。”

    洛冰婧却是神情坚定,极其认真道:

    “娘亲你的可是真的,可不是因着不愿累及安定侯才会这般的,娘亲婧儿知你生性良善,可娘亲不能屈嫁了自个。”

    穆氏面露羞红之色,一时不知该如何对着婧儿开口,当下便是背过身去道:

    “我喜他乃是真心实意,我愿嫁他乃是在花嫁之时便愿,奈何现在我乃是下堂妇,已是配不上他。”

    洛冰婧本就是逼着娘亲承认心中有安定侯,可是真当娘亲出心中想法之时,洛冰婧心中却是微微疼惜娘亲,本是一对璧人,奈何命运弄人,现在有机会在一起,奈何娘亲心中已有了卑微之感。

    穆氏与安定侯的亲事算是定了下来,洛冰婧这几日都陪在穆氏左右,门房厮匆匆来禀道:

    “夫人,姑娘李王府之人前来送来请帖,邀请姑娘后日前去景观园参宴。”

    着厮便递上来请帖,穆氏与洛冰婧皆是秀眉微蹙。

    洛冰婧接过请帖相看一番,不知这老妪婆又做的什么妖,要邀请她前去景观园参宴。

    穆氏则是看着那张烫手的请帖,对着洛冰婧担忧道:

    “婧儿,这可了举办的是何宴?”

    洛冰婧将手中请帖递给穆氏,但见其上面写着乃是邀请洛冰婧参加老王妃相认干孙女之宴,这干孙女乃是安元香。

    洛冰婧却是不解,这老妪婆前一世可是相助的乃是太子侯宏武,这世认安元香为干孙女难不成要相助侯宏文。

    穆氏将请帖看完,便是面色一白,开口便是道:

    “这乃是鸿门宴,这老王妃乃是长公主,这权利地位可是凌驾与许多王爷与皇子之上,她若是认了安元香为干孙女,婧儿岂不是危险,不行定要想个法子将此宴会推脱过去。”

    二皇子府。

    安元香端坐在铜镜旁,看着铜镜之中貌美如花的女子,当下便是欣喜不已,这老头的药果然有用,想起前几日还走投无路的她求到了祖母哪里前去寻那老者,祖母先是震怒虽知她乃是为了相救齐安侯府便释怀,祖母只不过让人传出消息,她得了怪病,第二日那怪老头便自个回到了齐安侯府。

    “主子,您可真美,明日定是要艳压群芳。”

    桃色为安元香梳着发髻,阿谀奉承道,安元香甚是受用道:

    “你这嘴可真真是抹了蜜了,赏。”

    侯宏文看着站与他身前的侯宇辉,不悦道:

    “宇辉,莫不是我不应你,而是你知我心中之人是谁,我答应你待我登上那个位置便放她自由可好。”

    lt; cssadht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