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一百九十二章皆是算计,一切安好?

时间:2018-04-17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见镇南侯等人亦是没有松口,当下便是横下心来,既然非要逼她,莫怪她心狠手辣,当下便是执起短剑朝着水姨娘的胸、口刺了过去。

    焦氏见状则是一口气没提上来憋晕了过去,镇南侯老夫人刚才的赞赏之色此刻却是发生了变法,她道她是个狠的,但没想到她是个不要命的,若是杀了水姨娘,穆伯爵爷与昌平岂会饶了她。

    水姨娘身子一软整个人吓的晕死过去,镇南侯则是惊怒道:

    “你找死。”

    着便一阵风似的朝着洛冰婧而来,穆氏离着洛冰婧最近,但见瞬间扑在洛冰婧身前,只来得及闷哼一声便两眼一闭不省人事。

    刘伯庸则是一掌将微愣的洛昌平击落后退两步,但见穆氏后背之处插着一根玉钗,这乃是洛昌平束发之用。

    洛冰婧手中短剑砰然掉落,一把扶住穆氏:“娘,娘你怎么样了,娘……”

    洛冰婧眼中泪水打着转转,手不知该如何摆放,好似要被抛弃的兽一般,依偎着穆氏。

    洛冰婧一心扑在娘亲身上,上一世娘亲暴毙她连最后一面都没见着娘亲,难不成这一世老天依旧如此残忍,要让娘亲死在她的任性妄为之下。

    穆府的管事此时将京兆尹之人给领进了穆府,但见府中一片狼藉,来人微微凝眉。

    京兆尹李义敖初入后院便闻见一声声悲戚之声,迅速加快步伐,瞧见众人之时,便是诧异,连忙上前道:

    “下官拜见爵爷拜见两位侯爷。”

    穆伯爵爷冷眼相待,镇南侯则是冷哼一声,刘伯庸亦是无心思搭理京兆尹。

    李义敖囊了囊鼻子,所在之人皆是他惹不起之人,可这案子他该如何处理,尤其是瞧见躺在未来二皇子妃怀中的穆氏之时,更是一阵头疼。

    “下官敢问侯爷这府中可是发生了何事。”

    刘伯庸贤明在外乃是最好话之人,当下李义敖便朝着刘伯庸走了过去开口道,但见刘伯庸面色微冷道:

    “难不成李大人瞧不见府中发生了何事,李大人身为京兆尹这京都城的案子还望李大人能依法相办,莫要因着犯人身份徇私枉法才是。”

    李义敖明显一怔,这安定侯这是给他丢了一个难题,这府中发生之事,一看便明了,可他若按照国法相办岂不是得罪了穆伯爵爷与镇南侯。

    一时间李义熬左右为难,不得已又朝着穆伯爵爷走去。

    穆府之中的府医匆匆赶了过来,当瞧见穆氏伤情之时便是面色巨变,快速道:

    “快将夫人抬至房中。”

    穆府之人闻言皆是上前,刘伯庸则是一把将穆氏给抱了起来朝着最近的院落而去。

    洛冰婧紧忙起身跟随而去,谁知这时初醒来的焦氏急切开口道:

    “爵爷可不能让洛冰婧就这般走了,这墨玉可是还没到手呢,宋贵妃可……”

    “闭嘴。”

    焦氏话还未完,但闻穆伯爵爷厉声一吼,惊的焦氏立马闭上了嘴,差一点她便漏了嘴。

    焦氏虽为将话完,洛冰婧却已明了事情的始末,原来这一切皆是计谋而已。

    宋贵妃怎会傻到赐死洛冰洁,这一切皆只不过是做戏罢了,为的便是她手中的墨玉。

    洛冰婧回转过身来,直视着穆伯爵爷等人,开口道:

    “若我猜测的不错,穆伯爵爷府与镇南侯府已站了队,为了太子二位可真是费尽了心思,想要我手中的墨玉简直是痴心妄想。”

    洛冰婧将此话丢下便迅速离去,镇南侯老夫人则是悠然起身,看向穆伯爵爷与焦氏道

    “此事可是你们穆伯爵爷府给办砸的与镇南侯府无关,到时候向娘娘请罪还有劳穆伯爵爷了,昌平走吧。”

    洛昌平抱起昏死过去的水姨娘跟着镇南侯老夫人一道离去。

    穆伯爵爷面色铁青,他若不是看在云水的份上,他岂会趟这趟浑水,现在这镇南侯老夫人居然还敢厚着脸皮让他承担过错,真乃是气煞他也。

    焦氏则是嘀嘀咕咕道:

    “这事爵爷可万万不能担着,这乃是镇南侯府之事,与爵爷府无关。”

    二皇子府。

    侯宏文立于窗前,几日前他便能起身,想到元香这段时间的不愿相见,莫非是气他不愿相助齐安侯府,对着门外道:

    “去宫中锻造司将新出的一批首饰以母妃的名义带来二皇子府。”

    但闻一声:“是”

    门帘微动,却外瞧见人,侯宏文则是转身回了书案旁看着手中密信,眼眸越发幽深。

    护国大将军府。

    “爹,你若下次在下这般毒手,女儿可是不依,他乃是女儿夫婿,若是爹将他给打残了女儿岂不是要受苦。”

    赵羽歌撒娇的看着护国大将军,今日爹爹刚回府邸便是一脸怒容,询问一番才知爹爹与侯宇辉二人又发生了争执。

    不仅如此这次爹爹乃是下了狠手唤来营中四将五人一起与侯宇辉对打,显而易见当然是侯宇辉被单方面虐打,不仅如此爹爹气在心头手上没个轻重这次居然将侯宇辉的腿给打折了。

    军机营。

    侯宇辉躺在床榻之上,一张俊颜已看不出原先面貌,青紫交加不仅如此左侧眼眸高高肿起。

    “世子爷,你下次可当点心,莫要在惹你岳父大人生气了,这大将军也真是的居然下这般死手,就不怕赵三姑娘守了活寡。”

    杨运一边为侯宇辉上着药一边嘀嘀咕咕,完全没瞧见侯宇辉呲牙咧嘴的模样。

    “杨三,你在嘀咕心爷缝了你那张嘴,爷让你办的事如何了,婧儿她可还好。”

    杨运眼眸微微躲闪,侯宇辉当下便是眼神一寒,道:

    “你这厮是不是将我嘱托之事给相忘了。”

    杨运腾的站起身来,之间刚刚所在之地此时明晃晃、插、着一把匕首。

    “世子爷,你莫生气,我这不前几日虽回了太傅府不假,可我那四妹妹你又不是不知乃是一个倔脾气,我让她前去穆府与洛姑娘交好,可这死丫头硬是与我作对。”

    侯宇辉冷声打断道:

    “杨三,我何时让你家母老虎前去与婧儿相交了,我让你去瞧瞧你就是这般行事的,你给我过来。”

    侯宇辉每一句话,杨运便往后退一步,直到退到营帐口,一把掀开帘子冲了出去,遂探进来一脑袋,道:

    “男女授受不亲,我一个未婚男子前去拜访洛姑娘甚是不妥,宇辉你且放心洛姑娘一切安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