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一百八十九章将岳父打落荷塘

时间:2018-04-07作者:半折扇

    转眼之间便到了中秋,万茶楼生意一如既往的火爆,只不过金玉楼的生意比之万茶楼要萧瑟了许多。

    太子离京已是半月有余,对外言道乃是外出游历体会百姓疾苦,知情之人皆是知道太子乃是得了一种怪病,去寻医问药了。

    “婧儿,近几日娘亲心神恍惚甚是不安,好似要发生不好之事。”

    穆氏与洛冰婧还有安定侯刘伯庸三人端坐在荷塘边的石凳之上,石桌之上放着应时令的果子。

    “娘亲,莫不是近几日你为侯爷赶做衣衫休息不好劳乏所致。”

    洛冰婧瞧着娘亲与安定侯二人心下犯愁,这二人皆是心仪对方,可不知为何这二人迟迟不动,始终保持知己好友却不愿再进一步。

    刘伯庸闻言,面色微红不知所措道:

    “玉清为我做了衣衫,有劳玉清了,你慢些便是莫要累着了自个。”

    穆氏微微点头,却知不是自个乏累,而是真的揣揣不安。

    “夫人姑娘出了大事了,宋贵妃要赐死洛冰洁。”

    云青气喘吁吁,一边抚着胸口一边说道。

    洛冰婧等人闻言皆是微惊,但闻云青接着说道:

    “奴婢今日前去采买针线,谁知见着了洛冰洁被侍卫军压制着前去了宫门处,姑娘与夫人不知,洛冰洁不知身上起了何物一片片狼疮甚是可怖,压制她的侍卫皆包裹严实,奴婢瞧那阵仗怕是洛冰洁得了怪病。”

    云青只见到这般场景,听闻人群之中所说,乃是洛侧妃犯了重罪,宋贵妃要将其给赐死。

    洛冰婧闻言却是眼眸幽深,看来这洛冰洁亦是传染上了花柳,既然这般那宋月照亦是逃脱不了,可是为何宋贵妃要赐死洛冰洁,这之中莫不是有算计。

    穆氏面色微凝却未开口,刘伯庸与洛冰婧所想一般,这洛冰洁虽为镇南侯府庶长女不假,可镇南侯待其视如掌上明珠心头肉,穆伯爵爷府亦是将洛冰洁当做手心宝。

    宋贵妃不可能会这般不顾及后果处死洛冰洁,加之太子离京,太子府并未有正妃,这洛冰洁怎会犯了重罪被宋贵妃给赐死,更是让其不解的便是,为何这般招摇一路自太子府压制皇宫。

    “姑娘姑娘穆伯爵爷与焦姨奶奶水姨娘镇南侯老夫人闯进来了。”

    春桂比之云青刚才更是焦急,大口大口喘息,洛冰婧闻言便是心中已有成算,怕是这次乃是设计与她的或者是娘亲。

    还未待洛冰婧与穆氏等人起身,便听闻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渐渐逼近。

    但见以穆伯爵爷为首镇南侯等人其后气势汹汹朝着洛冰婧等人所在之地行了过来。

    当镇南侯瞧见刘伯庸亦是在此之时,本就寒着的脸拉的更长更臭。

    穆氏本欲起身,洛冰婧立马按压了穆氏的手示意其莫要起身应对。

    洛冰婧则是面挂浅笑朝着穆伯爵爷等人迎了上去,加快步子丝毫不差将穆伯爵爷等人堵在了回行水桥之上。

    但闻洛冰婧道:

    “不知今日穆伯爵爷与镇南侯前来为何,这般阵势是做甚。”

    但见镇南侯等人身后带着一队侍卫,看是有备而来。

    穆伯爵爷面目可憎,冷哼一声道:

    “老夫乃是你外祖父,你就这般对待老夫,还不跪下请安。”

    镇南侯亦是面色不虞,却未如穆伯爵爷那般怒斥洛冰婧,而是看向不远处的穆氏与刘伯庸,大声道:

    “光天化日之下,孤男寡女好不知耻,生***、荡不知安定侯该是何等的心胸开阔。”

    刘伯庸面色一变,顷刻间起身便行至洛冰婧所在之地,面容冷淡道:

    “莫要逞口舌之快,镇南侯还有心思寻他人开心,不如想想该如何相救你那庶女,不知贵姑娘是如何不洁染了那下作之症,怪不得宋贵妃要将其给赐死不知会不会牵连镇南侯府诛其九族。”

    镇南侯等人明显变了面色,焦氏则插口道:

    “在这堵着做甚,还不将我们迎过去,难不成站在着瞧上看鱼。”

    洛冰婧等人充耳不闻,依旧纹丝不动堵在出口之处,但见水姨娘急切道:

    “父亲、夫君、老夫人、娘亲今日我们前来乃是有要事要办,莫要伤了和气,婧儿无论如何皆是镇南侯府的子嗣,穆伯爵爷府的外孙,冰洁的妹妹。”

    洛冰婧却是自水姨娘所言听出了弦外之音,巴不得将她赶离镇南侯府的水姨娘何时变了秉性,将她归纳为镇南侯府之人了。

    镇南侯老夫人却是将脑袋撇向了一旁,好似此次前来乃是不愿,并不配合水姨娘。

    “逆女,还在那堵着做甚,你让祖母在此站到何时。”

    穆氏瞧着这方僵持不下,便按耐不住起身走了过来,谁知还未行近便闻穆伯爵爷怒喝道:

    “你瞧瞧你教养的什么东西,不知何为礼数不敬长者。”

    穆氏虽是忘却了在镇南侯府的十几年,她可并未忘却她父亲穆伯爵爷,与生俱来的胆怯让穆氏缩了缩脖颈。

    穆伯爵爷见此更是得寸进尺,上前便要一把推开洛冰婧强行绕过去。

    刘伯庸见此瞬间拉过洛冰婧挡身在前,与穆伯爵爷二人面对面道:

    “爵爷,气大伤身,有事相求还望有求人的姿态。”

    刘伯庸这般笃定说道,乃是因着刚才水姨娘的话语与急切之意。

    镇南侯早已相看刘伯庸不顺眼,当下便是要暗中出手。

    谁知被刘伯庸发现了其意图,斜身躲过堪堪站稳差一点便跌落下桥,刘伯庸虽无事,可穆伯爵爷便遭了殃,背脊之处挨了镇南侯一掌,一个不妨便跌落下桥掉进荷塘之中。

    水姨娘与焦姨奶奶皆是一声惊呼,跟随前来的侍卫则是纷纷跳下荷塘。

    这已是中秋之季,荷花大部分已经凋零,只余的少许与那荷叶莲蓬,但见穆伯爵爷在水中挣扎片刻便好似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噗通几下便沉了下去。

    跳下去的侍卫亦是举步维艰,不断拨弄着荷叶与莲蓬,为数不多的荷花已是惨遭毒手全部丧命。

    镇南侯则是傻了眼,他这一掌没教训了刘伯庸,到将岳父给打落荷塘,若是穆伯爵爷出了事,真乃是雪上加霜。

    镇南侯老夫人则是眼眸微黯,并未慌张,好似穆伯爵爷的死活与她无关紧要一般。

    穆氏则是慌了神,穆伯爵爷虽待她不好,可自幼却未苛待与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