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一百八十七章怪人,谁的娘亲?

时间:2018-04-07作者:半折扇

    “书瑶。”

    但见齐书瑶整个人如同一滩泥一般软软的滑了下去,面额上已是一个可怖的血窟窿涓涓的往外冒着血。

    两尼姑亦是没有料到齐书瑶会这般决绝,皆是惊骇的目瞪口呆。

    陈广兰则是当场瘫坐在地面之上,面容之上煞白毫无血色。

    洛冰婧心砰砰跳的飞快,与石竹等人一起上前将齐书瑶抱在怀中,不知所措唤道:

    “书瑶,皆怪我,若当初我应允了你就不会发生这一连串之事,书瑶。。书瑶。”

    洛冰婧泪珠子好似不要钱一般,哗哗的往下掉落,自责与懊悔让她恨不得掌掴自个耳光。

    齐书瑶已是撞的晕死过去,石竹与云青二人皆是眼眸微红,若是齐姑娘救这般香消玉损了,姑娘定是要抱憾终身,日、日、煎熬活在痛苦之中。

    石竹迅速起身朝着院外跑去,这云静庵之中不知有没有大夫或者会岐黄之术的老尼。

    “齐书瑶你若是就这般去了,岂不是让害你之人窃喜。”

    洛冰婧在齐书瑶耳旁不停的说道,她身为皇后之时,后宫之中曾有一嫔妃命悬一线,这嫔妃的贴身嬷嬷便在这嫔妃耳旁不住的说道她所受委屈,若就这般死了岂不是让仇人痛快了。

    奇迹般的是这嫔妃居然熬过了生死存亡的瞬间,后来她询问了御医得知这乃是在激起这个人的求生意志,会有一线生机。

    石竹在云静庵之中抓着一人便询问一番,从众人口中得知这庵内没有大夫但是有会岐黄之术的尼姑,只不过这人乃是一个怪人。

    石竹亦是管不了其它,询问了那尼姑所在之处便急匆匆前去。

    陈广兰被身旁丫鬟架着缓步朝着洛冰婧与齐书瑶而去,矮下身子颤颤巍巍的伸手手前去碰触齐书瑶。

    “书瑶,书瑶我们待你离开这儿。”

    陈广兰已是泣不成声,洛冰婧则是撕扯下衣衫按压在齐书瑶受伤之处,心中祈祷石竹能将医者请来。

    那俩尼姑已是吓傻,其中那领路之人则是趁机偷溜出了院子。

    石竹寻觅了一番终于找到那怪人所在之人,当下便是上前叩房门,道:

    “慈师太可在此,还望师太救命。”

    厢房之中无人应答,石竹又唤了一遍依旧无人,就在石竹要转身离去之时厢房门便被打开了。

    石竹连忙转身瞧去,却是瞬间呆愣在原地,看着那人顷刻间便是红了眼眶,唤道:

    “娘。”

    洛冰婧额头之上已是起了一层冷汗,焦急万分朝着院门处瞧去。

    陈广兰已是哭肿了眼眸,喃喃道:

    “婧儿,书瑶书瑶怕是不醒了。”

    洛冰婧泪水与汗水交织,身子因着悲痛与心中的懊悔已是轻微哆嗦起来。

    “姑娘,姑娘”

    石竹冲进了院门,面颊之上皆是汗珠,身后跟着一位面容慈悲的师太。

    但见师太身背药箱,瞬间洛冰婧与陈广兰等人便面露喜色。

    那师太瞧见此副场景,还未等洛冰婧与陈广兰开口便迅速上前为齐书瑶诊治起来。

    石竹则是呆站在一旁,眼神片刻不离那师太。

    洛冰婧与陈广兰二人则是将紧绷着的心稍稍松了松,那师太手法极其娴熟,诊治、清理、上药、包扎、把脉、开药井然有序,待一切完成之后,便绕过洛冰婧等人朝着那看守齐书瑶的尼姑走了过去,将手中药方交与她,道:

    “前去我院落寻小竹让她将这方子上的药一一配齐熬好送与这儿。”

    那尼姑则是立马接过药方,对着师太说道:

    “是二师伯。”

    洛冰婧上前自怀中掏出百两银票看着那师太感激道:

    “多谢师太出手相救,这一百两不成敬意还望师太收下,师太莫要误会,这乃是书瑶的医药费。”

    洛冰婧一眼便瞧出此人性子高洁,若是送她钱财乃是玷污了她,这般是医药费便不算数。

    但见慈师太淡然一笑,推脱道:

    “还望施主收回,贫尼只不过尽力所为而已,不需她人感激。”

    洛冰婧并未觉得有不妥,当下便是在此对着慈师太行了一礼,道:

    “师太慈悲为怀让冰婧心生敬佩。”

    石竹这时上前看着慈师太与姑娘你来我往,吸着鼻子红着眼眸,带着这几年的思念之情,道:

    “娘,娘”

    众人皆是被石竹的一声娘给惊着了,当下便是齐齐朝着慈师太看去。

    但见慈师太慈爱的看着石竹,伸手想要前去轻抚石竹的面颊,谁知僵持在半空始终不敢触碰到石竹。

    洛冰婧见石竹与师太二人情感皆不似假,可据她所知石竹乃是镇南侯的家生子,她娘亲为何会是云静庵的师太。

    石竹上前两步,一把抓住师太的手放在自个的面颊之上,泪珠子哗哗掉落,笑道:

    “娘,女儿想你。”

    只短短一句话,便让在场之人听的心中酸楚,慈师太瞬间便是流落一行清泪,道:

    “竹儿,你可恨我。”

    石竹上前便是将娘亲拥在怀中,将脑袋埋在娘亲脖颈间,闷声道:

    “不恨,女儿从未怨恨过娘亲,皆是女儿不孝这些年来却从未寻找过娘亲。”

    洛冰婧看着石竹这般小女儿家的状态还是第一次,不免心中想起娘亲来。

    待石竹相拥了娘亲片刻便起身,擦拭了一眼泪珠子,看向洛冰婧道:

    “姑娘,慈师太是奴婢的娘亲。”

    慈师太看着洛冰婧温和开口道:

    “不知姑娘还认不认得我,当年姑娘还是哑哑蹒跚学步的奶娃娃,现在姑娘便这般大了。”

    慈师太这般说道,洛冰婧不免心中暗道石竹长她三岁,她蹒跚学步之时怕是一两岁左右,那时候的石竹已是四五岁,石竹能记得她娘亲,她可记不得。

    但闻慈师太接着说道:

    “姑娘,夫人可还好。”

    洛冰婧瞧着石竹的娘亲身上与生俱来带着一丝典雅与贵气,全然不像是奴婢,但闻慈师太所闻,当下便是开口说道:

    “娘亲一切安好,多谢师太挂心。”

    云青瞧着石竹能与娘亲相遇,心中已是为石竹欢喜。

    陈广兰已随同丫鬟婆子将齐书瑶抬进了厢房之中。

    洛冰婧不解当年慈师太为何要离开石竹为何要出家为尼,且慈师太是何时学的这岐黄之术。

    洛冰婧的打量已被慈师太所察觉,当下慈师太便是开口说道:

    “姑娘,可是有疑问之处,不妨说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