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86章 恶尼,撞柱

时间:2018-04-06作者:半折扇

    赵夫人此言一出,洛冰婧与穆氏皆是变了面色,赵夫人见此,便急忙解释道:

    “穆姐姐与婧儿可莫要误会了,我已告知尘儿一切皆已婧儿为主,婧儿放心便是尘儿不会逾越过你。”

    洛冰婧猛然间想起赵夫人口中的赵大姑娘赵尘儿乃是前世的赵贵人。

    前世这赵贵人可是靳怡的狗腿子,靳怡让她咬谁她便咬谁,可奈何一咬一个准,后宫之中不少人将赵贵人视为毒蛇猛兽。

    穆氏面容之上一出现一道龟裂,洛冰婧则是轻笑着看向赵夫人开口道:

    “莲姨放心便是,有机会我定会与尘儿妹妹相护扶持。”

    洛冰婧可见识过前世赵尘儿的厉害,若是能将赵尘儿收为己用岂不是美哉。

    赵夫人听闻洛冰婧这般道,当下便是乐的合不拢嘴。

    “婧儿能这般爽快实在是成大事之人,来婧儿这是莲姨送与你的见面礼。”

    赵夫人着便自怀中掏出一枚晶莹剔透水润度极好的玉镯,洛冰婧娇笑上前没有推脱之意,直接将那玉镯收下。

    并非是她见钱眼开,而是白拿的东西为何不拿,这拿与不拿这赵尘儿命中注定乃是侯宏文的妃子。

    穆氏本欲开口,见婧儿这般做便是默不作声,婧儿怕是有自己的打算。

    赵夫人已得了洛冰婧的应承便与穆氏应付了几句便提出告辞离去。

    “婧儿,你为何要答应赵夫人,若知她钱莲所来为何,娘亲定不会与她相见。”

    洛冰婧则是淡笑不语,这赵夫人来与不来这赵尘儿都会进入二皇子府,她为何要抹了赵夫人的面子,再次为自个树敌。

    次日辰时洛冰婧便与陈广兰二人坐上马车朝着云婧庵前去。

    闫香今日并未前去,被长硕郡主拉进了皇宫之中一道前去陪太祖太后。

    待二人来到云静庵之时便是心中酸楚,云静庵庵门大开着已有尼姑前来相迎。

    洛冰婧与陈广兰二人随这那尼姑便一道进了庵堂。

    “师傅,可否引领我们前去瞧一瞧齐师傅。”

    洛冰婧开口询问道,自怀中掏出一两碎银递给了那尼姑,但见那尼姑迅速出手接过那一两碎银子连忙塞入怀中。

    看着洛冰婧与陈广兰,恭维道:

    “两位施主可是齐师妹的好友,二位且随贫尼前来。”

    洛冰婧与陈广兰跟随在尼姑身后,越是往庵堂深处走去,二人眉心越是微皱,但见这尼姑在一处破败的厢房停了下来,上前轻轻叩门,道:

    “师姐可在,有两位施主前来寻齐师妹,可否相见。”

    但闻自厢房之中传出一阵响动之声,接着便闻一道慌乱的声音道:

    “还请两位施主回吧,齐师妹不愿与人相见,现在已是歇下。”

    洛冰婧与陈广兰二人并非痴傻,怎会不知其中的不寻常之处,当下洛冰婧便示意石竹前去。

    那尼姑回过身来,面色略微不自在道:“二位施主还是请回吧,自从齐师妹被送到庵堂已是不愿与他人相见,更是不愿出这厢房。”

    石竹已趁机上前一脚将厢房的门给踹了开来,但闻一声惨叫之声响起:

    “哎呦。”

    洛冰婧等人齐齐瞧去,但见地板之上一个尼姑四肢朝天仰躺在地上,想然刚才这尼姑定是趴在门框之上听闻她们交谈,所以才会一个不妨被石竹踹开房门踹到在地。

    在向厢房里面瞧去,但见齐书瑶被五花大绑绑在床榻之上,面容之上皆是伤痕,身上穿着的乃是一套已看不出原色破破烂烂的衣衫。

    当齐书瑶瞧见洛冰婧与陈广兰之时,已是流出了两行清泪,嘴口被堵着却是努力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洛冰婧与陈广兰见状已是热泪盈眶,当下二人便冲进厢房之中。

    “书瑶。”

    “瑶儿。”

    云青等人已是红了眼眶,几人连忙将齐书瑶身上捆绑着的绳子给一一解开。

    当几人瞧见齐书瑶身上被勒出的血痕之时,恨不得将这云静庵给拆了。

    齐书瑶得了自由,当下便是伸出双臂将洛冰婧与陈广兰二人揽入怀中,悲泣道:

    “不曾想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你们二人,我以为我要孤苦伶仃死在这庵堂之中。”

    齐书瑶此言一出,洛冰婧与陈广兰二人皆是忍不住抽泣起来,心中各自埋怨自个为何不早些前来探望书瑶。

    那尼姑已爬了起来,神色慌张道:

    “二位施主,这齐师妹乃是得了失心疯,庵堂才会将她给捆绑起来,以免伤了她人,二位施主可莫让齐师妹给伤着。”

    那引领洛冰婧与陈广兰前来的尼姑则是上前,被那开口话的尼姑狠瞪了一眼。

    “施主,师姐所不错,齐师妹自被送来便得了失心疯易伤人,并非是我等有意为之。”

    齐书瑶则是抬起脑袋眼中皆是恨意看向那俩人,开口道:

    “你们拿了那个贱人的银钱故意折磨与我,出家之人不打诳语,你们就不怕菩萨显灵将你们打入拔舌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齐书瑶情绪激动,那二人听闻皆是口中念到: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洛冰婧与陈广兰则是将齐书瑶给搀扶起来下了床榻,但见那两尼姑上前阻拦道:

    “二位施主这是做甚。”

    洛冰婧面色冷若冰霜,开口道:

    “做甚,当然是为书瑶讨回公道,书瑶虽是被圣上罚至云静庵修行,可没下令让你们这般折磨与她,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违抗圣旨,今日我等便要将书瑶带离云静庵前去大理寺为书瑶讨公道。”

    洛冰婧此言一出,二人皆是变了面色,手脚哆嗦道:

    “施主怕是有所误会,施主我等皆是出家之人心怀慈悲之人,怎会为了银钱来残害齐师妹。”

    陈广兰加之最近烦心之事,怒极道:

    “你还知你们乃是出家之人,你们的良心何在,书瑶已是可怜之人,你们还要这般折磨与她,今日无论如何本姑娘都要将书瑶带走。”

    齐书瑶此时却是挣开洛冰婧与陈广兰二人,红着眼眶开口道:

    “兰姐姐、婧儿你们走吧,我乃是戴罪之人不能离开此处,不要因着我牵连了你们二人,我命已是如此活着还有何意。”

    洛冰婧与陈广兰二人暗道不好,但见齐书瑶猛地朝着身前最近的柱子撞了过去。

    洛冰婧一声惊呼,连连上前阻拦,谁知终究是晚了一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