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84章 侯宇辉前来,收了短剑

时间:2018-04-05作者:半折扇

    闫香与月荷一个不妨万万没想到齐书瑶会有这般举动,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之下,齐书瑶一把拉过齐学士的脑袋一口死死咬在齐学士的耳朵之上。

    只听齐学士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呐喊之声,齐书瑶一口将齐学士的耳朵咬了下来。

    齐书瑶面容之上皆是恨意与快意,将那撕扯起来的耳朵扔在地面之上狠狠碾了起来,癫狂道:

    “你不配为人父更不配为人夫,你丧尽天良宠妾灭妻为了那个畜牲你要将我与长姐大哥活活打死不成,你眼瞎耳聋要这眼珠子和这耳朵有何用。”

    着便在次朝着齐学士走了过去,已有仆人上前阻止,站在一旁一直不曾话的庶女惊叫一声道:

    “三妹妹要杀了父亲,三妹妹疯魔了。”

    已有婆子趁机暗中作梗在齐书瑶身上又掐又拧起来,洛冰婧与闫香还有左璃皆被齐书瑶的举动给惊着了。

    齐书画勉强的支撑齐身子,眼眸之中皆是泪意,唤道:

    “书瑶,书瑶。”

    齐篷虽是男子不假,可受不住齐学士等人的无休止的鞭打,早已只有喘息的份,看着长姐与三妹妹变成这副模样,尤其是三妹妹已陷入癫狂状态,恨不得将他们的父亲齐学士给一刀砍了。

    洛冰婧将手中长鞭挥的唰唰作响,朝着围绕着齐书瑶的婆子丫鬟抽了过去,闫香则是与左璃向齐篷与齐书画走了过去。

    齐学士已是捂着左耳间的血洞红了眼珠子,道:

    “将这逆女给我打杀了。”

    齐篷看向前来的闫香,但闻父亲所言,强撑着开口求道:

    “闫姑娘,救书瑶。。闫姑娘救书瑶。。”

    闫香心中动容,齐篷就算不求她,她亦是会救齐书瑶,更何况一个本命不顾之人依旧牵挂着的乃是自己的至亲之人。

    洛冰婧执起手中墨玉,看向已发狂的齐学士,道:

    “齐学士,放了她们。”

    洛冰婧心下略微慌张,不知这发狂之中的齐学士还受不受这墨玉的影响,就在洛冰婧忐忑不已之时,齐学士开口道:

    “将这三个逆子给我丢出齐学士府,自此齐学士府在无齐三人。”

    齐书瑶依旧处在癫狂之中,最后在其中一个婆子的撞击之下,晕死过去,洛冰婧只能相互这齐氏兄妹不受苦楚紧盯着齐学士府之人将兄妹三人抬出了齐学士府。

    “这齐学士仕途就此终了。”

    闫香冷不丁的来了一句,洛冰婧却深信闫香所,书瑶虽伤了齐学士不假,可这齐学士所做之事乃是违反纲常,宠妾灭妻宠庶灭嫡不,为了一个侧室一个庶子要打杀了嫡亲子嗣,还将蒸汽夫人活活逼死,这乃是被世人所唾弃的。

    齐学士可曾想过齐夫人的母族乃是兵部尚书府,这兵部尚书乃是一品大员,他怎地就不想想这其中后果。

    谁知齐学士不仅将自己的仕途给提前终止了,甚至要赔上齐学士府,但见齐学士府上的下人将齐夫人的棺材给抬了出来。

    这厢棺木还未刚刚放下,兵部尚书府便来人了,所来之人乃是兵部尚书与其夫人。

    兵部尚书周大人身姿挺拔国字脸面容刚毅,当瞧见摆在府外的棺木之时,与躺在地面上不知死活的三兄妹之时,当下便一声怒吼:

    “齐禀德你这个狗东西给本官滚出来。”

    周夫人则是眼眸微红眼角湿润立马吩咐奴才将兄妹三人抬上了马车,对着仆人吩咐道:

    “将大少奶奶送回大少爷房中,让大少爷好好陪着大少奶奶。”

    齐书画乃是嫁给了周大人的嫡长子,一来有表亲关系而来齐书画待周夫人当做亲生母亲一般侍候,婆媳二人之间犹如亲生母女,周夫人瞧见儿媳这副模样当下便是心痛不已,恨不得将齐学士给杀了才能解了心头之气。

    “闫姑娘、洛姑娘、左姑娘可否告知这到底发生了何事,可是齐禀德将她们兄妹三人变成的这副模样。”

    周夫人上前抹着眼泪询问道,闫香开口便将齐学士府所发生之事一一讲给了周夫人与周大人。

    二人闻言皆是面色铁青怒发冲冠,但闻周大人道:

    “齐禀德欺人太甚,今日我便要那姨娘与那庶出为她们偿命。”

    周夫人则是不管不顾疾步朝着齐学士府走了过去,周大人已是气势汹汹朝着齐学士府而去。

    洛冰婧与闫香见此,并不打算返身回齐学士府,而是二人默契十足一道上了各自的马车朝着穆府而去。

    左璃自然是尾随在闫香的马车之后,当洛冰婧与闫香左璃行至穆府之时,便发现穆府门前站着一人,洛冰婧瞧着此人甚是熟悉,打眼一看,惊呼道:

    “侯宇辉,你怎地变成了这般模样。”

    但见侯宇辉包裹严实,唯独露着俩眼,若不是洛冰婧与侯宇辉这般熟悉定是认不出此人是谁。

    闫香则是心中苦涩笑道,她怕是心中对侯宇辉的执念不深,没有一眼认出此人乃是他。

    侯宇辉依旧栀露着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洛冰婧道:

    “表妹我乃是偷溜出来的,我不在这几日,这些贼人就起了暗害你的心思,表妹你等着我定是要害你之人百倍奉还。”

    国光寺一事已传到了军机营,侯宇辉这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偷溜出来相见洛冰婧。

    侯宇辉自怀中掏出一柄短剑塞进洛冰婧手中,道:

    “表妹你且拿着,这物价乃是祖父的,京都之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若是那个不长眼的再敢加害与你,便拿这短剑了结了他的性命,这剑乃是祖父之物无人敢追究你的责任。”

    洛冰婧闻言心下虽感动,却将短剑塞了回去,道:“这物件我不能收,你快回去吧,免得在受责罚。”

    闫香微微失落,若是侯宇辉心中有她的存在该有多好,这一切皆不过只是妄想。

    侯宇辉临走之时,依旧态度强硬的将那柄短剑塞给了洛冰婧,至始至终未曾与闫香道上一句话,便匆匆离去,他此次前来乃是为了给婧儿送护身符来了。

    “婧儿,你且拿着这物件,你可知你手中之物乃是老义亲王南征北战的象征,这是老义亲王赐给侯宇辉的护身符生怕这子惹出大祸以此自救,他今日将此物给你了,你便收了他的这番心意,若你不收这厮怕是日、日担心与你,夜不能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