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83章 怒甩学士鞭子

时间:2018-04-05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一路上心情忐忑不安,不知书瑶现在如何了,齐学士府上的情况与陈相爷府甚至是镇南侯府情况相似,这正妻被妾压在头上,这嫡出不如庶出,不知是不是男子的心理都是如此,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比如前世的侯宏文不就是将安元香给金屋藏娇了。

    “姑娘齐学士府到了,奴才瞧见闫伯爵爷府还有左将军府上的马车了。”

    车夫将马车停稳,将所看到的一一禀报给洛冰婧。

    洛冰婧闻言吩咐云青与石竹先行下车,掀开马车帘子被云青搀扶着下了马车,这规矩礼仪甚是繁琐若是放在前世她身为太后,定是不会这般麻烦。

    “闫姐姐,闫姐姐你等等璃儿。”

    洛冰婧远远便听见一道娇喏的声音,当下便是浑身为之一振,这般娇滴滴的声音整个京都城怕是只有左将军府上的大姑娘左璃。

    闫香脑仁子嗡嗡作响,她前世做的什么孽今生被左璃给缠的死死的。

    “左璃,我亦不是你娘二不是你爹,你能不能大发慈悲放我一条活路。”

    闫香转过身来,当看到人高马大的左璃之时便是泄了气,自从幼时无知许下的承诺,这左璃便将她当做了唯一的知己,可她不是嫌弃左璃,而是左璃虽看上去五大三粗人高马大,可这性子却如三岁的娃娃一般粘人的很。

    洛冰婧绷着的心看到闫香无可奈何的面目之时便松了不少,闫姐姐能有这般知己乃是人生幸事。

    “闫姐姐、左姑娘你们二人在此做甚,还不快快进府,这可是府门之处,来来往往不知多少人。”

    洛冰婧上前道,闫香见此眼神发亮,好似看到了救星一般,紧忙扯着洛冰婧进了齐学士府。

    左璃大脸之上露出一丝羞怯,唯唯诺诺的跟了上去,身旁的丫鬟瞧了摇头叹息不知姑娘怎滴就养成了这般性子,实在是让人费解。

    齐学士府的门房瞧见来人之时,立马前去禀报了主子,出来相迎的乃是一个身着体面的婆子,闫香与洛冰婧面容之上皆是微愣。

    但闻那婆子毕恭毕敬道:“老奴拜见闫姑娘、洛姑娘左姑娘三位姑娘请随老奴前来,府中有事招待不周之处还望三位姑娘多多体谅。”

    洛冰婧与闫香淡淡嗯道,皆是自对方眼中看出不解,闫香试探询问道:

    “不知府中三姑娘在何处,我与洛妹妹前来乃是探看三姑娘,可否引领我等前去。”

    婆子明显身子微微一僵,回过神来迟疑道:

    “回禀三位姑娘三姑娘因着夫人仙逝身子承受不住,已是卧床不起不宜被打扰,还望三位姑娘见谅才是。”

    就在此时突然自回廊之处冲出来一名神色慌张面容之上带伤丫鬟,洛冰婧与闫香皆是识得此丫鬟,一同唤道:

    “月荷。”

    此丫鬟乃是齐书瑶的贴身丫鬟,月心闻声当瞧见是闫姑娘与洛姑娘之时,眼眸之中燃起希望,直直的冲了过来,洛冰婧与闫香这才瞧见回廊之处还有两婆子在身后追着月荷。

    但见引领她们二人前来的婆子眼眸巨变,挡身在她们二人身前,对着月荷身后的两个婆子使着眼色,月荷心下一横朝着此婆子冲了过来,石竹与云青见状皆是相护在两位姑娘左右。

    洛冰婧则是一脚将那婆子给踹开,闫香伸手接住冲过来的月荷,询问道:

    “月荷这是发生了何事,你家姑娘呢,她们为何追你。”

    但见那婆子直接与前来的两个婆子撞了满怀,三人齐齐倒下,月荷大口喘息着,这才道:

    “两位姑娘快去救救我家姑娘,老爷要姑娘为少爷偿命。”

    月荷便着便抽泣,闫香与洛冰婧闻言,皆是面上露出愤恨之色,当下便是对着月荷道:

    “速速领我二人前去书瑶所在院落,本姑奶奶倒要瞧瞧这世间的男子是不是都是个宠妾灭妻宠庶灭嫡的主。”

    闫香自从结识洛冰婧、陈广兰与齐书瑶三人以来,便深刻的认识到了何为宠妾灭妻何为宠庶灭嫡。

    身后的左璃悠悠然开口道:“闫姐姐,若有璃儿相助之处,闫姐姐尽管吩咐便是。”

    左璃不仅生的高大威猛就连着力气与武力皆是一般人不能比拟的,左将军可乃是武夫出身,这府上的公子与姑娘各个都是一顶一的好汉。

    那三婆子显然摔的不轻,在地面之上半晌无法起身,开口道:

    “几位姑娘莫要多管闲事,这乃是齐学士府上之事,三姑娘可是逾越了规矩。”

    闫香闻言不解气一脚踹在哪开口阻拦的婆子身上,眼神阴冷道:

    “今日本姑奶奶逾越了规矩又如何。”

    月荷希冀的看向闫香,姑娘此番有救了,洛冰婧虽不与闫香一般地位身份尊贵,可她手中有墨玉啊,大不了拿出墨玉看谁敢动。

    待几人来到院子之时,还未进院落便听闻齐书瑶悲天悯人之声,痛呼道:

    “长姐,长姐。”

    闫香与洛冰婧等人闻言皆是快步冲了进去,但瞧见院中一幕之时,忍不住红了眼眸。

    已嫁为人妇的齐学士府嫡长女齐书画正相护在齐学士府嫡出大公子身旁,齐学士手中拿着鞭子一鞭子一鞭子朝着二人抽去。

    齐书瑶则是在一旁被两个婆子给压制着,脸面被按压在地面之上,洛冰婧忽然落下一滴泪来,书瑶的左侧面颊怕是要被废了。

    心中愧疚之意与恨意充斥这洛冰婧,迅速上前一把夺过齐学士手中的长鞭子,对着压制着齐书瑶的两个婆子便抽了过去。

    齐学士被夺了个措手不及,但瞧见来人是谁之时,当下便是变了面色,道:

    “洛姑娘未免太过放肆。”

    已有仆人反应过来,对着洛冰婧冲了上去,但见洛冰婧扬起鞭子便朝着众人甩了过去,自怀中掏出墨玉看着齐学士,道:

    “若齐学士在敢轻举妄动,休怪我这鞭子抽在齐学士身上。”

    齐学士面色涨红,愤愤的看向洛冰婧手中的墨玉,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齐学士府的下人虽不认得这墨玉是何物,但瞧见老爷这般面色亦是不敢轻举妄动。

    闫香则是快速上前与月荷一道将齐书瑶给搀扶起来,当下闫香便落起泪来,齐书瑶左侧面颊亦是血肉模糊。

    齐书瑶则是挣脱开闫香与月荷朝着齐学士冲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