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81章 各府派人前来求情,救是不救?

时间:2018-04-05作者:半折扇

    刘伯庸放下筷子,神情犹豫,迟疑片刻开口道:

    “玉清,我已将那些贼人送至京兆尹查办,其中为首之人乃是焦氏一族之人,还有一人是安氏一族之人,那和尚名唤赤儿,乃是先刑部尚书之子,罪臣之子。”

    穆玉清闻言略微一顿,漱了口擦拭了嘴角,道:

    “焦氏一族安氏一族,她们怕是恨不得我与婧儿死,穆伯爵爷府与齐安侯府可有出手。”

    待春桂归来之时,额上起了一层薄汗,喘息道:

    “姑娘,云青姐姐与石竹姐姐二人无事,已是清醒过来,不过身子微虚还不能前来侍候姑娘左右,云青姐姐托奴婢给姑娘请安问好。”

    洛冰婧闻言便心下安定,云青与石竹无事便好。

    将养了几日,云青与石竹与侍奉在洛冰婧左右,国光寺一事在京都城引起了动荡。

    此事牵连甚广,各府邸先前派去祈福的庶出子弟皆牵连其中,国光寺得道高僧真正的出家之人皆被一场大火烧死在后禅院之中。

    当今圣上震怒将焦和尚等人处以极刑,一时间京都城动荡不安。

    穆伯爵爷府……

    “姑奶奶,你可要救救庆生啊,他可都是为了姑奶奶办事才会牵连其中,姑奶奶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焦氏这几日被吵的头昏脑胀,焦府之人日、日、上门明责求助穆伯爵爷府相救焦和尚,暗则则是逼迫焦氏无论如何都要救了焦和尚,否则他们便没完没了。

    焦氏焦头烂额头疼不已,这焦庆生本是庶子十岁之时便被送入国光寺为家族积福,谁知前几日这焦府的嫡子暴毙,更可气的是焦老爷此生只得了一个嫡子一个庶子,现在这庶子又要被处以极刑,焦氏之人能不大闹焦氏大闹穆伯爵爷府。

    “姑奶奶,庆生可是你的侄儿,他若是不为你办事怎会落得如此下场,庆生自幼可怜现在……现在……”

    焦氏眼眸微冷,这苗姨娘乃是焦庆生的生母,字字句句皆是指责她害了焦庆生,当下便是虎着脸道:

    “够了,整日里哭哭啼啼成何体统,本夫人还未死这哭丧滚回焦府,焦庆生虽为本夫人办事了不假,可他乃是狼子野心试图成为国光寺主持,暗害了国光寺得道高僧,这等罪责理应处以极刑,你让本夫人如何相救与他,莫要忘了身为一个和尚被送官查办之时居然满身的酒气,衣衫之上还有肉渣,他那是积的哪门子的福气,这庆阳不定便是他给克死的。”

    焦府来人并非这一个姨娘,焦夫人亦是前来,只不过与这姨娘目的不同,这姨娘要的是焦庆生的命,这焦夫人则是看中焦氏的银钱,当听到焦氏所言之时,眼眸立马变得狠厉直直射、向还在哭嚎的姨娘,她儿子离奇暴毙不定真是焦庆生惹怒了佛祖给克死的。

    穆府。

    洛冰婧与穆氏三日之前便一同回了穆府,登门拜访之人多如牛毛皆是京都城的权贵,不为别的只为让她们母女二人开口证明国光寺一事乃是焦和尚与齐和尚所为与其他人无关。

    并非这些权贵针对焦府与齐安侯府,而是这二人必死无疑,身为和尚满身的酒气不,衣衫与嘴口之处还有残留的肉渣,甚至那牙口之上还有碎肉,只这一条便睡死罪一条。

    加之穆伯爵爷、齐安侯府与穆氏母女的纠葛,此事定是两府联手至穆氏母女与死地,他们皆是被牵连罢了。

    “夫人、姑娘徐姑娘、俞姑娘、齐姑娘求见。”

    春桂已被安定侯送给了洛冰婧,这几日皆是春桂与云青石竹三人挡在府门处,自一开始各府派仆人婆子前来,到现在已上升到了各府的姑娘。

    洛冰婧本欲不见,可听闻其中之人有齐姐姐之时,便松了口道:

    “请她们进府。”

    穆氏担忧的看了一眼洛冰婧,纠结道:

    “婧儿,这可如何是好,这国光寺一事你我皆是受害之人不假,可这真正枉死之人乃是那些得道高僧,各府派人前来要我们母女为罪人脱罪,娘亲可不是那丧尽天良之人。”

    穆氏已将心中所想和秉持的态度了出来,尤其是想起安定侯曾给她过的话,那叫赤儿的和尚因着乃是罪臣之子与其师傅已悟相依为命,现在已悟丧命火海,赤儿却是自那日起便不在开口讲话不在笑过。

    洛冰婧与穆氏所想一样,她不是善人亦不是恶人,为了那些贼人开口恕她办不到,当下便是对着穆氏开口道:

    “娘亲放心便是,若无赤儿怕是我与娘亲皆以丧命,那些害人之人本该偿命,不论是谁前来女儿皆会坚定立场不会为作恶之人开口求情。”

    石竹面色不虞引领着徐惠禾、俞晓绾、齐书瑶三人前来,心中却是不悦道齐姑娘难不成亦是为了那些贼人前来开口求情的,若是如此她枉费与姑娘的一番姐妹情义,姑娘若非命大丧命的便是姑娘。

    待将三人引领至花厅之时,洛冰婧与穆氏二人则是依旧端坐在椅子之上,并未起身相迎。

    徐惠禾面露不悦,上前不请不愿开口道:

    “拜见夫人,见过洛冰婧,今日前来府上叨扰还望夫人与洛姑娘莫要见怪才是。”

    穆氏淡淡点头示意,徐惠禾但觉没脸,娇哼一声自个寻了位置坐下。

    俞晓绾则是热络道:

    “拜见夫人,娘亲本欲前来与夫人叙叙旧情,谁知府上有事派女前来,夫人我唤你穆姨可好。”

    穆氏神色略微温和,开口道:

    “待我向你娘问好。”

    俞晓绾面色微喜,道:“穆姨放心,我定会转告给娘亲。”

    着便寻了徐惠禾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得意的看了一眼徐惠禾。

    齐书瑶则是面露尴尬之色,手中帕子快要被她给拧断,开口道:

    “书瑶拜见穆姨,婧儿身子可好了些,今日前来可是打扰了婧儿与穆姨,我……”

    齐书瑶始终开不了口,若非是二娘逼迫娘亲,打死她都不会前来为那个畜牲求情。

    穆氏与洛冰婧见状对视一眼,洛冰婧无可奈何开口道:

    “书瑶,莫傻站着了,快坐吧,我与娘亲皆已大好身子亦是无碍。”

    齐书瑶低着头,寻了徐惠禾等人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面色红的能滴出血来,只声回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