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77章 散财金主,酒肉和尚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折扇

    当下便是埋怨道:

    “婧儿你有所不知,娘亲富贵之时,每次前来皆会添置一千两的白银,现在娘亲寄居在安定侯府不宜伸手向伯庸要银钱,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和尚,这那是和尚分明与强盗一般。”

    洛冰婧面容之上出现诧异之色,娘亲每每前来国光寺添置的香油钱乃是一千五百两,为的是为父亲祈福,这添置的钱财皆是娘亲嫁妆,看来娘亲在闺阁之时依旧是富贵的,能添置一千两的姑娘可是不多。

    “娘亲,不瞒您,其实自你嫁人之后,这每月初一添置的香油钱便上涨至一千五百两,这国光寺之人不可能不识得娘亲这位财主,怕是已知娘亲与父亲和离,在加上此次添置一百两,国光寺的和尚依然瞧不起娘亲。”

    穆氏闻言则是震惊之色溢于言表,心道她何时这般挥霍了,怕是婧儿有所误会,当下便解释道:

    “婧儿可是有所误会,娘亲乃是一年前来这国光寺一次,一年的香油钱乃是一千两,娘亲何时这般挥霍了一月便是一千五百两,这莫不是当起了散财童女。”

    就在这时厢房门响了起来,石竹赶忙前去打开房门,但见引领她们进寺庙的沙弥气喘吁吁立于门外。

    当瞧见洛冰婧与穆氏之人,心急如焚道:

    “夫人与姑娘赶紧逃离此处,他们……他们要害你们,师傅与师叔伯等人已闭关十日国光寺现由焦师叔主持,僧言尽于此还望夫人姑娘快逃。”

    洛冰婧与穆氏倏然起身,还未开口询问那沙弥,便见沙弥已是快速离去。

    洛冰婧连连拉过穆氏,道:

    “娘亲快走,不知是真是假但用不着以身试险。”

    穆氏今日被这般对待已是心中有气,这居然还有人要暗害她们,当下便是与女儿焦急离去。

    洛冰婧却是已知幕后之人是谁,这焦姓氏可谓独守一族,乃是水姨娘的姨娘焦氏的母族。

    前一世这水姨娘与洛冰婧可是得了国光寺不少的眷顾,想到这洛冰婧猛然间想起,焦和尚不就是在她及笄之年升任了国光寺主持,联想到上一世国光寺高僧离奇失踪游历之事,洛冰婧好似窥探了这其中的奥秘。

    “娘亲,你且先行离去,女儿有要事相办。”

    洛冰婧神色严肃看向娘亲,若她猜测不错,今日这焦和尚不仅要害她们母女,那闭关的高僧亦是要被暗害。

    穆氏牢牢抓住洛冰婧的手腕,道:

    “婧儿不妥,娘亲怎会丢下你一人,你有何事要办,你可知若国光寺真有人要加害你我,到时你该如何是好。”

    洛冰婧与穆氏几人已出了院门,本该是上香鼎盛之时,此时整个国光寺待客院显的静悄悄的,连带着整个国光寺都显得静谧的诡异。

    洛冰婧与穆氏殊不知在她们二人进了这院中之后,已有沙弥下山告知前来上香祈福之人国光寺今日正为菩萨束金身不宜信客打扰。

    已进了国光寺的信客已被沙弥一一送请了出去,整个国光寺唯有她们母女几人乃是外人其他皆是本寺的和尚。

    “焦师叔,这法子可行吗,今日本该万中无一事事妥当的,若再加上那母女二人若是败露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身形矮胖穿着袈裟的和尚一边大口吃着手中的狗腿,一边不清不楚的问道。

    焦和尚淡淡看了一眼那和尚,斯文的一口一口吃着肉喝着酒,道:

    “齐师侄安心便是,待那母女二人消失之后,齐师侄可是有机会还俗的。”

    焦和尚此话一出,齐和尚明显呆愣住了,面容之上闪过一丝不自在,放下手中的狗腿将手中的油在袈裟之上抹了抹,悻悻开口道:

    “焦师傅可是怪师侄有还俗的打算,焦师叔是从何得知齐氏之人寻上了我。”

    齐和尚乃是出自齐安侯府旁枝庶出之子,自五岁之时便被家族送入国光寺为家族祈福,他本以为此生只能在这枯燥的寺庙碌碌无为,连个女人都不晓得是何种滋味。

    谁知那日他的嫡亲大哥前来寻他,告知他齐安侯府与穆府的瓜葛,穆氏乃是信佛之人,每每每月初一便会前来国光寺上香祈福,他亦是识得这位散财金主,若有机会将此人解决了,定会得了主家的青睐,到时他便有机会还俗,娶妻生子。

    焦和尚肆意大笑起来,道:

    “这想还俗的岂止是齐师侄一人,凡是被家族送来祈福之人皆想还俗,齐师侄那日与齐侍卫长想见之时,我碰巧经过此处。”

    洛冰婧最后无可奈何始终拧不过娘亲,先行送娘亲离去才是,这国光寺今日异常诡异。

    “施主,施主且慢,今日乃是本寺束金身之日还望施主回了院落莫要乱走动才是。”

    洛冰婧母女几人还未刚刚踏出院落行了几步,便被守在外面的沙弥喊住。

    洛冰婧与穆氏眼眸则是立马变的谨慎起来,石竹与云青还有穆氏所带来的婆子丫鬟皆是戒备的看向迎面走来的和尚。

    这和尚生的是一副凶神恶象全然不像是在佛祖身前供奉之人。

    “师傅,我与娘亲已是用了斋菜,天色渐晚娘亲前来上香之时相约了大理寺少卿夫人与陈相爷夫人一起前去万茶楼品茗,我则是与闫姑娘有约在身,她在府中等我多时,怕是在不下山这几位贵人要寻了这国光寺来。”

    洛冰婧上前两步,不急不缓道,完全看不出一丝慌张与胆怯。

    那和尚闻言眼眸微闪,飞快的撇了一眼洛冰婧与穆氏,心道这姑娘的可为真,若那几位贵人寻了过来岂不是要坏了他们的计划。

    但闻那和尚道:

    “二位施主这下山不急于一时,二位施主乃是女子若冲撞了佛祖可是要受今世的苦楚的,二位不妨等上半个时辰,请施主回院落。”

    此和尚话音刚落,便自院墙之处走出四五个健硕的和尚,各个皆是面露凶狠之色,紧盯着洛冰婧一行人。

    洛冰婧见此心中闪过冷意,看来今日她与娘亲若想脱困怕是难于登天。

    洛冰婧与穆氏不知晓的是,国光寺已派人告知山下等候的车夫与侍卫,她们母女二人今日便歇在了国光寺,让其先行回府,待明日辰时在前来迎她们。

    香客歇在寺庙之中乃是经常之事,众人并未起疑,只有一个侍卫嘀咕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