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75章 穆氏来探,冰婧动容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折扇

    靳怡等人回了靳国公府,还未踏进府门便瞧见靳国公二夫人安氏领着婆子在门廊之处等候。

    但瞧见靳怡之时立马迎了上去,将靳怡拉离靳姣靳潋等人,神色着急附在靳怡耳边嘀咕道:

    “怡儿,万茶楼一事你父亲已经知晓,现在正在正厅之中待你们回府,怡儿这祸皆是靳长易与靳姣二人闯的与你无关,待会你可谨记要将自个摘出来。”

    靳姣却是变了面色,若是娘亲活着定是与二夫人一般对她交待一番,以免受罚。

    靳潋则是无趣的看着嘀咕的靳怡母女二人,无非就是逃避罪责罢了,不知大伯母这次可会趁机发作。

    军机处……

    “世子爷你可莫要出营,若让老王爷知道了,定会剥了我等的皮,还望世子爷大发慈悲。”

    侯宇辉一身干练的军服,完全没有贵公子的架子,手中提着一禀长枪便要出军营。

    但见几人阻拦在前,苦苦哀求侯宇辉,就差抱着侯宇辉的大腿一顿哭诉了。

    “你们这是做甚,他靳国公府欺人太甚,不过几日便欺负上我义亲王府头上,靳长易那厮过的太过安逸,爷我要前去修理他一番。”

    几人面面相觑,皆是唏嘘不已,世子爷这那是为义亲王府出头,分明就是为了洛姑娘,外界可是传闻靳长易打了洛姑娘一拳。

    世子爷初听闻时险些将营帐给掀了,若是让世子爷出去甭老王爷会将他们给剥皮抽筋了这靳国公府亦是让他们生不如死啊,世子爷这势头务必是要打杀了靳大公子。

    洛冰婧自万茶楼离去,先行免去了金来福二掌柜的职责,让其反思,什么时候想通透了什么时侯在做回万茶楼二掌柜。

    洛冰婧主仆三人回了穆府,她亦是疲惫不堪,腹部依旧隐隐作痛,怕是已是青紫。

    待洛冰婧还未刚刚合衣躺与床榻之上,穆氏便火急火燎的赶至了穆府。

    进了女儿的内室瞧见躺在床榻上面色微拧的洛冰婧时,便是眼眶微红隐隐泛着泪光,疾走上前轻声唤道:

    “婧儿,我可怜的孩儿,这天杀的靳长易。”

    话语未出泪先行,穆氏已然留下了两行清泪,洛冰婧扭头瞧来心下微疼,娇弱喊道:

    “娘亲……”

    穆氏闻言心都碎了,当下便是一把抱住洛冰婧。

    这一声娘亲包含了洛冰婧自重生以来所受的委屈,她一直在心中告诫自个已是几十岁的人了,为何还要矫情,可是今日她想如这个年纪的少女一般,将心中的苦楚告知娘亲,在娘亲久违的怀中撒撒娇。

    云青与石竹二人皆是抹起了眼泪,自夫人失忆以来姑娘一直是孤军奋战,这些时日接二连三所受的委屈,姑娘一人默默承受,她们已不记得上一次姑娘向夫人撒娇是几时了。

    二皇子府……

    安元香自前几日起便将自个锁在了房中谁也不见,只隐约自安元香闺房之中传出隐隐药香。

    “主子,这药可行吗,主子感觉可好些了。”

    话之人乃是安元香的陪嫁丫鬟,齐安侯夫人特意为安元香安排的桃色。

    此丫鬟正如她的名讳一般,明艳靓丽,长的是一副上乘的好姿色。

    安元香将自个包裹格外严实,只露出两只眼眸,手不时的向着身体抓去,一怒之下抓起桌面上的药碗便朝着地面摔了过去。

    廖嬷嬷闻此动静,急忙在房门处询问道:

    “侧妃娘娘稍安勿躁莫要动气才是。”

    廖嬷嬷面色惋惜,大姑娘为何会得上这花柳的,大姑娘并未言明有没有与二皇子同房。

    若是同了这花柳便是二皇子染给主子的,若是二人还未行夫妻之礼,这主子乃是犯了死罪,尤其还得上了这见不得人的病。

    安元香怎能稍安勿躁,她已好几日不曾前去瞧过侯宏文了,他已派人前来询问过一番她以得了风寒为借口,可这几日过去了,她吃了不少药丝毫不见成效。

    “下贱的东西,你拿何与宏文争。”

    安元香咬牙切齿低骂出声,侯宏武那厮将这害人之病染给了她,若非当初救齐安侯府心切,她怎会有求与那厮。

    太子府。

    侯宏武已是今日未上早朝,脑海中皆是那日御医虽,他乃是储君将来的天子,谁知会得了这下作之病。

    靳国公府正厅之中,靳怡等人跪伏在大厅之中,厅中鸦雀无声,甚至连众人的呼吸之声都能听闻的到。

    “咳咳……”

    一声隐忍的轻咳之声,打破了正厅之中的诡异。

    但闻靳国公怒从心生道:

    “你们几人该当何罪,你们可知今日闯的祸端会牵累靳国公府的名声,若早知如此本国公便将你们禁足在各自院中,便不会发生今日之事。”

    “咳咳……咳咳”

    靳姣咳的越发急切,若是靳英公夫人还活着,定会心疼不已,但见厅中众人视若无睹无一人前去安抚靳姣。

    “一个巴掌拍不响,长易为何寻事乃是因为洛表姑娘的再三挑衅,长易已被老义亲王收监,老爷还是想法子将长易给解救出来。”

    靳国公府二夫人苦口婆心道,直将此事推给了靳长易一人。

    靳怡几人皆是默不出声,这般态度更是激怒了靳国公,但闻道:

    “今日万茶楼发生之事已有人前来禀报,这孰是孰非老夫心中有成算。”

    靳怡闻言眼眸微闪,机灵的看了一眼安氏,但见安氏对她点头便知父亲此话为真,已有人将万茶楼打斗之事一字不落禀报给了靳国公。

    洛冰婧与穆氏二人叙了家常在一起用了膳,待天色已晚时洛冰婧便要穆府护院送娘亲回安定侯府。

    穆氏却是一反常态,并未离去还是与洛冰婧一道并排合衣躺在床榻之上,开口道:

    “婧儿,你可曾怪罪娘亲,时至今日娘亲都未将你想起,还刻意躲避与你。

    穆氏话语之中皆是自责,洛冰婧眼角湿润,靠在穆氏身上道:

    “娘亲女儿又怎么会生恨意,只要娘亲过活的开心婧儿便足矣。”

    母女二人一直畅谈到深夜都未入睡,待次日一大早便传来一惊人的消息。

    “此事可谓真。”

    前来禀报的婆子,神情严肃道

    “为真。”

    洛冰婧闻言,眼眸微变,熊禀人已回了摩吉尔这还还未过中秋未到年关,摩吉王便仙逝了,上一世摩吉尔王可是在年关时仙逝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