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72章 相亲扬名结交一体

时间:2018-03-30作者:半折扇

    “姑娘第一次前来有所不知乃是在情理之中,这方木牌乃是姑娘进了茶社之后的手牌,可寻位置姑娘尚且瞧瞧你手中的手牌可有特殊之处。”

    洛冰婧闻言将手中的手牌仔细观察了起来,上面居然写了果香茉茶,还有一个五字,当下便是询问道:

    “我这手牌之上刻着果香茉茶是何意,还有这五字。”

    女子闻言便继续解释道:

    “这所得手牌之上的茶品是何,姑娘便可前去楼内免费品这茶,这五字乃是姑娘位置所在之处,姑娘亦可以前去又可以与人相换心仪之地。”

    洛冰婧闻言便心中感触道,这金满堂是将这万茶楼变相的变成了公子贵女们相亲之地去,并且是光明正大的相亲之地。

    若两人看对了嫣然,岂不是可前去交换手牌,就好比如交换这定情信物。

    怪不得会有世家夫人与老爷们前来,一是来品尝这百余种的茶,二是来相看门当户对的公子贵女,金满堂此次是当起了众人的红娘。

    待洛冰婧主仆三人进了这万茶楼便被眼前的布局给震慑住了,这那是茶社的摆设,大厅之中一层层一圈圈用白玉托盘放置的茶品,正中之处乃是手艺高超的茶娘在煮茶。

    一幅幅醉人的茶上画如梦似幻似真似切让人心醉神迷。

    不仅如此品茶的矮几皆换成了树根雕桌与石桌。

    桌面上皆摆放着一套茶具,由前来品茶自个煮茶一切皆是由自己动手。

    这大厅之处乃是开放之处,有出彩的公子贵女皆引来众人的侧目相望。

    怪不得会有如此多的公子与世族贵女前来,这不仅仅是相亲之地,更是能扬名之地。

    洛冰婧主仆三人继续朝里面行去,格局突然发生了转变,开阔的大厅已变成一间间别具特色的雅间。

    来来往往的仆人厮皆是衣着得体统一,见人便是面露三分笑让人见之便心情愉悦。

    洛冰婧喊住其中一人,但见被喊住的丫鬟恭敬有加道:

    “不知姑娘有何吩咐。”

    洛冰婧对于金满堂所调教之人满意不已,开口道:

    “不知我手中所持得的令牌可前去雅间。”

    那丫鬟耐心解释道:

    “姑娘这雅间并非是姑娘手持手牌便可前去的,而是答对上一位客人留下的难题方可进入。”

    丫鬟此言一出,洛冰婧嘴角抽抽,金满堂这是将万茶楼集相亲、扬名、品茶、结交知己一体。

    怪不得这雅间门口之处都三五聚集在一起,看着门房上的难题,洛冰婧便是心中微喜,开口便是道:

    “这糕点乃是香枣糕。”

    这出题之人怕是个喜爱山珍海味之人,出的这迷便是:十里八乡闻其味便知其香自树间,红衣果肉芳四溢糕点出时无原色。

    洛冰婧之所以猜测此糕点乃是香枣糕是因为红衣果肉与那无原色。

    这雅间门房之处皆是有人看管着当下那人便开口道:

    “姑娘可真是聪慧,姑娘请。”

    就在这时云青一惊一乍道:

    “姑娘,你快瞧瞧那妇人可是成漪书。”

    洛冰婧顺着云青所指的放向瞧去,但见成漪书与宋恩德还有几位贵女公子进了一件雅间。

    洛冰婧则是快走几步与云青石竹三人悄悄的行了过去。

    还未行至那门前便被一人给拦住了,但见此人乃是靳长易,身后跟着的乃是靳怡与靳家几位姑娘。

    “表妹你这是做甚,怎地在这万茶楼鬼鬼祟祟,莫要被当做歹人给赶出万茶楼,失了穆府的颜面事,若因此牵连靳府表妹可担待的起。”

    靳长易嫌弃的看着洛冰婧,好似与洛冰婧是表亲关系,乃是丢人现眼之事。

    靳潋已是在此行列之中,当下便是自靳长易身后朝着洛冰婧走了过去。

    欢快唤道:

    “婧儿今日真是有缘,能与婧儿在万茶楼相遇,婧儿可是一人可要姐姐做伴。”

    靳潋朝着洛冰婧调皮的眨着眼眸道,若非曾祖母过几日便要离京,让她与靳国公府公子姐一道前来瞧瞧这万茶楼,她定是不愿与靳怡等人同行。

    “靳潋,你莫不是忘了二伯母是如何仙逝的了,居然还敢与她走的这般近,还不回来若是出了事我等该如何向曾祖母向五叔交待。”

    靳长易言词吝啬道,不知为何靳国公府许多姑娘,唯有靳潋不讨他心喜人,在加上靳五爷常年不在京都,靳长易等人就差肆无忌惮的欺辱靳潋。

    洛冰婧闻言,脸面微变靳潋却是先行一步道:

    “大哥,婧儿乃是你我表妹,二伯母因何遇刺与婧儿与表姑母无关。”

    靳姣轻咳几声,眼眸之中皆是蚀骨的恨意,看着洛冰婧与靳潋道:

    “娘亲之死,表姑母与婧儿逃脱不了干系,若非因着曾祖母……”

    靳姣未将话讲明,却是已是告知众人,她洛冰婧母女乃是害死她娘亲之人。

    靳怡此时却好似一个体贴的大姐姐,上前轻扶住靳潋,虽面容之上皆是关心,但着眼眸之中的冷意是无法骗人的。

    “姣儿你莫要怪罪潋儿,毕竟潋儿与洛姑娘乃是曾祖母最宠爱之人,还有姣儿二伯母已经不在了,你可莫要在被歹人所害才是。”

    靳怡今日装扮的乃是惊艳绝伦,配上她妩媚的面容更是迷人心眼,只不过出来的话让人异常厌恶。洛冰婧并非乃是一块木头,任凭靳长易靳怡等人再三挑衅,当下便是讽刺道:

    “几位与我为难,看中的不过是我手中的墨玉,既然几位深知我手中握有墨玉还不知死活前来挑衅,莫不是养尊处优时日久了,便要松动一番筋骨。”

    洛冰婧此言一出,靳长易与靳怡等人皆变了面色,尤其是靳长易眼神毒辣恨不得将洛冰婧给掐死。

    他乃是靳国公府的嫡长孙,这曾祖母手中的墨玉本该传承给他这个未来的国爷,而不是赠送给洛冰婧这个无关紧要之人,这墨玉可非同可世人皆想得知。

    “洛冰婧,若你还有良心便交出墨玉,此玉乃是属于靳国公府的,岂能流落在外人手中,曾祖母年岁大了,易被她人哄骗,这赠送之物理应不能作数。”

    靳怡理直气壮道,她乃是靳国公府嫡长女,若是能赢得曾祖母喜爱,这墨玉不定便是她的。

    靳长易与靳怡皆是将洛冰婧看作是抢走他们物件之人,却从未想过这墨玉的主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