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71章 得了花柳?奇异万茶楼

时间:2018-03-30作者:半折扇

    安元香冷笑道:

    “既然姐姐如此不给妹妹颜面,妹妹便将此番来意告知姐姐,夫君现在身负重伤无法半月之后迎娶姐姐,还望姐姐能耐心等候,若姐姐性子急可自想法子。”

    洛冰婧闻言,还以为是大事件,谁知就是这等事,她巴不得不嫁入二皇子府,又怎能可能自想法子将自个推入火坑。

    “我已得知,若安侧妃无其它之事,便请回吧。”

    安元香面色气恼,冷哼一声便转身离去。

    “姑娘,老奴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讲,老奴瞧着安侧妃娘娘好似得了花柳。”

    厅中侍候的婆子待安元香走后,便面色犹豫,支支吾吾道。

    洛冰婧闻言则是眼眸发亮,开口询问道:

    “你是从何处看出来的,可能确认是花柳。”

    婆子十分肯定点头道:

    “老奴十分确定安侧妃娘娘得了花柳,老奴刚才瞧的清清楚楚安侧妃果露在外的玉肌之上,已出现轻浅的症状。”

    此婆子话语一出,洛冰婧霎时想起她刚刚可是瞧见了安元香脖颈之处若有若无的红痕,她本以为乃是侯宏文按耐不住所致,谁知这厮居然得了花柳。

    洛冰婧眼眸微转,不知侯宏文会如何作想自己心心念念的侧妃大婚不久便得了花柳。

    “莫要声张,此时不宜揭露,待时机成熟之时,嬷嬷就等着看吧。”

    洛冰婧现在可不想揭露安元香得了花柳,她可要瞧瞧侯宏文对待这样的安元香会如何。

    义亲王府……

    “祖父,您的可是真的,侯宏武那厮得了花柳,这下真真是太好了,宏文能一举扳倒这厮,皇叔可不会让一个得了花柳是皇嗣继承皇位。”

    侯宇辉欣喜若狂,若宏文能早日顶替了太子被立为储君,他与婧儿便不必在等五年之久。

    老义亲王上前便是敲了侯宇辉一个脑瓜蹦,怒瞪着眼眸道:

    “大呼叫成何体统,你这是要将此事渲染的人尽皆知打草惊蛇不成,老夫可是千辛万苦才收买太医院之人,若因你这个臭子暴露了,老夫非打折你的狗腿不可。”

    侯宇辉一时激动便有些得意忘形,被老义亲王一个脑瓜蹦瞬间清醒了不少,当下便是开口道:

    “祖父放心,孙儿这次与宏文定当将侯宏武那厮给彻底扳倒。”

    太子府……

    “哐啷……”

    “咔嚓……”

    “都给本宫滚的远远的,谁若胆敢靠近,本宫便要了他的脑袋。”

    随着一声声响,一声咆哮太子府邸的奴仆皆是浑身发抖,主子今日已砍了两个奴才的脑袋,若主子还是这般气性,他们的脑袋项上不保啊。

    大厅之中皆是碎瓷片碎玉器,每一件皆是价值千金甚至是价值连城,现在皆变成了一堆碎片。

    “将那舞姬给本宫带上来,本宫要将其给千刀万剐了。”

    太子眼眸阴毒犹如蛰人的毒蝎一般。

    安元香近几日浑身不适,尤其是那方地方简直是要将她给羞死,瘙痒难耐不仅如此还隐隐泛着刺痛,若她一日三沐浴,身下的味道便刺鼻。

    “嬷嬷,快去府外请大夫。”

    廖嬷嬷被齐安侯夫人陪送给了安元香。

    安元香心中有鬼不敢招二皇子府邸的府医,只能这般吩咐廖嬷嬷。

    “娘娘你可与二皇子洞房了。”

    廖嬷嬷乃是有经验的老人,这几人姑娘的表现她皆是看在眼中姑娘已并非处子之身。

    安元香面容之上闪过一丝慌乱,闪躲其辞道:

    “嬷嬷这般羞人的问题,元香不知该如何作答,嬷嬷亦是瞧见了现在二皇子这般状况怎会与我洞房。”

    廖嬷嬷闻言则是面色煞白,迅速出了房门。

    ……

    “姑娘,安定侯已押解远洲安氏一族上京,过不几日安定侯便能回到京都,只不过奴婢不明白为何皇上突然解了齐安侯府的禁。”

    云青与石竹二人一左一右陪在洛冰婧两侧,今日洛冰婧出府要前去金满堂所开办的万茶楼去瞧瞧。

    洛冰婧眉心微皱,道:

    “此事多亏了安元香,若非有安元香的无私奉献,太子又怎会出手相助齐安侯府,宋贵妃又怎会以身后势力迫使皇上不得不暂且解了齐安侯府的足。”

    洛冰婧若有所指,云青与石竹二人怎会想不明白。

    这安姑娘未与二皇子同房却是沾染上了花柳,太子无缘无故出手相助,背后猫腻惊人。

    主仆三人不在议论安元香等人一事,既然已心知肚明,在行议论亦是如此。

    “姑娘,这……这可是茶社?”

    石竹结结巴巴看着眼前排起长队的公子贵女与官人老爷夫人,不敢置信的看向牌匾上写着的三个大字万茶楼。

    这茶社与她们所想完全不同,通过人群隐约瞧去,但见店门处分别站着一女子与一公子,二人手中不知拿的是何物,凡是男子皆是由公子派发物什,凡是女子皆是由那姑娘派发物什。

    洛冰婧亦是好奇,这万茶楼自开楼至今仅断断十日,这生意火爆的便让人瞠目结舌,这金满堂搞的什么名堂,居然会引来贵女与世家夫人甘愿排队。

    平日里这些人那个出府采买物件,饮茶品酒皆是有仆人安排妥当,何时这般抛头露面排起了长队。

    洛冰婧巡视一番,居然自人群之中瞧见一道熟悉的人影,此人正是被纳入至孝伯府的成漪书。

    不过可笑的便是成漪书居然与一男子眉来眼去,二人虽不在一起,却频繁眼神来往,若非她观察的仔细,定是不会发现二人的不妥之处。

    洛冰婧打眼瞧了那男子一眼,便忍不住失笑出声,此人乃是至孝伯府的庶子宋恩德,以此瞧来这宋齐明怕是真的废了。

    “走,一道去瞧瞧。”

    洛冰婧与云青石竹三人皆是按照规矩排起了长队,洛冰婧时刻观察着成漪书与宋恩德,生怕错过了二人之间的不规矩。

    洛冰婧眼睁睁的瞧着成漪书与宋恩一道进了万茶楼,心中的好奇心,让洛冰婧略微焦躁。

    待行至那姑娘身旁之时,便领了一方的木牌,这木牌不知是何种材料所制,握在手心之处居然十分舒适。

    “姑娘,这物件如何用,实在惭愧第一次前来万茶楼不知其中规矩,还望姑娘告知才是。”

    派发木牌的姑娘气质端坐,自始自终保持着得体温和的浅笑,柔声开口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