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70章 安元香前来,冰婧唤侧妃

时间:2018-03-30作者:半折扇

    闫姐姐所言她怎会不知,上前握住闫香的玉手,动、情道:

    “闫姐姐婧儿此生能有你与陈姐姐齐姐姐这般知心密友乃是婧儿的福气,姐姐能这般对婧儿坦白相告,婧儿不知该如何言语,才能感激闫姐姐一直的相助之恩。”

    闫香面容微微动容,亦是反握住洛冰婧的玉手,她初开始只是纯粹欣赏洛冰婧的品性,但随着与洛冰婧的往来与相处在加上这段时间所发生之事,二人亦是成了倾心相待的闺中密友。

    待洛冰婧将闫香送出府邸之后,便得知一振奋人心的消息,刘伯庸十日之前作为远洲巡查大人暗访远洲,不料果真在远洲之地发现了铁矿,为此刘伯庸一张奏折将远洲安氏一族与齐安侯府弹劾上请。

    当下皇上震怒将远洲安氏一族全部收监押回京都待审,齐安侯府之人皆被禁足在齐安侯府之中。

    老齐安侯府自安元香被抬入二皇子府第二日便离了京都城继续周游列国游山玩水。

    齐安侯府大厅之中……

    厅中气氛异常诡异,齐安侯老夫人端坐在上首的位置,神态怏怏好似快睡着了一般。

    齐安侯与齐安侯夫人二人则是面色铁青带着毒辣之意,恨不得将远在远洲的刘伯庸给碎尸万段。

    厅中下人皆是战战兢兢,生怕出现一丝纰漏成为主子的出气筒。

    “夫君这该如何是好,这刘伯庸真乃是齐安侯府的煞星,自他回京以来齐安侯府便厄运连连。”

    齐安侯夫人瞠目切齿道,恨不得将那一口银牙给咬碎了。

    齐安侯猛地一拍桌面,道:

    “既然他不仁休怪我不义,娘亲可否劳烦您前去百花园将哪位贵人请出,相救齐安侯府。”

    齐安侯老夫人此时来了精神,眼眸之中却有害怕之色,道:

    “若有可能自救,莫要前去百花园打扰那贵人。”

    那贵人岂是这般好相请的若是惹了贵人的不喜,到时候齐安侯府岂不是更加危机。

    齐安侯夫人坐不住道:

    “娘啊,若能自救夫君怎会让您前去百花园请贵人出山,为了齐安侯府娘亲可否能前去。”

    若是她与夫君能将百花园居住的那位贵人给请出来,他们又怎会在此苦苦哀求娘亲。

    ……

    二皇子府邸……

    侯宏文依旧躺在床榻之上,安元香则是在内室走来走去片刻不停,面容之上皆是担忧之色,焦急万分道:

    “宏文这该如何是好……齐安侯府之人怕是这次要被刘伯庸这个贼人害惨了,虽安氏在远洲乃是一大姓氏可这铁矿又并非是安氏所隐瞒的,刘伯庸定会趁此机会替洛冰婧母女二人出口恶气。”

    侯宏文眼眸微闭,自齐安侯府出事以来,安元香便无时无刻的提及齐安侯府一事,对侯宏文半点不上心思。

    “元香,你放心便是,,我定不会让齐安侯府出事。”

    安元香虽得侯宏文此番保证,可是转念想到宏文现在这副模样连房门都无法出,谈何容易要解救齐安侯府,当下便是念想一转,对着侯宏文急忙道“

    “宏文我已吩咐丫鬟为你煎药,待丫鬟药煎好了便让她服侍你用药,我先行出府一趟前去齐安侯府瞧瞧,娘亲和爹爹会不会一时受不了。”

    安元香打扮妥当妆容得体,便慌慌张张上了马车,只不过马车驶离的放向不是齐安侯府而是太子在宫外府邸。

    ……

    穆府之中洛冰婧先是得知此消息欣喜不已,可转念想到刘伯庸前去了远洲,这安定侯府唯有娘亲一人。

    若是安氏一族之人起了歹心,娘亲岂不是有危险,当下便立即吩咐丫鬟厮前去准备马车。

    一路上洛冰婧提心吊胆,不知娘亲现在如何了,若是安氏一族被逼急了,指不定会遇到何事。

    洛冰婧等人行至安定侯府之时,便有丫鬟厮前来相迎,洛冰婧只稍稍示意便转身进了安定侯府。

    “婧儿你来了。”

    穆氏正在房中刺绣,但见房门处站着之人是谁时,便将手中的活计放下,朝着洛冰婧快速走来。

    洛冰婧眼眸微红眼角微微湿润,道:

    “娘亲,你过的可还好,可要随我一同前往穆府。”

    安定侯府大总管立马上前阻止道:

    “洛姑娘,老奴心知因为侯爷这几日夫人会多少受些影响,但洛姑娘这安定侯府守卫护院皆是上乘之人,能护主夫人周全。”

    大总管这般道了,洛冰婧还有何理由将娘亲给接回去。

    穆氏看着消瘦了不少的洛冰婧,叹口气道:

    “婧儿,若你想让娘亲回穆府,娘亲便随着婧儿一道回去。”

    穆氏虽还未将洛冰婧记起乃是她的子嗣,对洛冰婧的牵挂乃是发自内心。

    京都城之人纷纷收起了尾巴,这牵连甚广,各位官大人亦是恪守尽责,一时间京都城的业绩上升了不少。

    自那一日自安定侯府归来,洛冰婧便心绪不安,终日里彷徨不安生怕娘亲会受到伤害。

    “姑娘,安姑娘求见。”

    守门厮匆匆前来禀报,洛冰婧闻言却是眉头微凝,开口吩咐道:

    “将安元香请进府来。”

    厮得令便迅速朝着院门而去。

    洛冰婧端坐在花厅之中,看着衣着雍容华贵的安元香,不知情之人还会误以为安元香乃是二皇子的正妃。

    毕竟安元香身上所着衣物乃是正室的规格。

    “姐姐真真是好大的架子,妹妹三番五次邀请姐姐前去二皇子府,姐姐对此事不理不睬,今日妹妹前来拜访还望姐姐莫要嫌弃才是。”

    洛冰婧只淡淡轻撇了一眼安元香,开口道:

    “今日心情不错,安侧妃前来拜访我便不将安侧妃赶出府邸,不知安侧妃三番五次下请帖做甚”

    安元香面色微红,扭转脖颈之间洛冰婧瞧见安元香脖颈之处有几处若有若无的红印,可这侯宏文至今无法起身两腿好似废了一般,又怎能与安元香洞房花烛,不知是侯宏文太过饥渴还是安元香另寻他人。

    “姐姐,妹妹前来请姐姐乃是为了姐姐与二皇子,你二人乃是有婚约在身之人,二皇子重伤姐姐难道不应该前去瞧瞧。”

    安元香这般着,便仔细观察起洛冰婧的神情,生怕错过一丝一毫,谁知洛冰婧全然没有反应。

    “安侧妃若是无事还请回吧,我乃是未过门的嫡妻,这般管着二皇子不妥,还望安侧妃替本宫服侍二皇子。”

    洛冰婧左一句侧妃又一句侧妃,将安元香刺的面色微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