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68章

时间:2018-03-28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闻言便直直站起身来,不知这娴淑妃是赞赏还是褒奖,洛冰婧心知这属于后者。

    时间不断流逝,已是过了成婚大典的时辰,众侍卫军还未寻到侯宏文的下落,前来刺杀之人凡被俘虏之人皆是自尽。

    娴淑妃等人自一开始的不急不躁到现如今的慌乱不安。

    侯宇辉亦是眉心紧锁莫不是出了纰漏,今日乃是宏文时时刻刻念及的日子,不可能这般任其错过。

    “回禀皇上,臣等已寻到了二皇子,只不过二皇子已……已去了半条性命。”

    众人闻言皆是震撼不已,娴淑妃整个人站立起身,快步行至前来禀报之人,颤颤巍巍开口道:

    “二皇子现在身在何处,伤势如何,在何处寻到的二皇子。”

    前来禀报之人恭敬有加道:

    “回禀娘娘,二皇子现在已在皇宫之中,由太医院院首御医正在诊治,发现二皇子之地乃是在宋阁老后府门之处。”

    此人此言一出,便将二皇子遇刺之事,全部将箭头指向了太子。

    齐安侯府。

    “姑娘,已过了时辰,这迎亲队伍还未前来,怕是今日二皇子不会前来了……啊……”

    丫鬟还未将话完,安元香便一个耳光甩了过去,一把扯下头顶上的红绸缎愤怒的扔在地板之上。

    她等这一日不知等了多久,却突然发生这般状况,已过了时辰难不成她今日嫁不成侯宏文。

    老齐安侯因着安元香出嫁之日,赶回了京都,这刚刚踏入齐安侯府便见齐安侯府之人皆是战战兢兢。

    “发生了何事?”老齐安侯一路上已听闻今日二皇子遇刺一事,本就担忧他这个徒弟,谁知这齐安侯府居然成了这般。

    二皇子府内。

    当今皇上看了看天色,开口道

    “吩咐下去,将安姑娘抬如入二皇子府邸。”

    洛冰婧不知是哭是笑,怕是侯宏文亦是没有料到今日此局会发生变动,这一石三鸟之计,怕是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

    侯宇辉亦是按耐不住,便不舍的看了一眼洛冰婧转身离去。

    随着天色越来越晚当今圣上已是回了皇宫,娴淑妃本欲留在二皇子府,但不知为何最终随着皇上一道回了皇宫。

    众人本是前来观礼,谁知这礼未观着到受了不少惊吓。

    天色已晚众人纷纷告辞,安元香则是神情呆愣自午后便被抬入了二皇子府。

    与她所想不同,没有八抬大轿没有侯宏文骑着高头大马来迎娶她。

    甚至连个侧妃之礼都未举办,被人一顶软轿抬回了二皇子府。

    这乃是纳妾的仪式。

    ……

    “姑娘,今日可要前去瞧瞧二皇子,毕竟姑娘与二皇子有婚约在身。”

    石竹手中端着的乃是冰梨子,洛冰婧与闫香二人正棋盘厮杀。

    洛冰婧闻言顿住了手上的动作,距离侯宏文遇刺至今已过了半月有余。

    洛冰婧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窃喜,侯宏文本欲算计太子,谁知却是被太子将计就计差一点将性命给搭进去。

    “不去,可是安元香又下来了帖子。”

    洛冰婧拿起一块冰梨子放入口中,不知这安元香又抽的什么风,自侯宏文自皇宫回到了二皇子府,这安元香便一而再再而三的给她下请帖。

    闫香拿起一块放进嘴中十分享受,道:

    “婧儿为何不前去瞧瞧,看一看这安元香打的是什么鬼主意。”

    洛冰婧摇了摇头,道:

    “闫姐姐知我乃是最怕麻烦一人,这安元香邀请我前去二皇子十成则是为了憋闷我打压侮辱我。”

    二皇子府。

    侯宏文早已醒来,只不过腿脚之上皆是刀痕,动上一动便是撕心裂肺的疼,唯有终日间躺在床榻之上。

    安元香眼眸隐晦,手中端着药碗轻轻执起调羹喂食侯宏文汤药。

    “今日妾身依旧给姐姐下了帖子,不知姐姐今日会不会还与前几次一般推脱不前来。”

    侯宏文眼神冰冷,只缓缓道:

    “元香可还心中有气。”

    安元香嗔怪的看向侯宏文,道:

    “有气怎会没气,夫君这般不爱惜自己的性命那一日若夫君就这般去了,妾身定是一道追随夫君而去。”

    安元香泪流满面,至今无法释怀成婚之日所发生之事。

    京都成风云莫测,金玉楼的生意却空前的火爆。

    众人皆是冲着那口脂而去。

    只不过众人手中所得只有了了一两盒。

    这次金满堂依旧不将这口脂当做卖品而是依旧当做赠品。

    只不过这一次与上一次有所不同,送绢花之时乃是采买首饰便相送绢花。

    此次乃是凡购买一千两白银的首饰,便赠送一盒口脂。

    物以稀为贵,金满堂已是让人放出话去,此口脂乃是非卖品数量有限,每个月仅仅相送前十名每人一盒。

    众人听闻此消息皆是纷纷涌进金玉楼,生怕来晚一步,会抢不到这口脂。

    有大方一掷千金的贵女,挑选上万两自个喜欢的首饰,所得十盒口脂。

    此消息一出,险些将众贵女气的吐血,这一月的分列仅仅十盒,还被一人所得。

    因着乃是初次赠送此口脂,金掌柜的在此下达命令,赠品再加十盒,很快这十盒便被采买首饰的贵女一抢而空。

    “姑娘,金玉楼金掌柜的求见。”

    衣着体面的丫鬟面色之上带着喜意,洛冰婧瞧见此情景便知这丫鬟定是受了金满堂的赏赐。

    “将金掌柜的引领至待客厅。”

    洛冰婧看向闫香,道:

    “可随我一道前去会客厅,姐姐用的口脂正是金掌柜的自海外搬来的。”

    闫香此时用的口脂乃是洛冰婧送与她的,当听闻与这风靡京都的口脂有关,当下便是起身道:

    “我倒是前去瞧瞧,将口脂带入京都的是何人,将这物件卖出天价的又是何人。”

    洛冰婧闻言暗自感叹,金满堂不愧是金满堂,敢做常人不敢做之事,这将口脂当做是赠送之物,引着众贵女前去金玉楼采买首饰,一千两的首饰只能得一盒这口脂,若想多采买这口脂便要多采买这首饰。

    若是寻常买一盒口脂仅仅只需几两银子,若是上好的不过几十两银子,若是极好的不过上百两银子,这金满堂却是将这口脂卖出了上千两的价格,甚至是上万两的价格。

    此人正是为了这经商而生,敢做常人不敢想之事,并且能赚到银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