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67章 你有心了

时间:2018-03-28作者:半折扇

    二皇子成亲之日遇刺,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一时间京都城动荡不安。

    二皇子府内。

    当今圣上与宋贵妃二皇子生母娴淑妃三人端坐在上首之位,皇上面色铁青隐隐带着怒气,宋贵妃则是悠闲自乐,唯娴淑妃面色焦急已是哭红了眼眶,梨花带雨娇弱的惹人心疼。

    “皇上,您要为宏文做主啊,今日乃是他人生大喜之日,臣妾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他会遭遇此劫难,现在生死未知臣妾……臣妾……”

    “娘娘……”

    顿时之间喜堂乱做一团,娴淑妃娘娘悲伤过度晕死了过去。

    “这怕是黄道吉日没选对,又或者乃是祖宗责怪坏了皇室规矩,一个妾室怎能担当正妻之礼,妄想以下谋上。”

    宋贵妃抚着手腕上的玉镯淡淡开口道,语气清淡好似在无关紧要之事。

    此话一出,皇上眼眸微变直直的看向宋贵妃,道:

    “你对朕的旨意不满?”

    宋贵妃依旧神色淡然,不紧不慢道:

    “臣妾惶恐,还望圣上责罚,臣妾深知圣上怜惜娴淑妃妹妹,妹妹的要求圣上皆会答应,只不过圣上不觉得此番妹妹依着二皇子的心意,不显的太过胡闹了吗,这将皇室的脸面至于何地,此事可经过太祖太后批准了,若是太祖太后得知不知会不会怪罪圣上的隐瞒。”

    喜堂众人皆是屏住了呼吸,不敢大口喘气生怕惊怒了帝后,这宋贵妃虽自后位被贬至贵妃,但身后的实力不容窥。

    当侯宇辉与洛冰婧出现在喜堂之时,众人皆是面色诡异,这未来二皇子妃前来做甚。

    “叩见皇叔。”

    “臣女叩见皇上、宋贵妃、娴淑妃娘娘。”

    侯宇辉只朝着皇上行了一礼,并未向宋贵妃与娴淑妃请安问礼。

    “起来吧。”

    皇上神态温和,并未显露担忧的模样,宋贵妃则是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洛冰婧,遂笑道:

    “这位便是洛姑娘吧,本宫瞧着洛姑娘长得好生标志带着三分灵动,比之安姑娘不妨多让,不知宏文是如何作想的。”

    当今圣上亦是打量了洛冰婧一番,上一次见到这丫头之时,乃是这丫头受了极重的伤势,整个人病恹恹的,今日瞧了这丫头姿色上乘并不比安家姑娘差,甚至气韵之上要胜过安家姑娘。

    “可有埋怨。”

    洛冰婧心中冷寒,皇上这问话虽未点明,但她知这乃是皇上询问的她,当下便是朝着皇上在此跪了下去,道:

    “不敢埋怨。”

    “好一个不敢埋怨,只是不敢而并非是不怨。”

    当今圣上闻言轻笑出声,洛冰婧却从此言语之中听出一丝冷意。

    洛冰婧俯身跪在大厅之中,道:

    “臣女乃是一女子,所愿只不过乃是夫君能善待与我不会无缘无故丧命臣女便知足矣。”

    洛冰婧此言一出,当今圣上脸面之上才出现一丝愉悦之意,洛冰婧所言为求的便是保命,并非是埋怨对侯宏文以正妻之礼迎娶安元香。

    “洛姑娘真是心胸宽广实在让本宫倾佩,不知洛姑娘可知二皇子若今日以正妻之礼迎娶了安姑娘,你们二人便是不分上下,到时候这府邸该由谁来掌管。”

    宋贵妃轻撇了一眼洛冰婧,本以为是个精明的,没想到是个贪生怕死的,侯宏文都这般折辱她这个嫡妻了,还能这般忍让。

    “二皇子现在生死不知,臣女当下只关心眼前之事,这未发生之事臣女有心无力相顾不能左右。”

    洛冰婧此言一出,众人皆是纷纷摇头,看来是个目光短浅的,就这般性子嫁入皇室,横竖是死。

    洛冰婧心下犯冷,皇上并不担忧侯宏文的生死,难不成皇上知道侯宏文的计策,或者皇上不看中侯宏文这个子嗣。

    院中突然传来一阵骚乱,众人纷纷瞧去,但见一个浑身上下皆是污血之人跌跌撞撞朝着大厅而来。

    但见来人乃是衣着迎亲队伍服侍,全身上下有四五出刀伤还在往外冒着血,来人噗通一声栽倒在地,痛呼道:

    “救……救二……皇子,劫杀……之人乃是……太……太……”

    话还未道完来人便断了气,虽未将意思表达清晰,但众人都已知道此人接下来所为何。

    宋贵妃面色一禀,看向一旁昏死过去的娴淑妃,好深的计谋,好毒的心思不惜自伤八百损敌一千。

    “圣上明鉴,宏武今日乃是陪着太祖太后,怎会派人前来刺杀宏文,定是有人栽赃陷害。”

    皇上只看了一眼,便吩咐下去道:

    “全城搜寻二皇子,将太子先行收监。”

    皇上此言一出,众人皆是纷纷跪伏在地,宋贵妃则是腾的站起身来,只言一句道:

    “臣妾待圣上之心日月可鉴,为何圣上心中却毫无臣妾,若你还将武儿当做你的子嗣便不要伤他。”

    语毕便迅速转身离去,洛冰婧却一时半会摸不着皇上的心思。

    已有府中府医前来为娴淑妃看诊,来也巧这府医乃是在宋贵妃离去后出现的。

    “娘娘,您终于醒了。”

    娴淑妃身边的嬷嬷抹着眼泪道,府医只不过稍稍为娴淑妃查看了一番,这娴淑妃便清醒过来。

    “皇上……宏文可是寻到了?”

    娴淑妃醒来之后第一句话便是询问侯宏文的下落,洛冰婧悄悄抬起脸面正看到皇上看向娴淑妃带有爱慕之意的眼神。

    心下却是不解,若皇上如此宠爱娴淑妃,为何上一世侯宏文争斗的那般辛苦,又为何娴淑妃上一世好要将养年迈的皇上给毒死。

    “柔儿你放心便是,朕定当不会让宏文出事。”

    娴淑妃这才止住了即将掉落的泪珠子,当随着皇上的眼神看到跪在大厅之中还未起身的洛冰婧,便开口询问道:

    “这厅中跪着的是何人。”

    洛冰婧却是心下起疑,这皇上与娴淑妃的态度太过诡异,不去关心生死不知的侯宏文,却有心思言其他。

    “回禀娘娘,臣女乃是镇南侯府嫡女洛冰婧。”

    洛冰婧此言一出,娴淑妃明显身形一怔,好似完全没料到洛冰婧会出现在此地。

    “抬起脸颊让本宫瞧瞧。”

    娴淑妃开口,洛冰婧当然不得不从了,抬起脸蛋眼眸往下生怕冲撞了娴淑妃。

    娴淑妃面色不喜不悲,开口道:

    “起来吧,你有心了前来参加宏文的大婚之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