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65章 遭遇刺杀,京都天变

时间:2018-03-27作者:半折扇

    几人相谈一番便朝着前院行了过去,一路上白云霓几次三番欲言又止引起了穆氏的注意,开口询问道:

    “云霓可是有话要?”

    白云霓飞快的看了一眼洛冰婧,好似担忧接下来的话会被洛冰婧阻止,当下穆氏更是起了疑心,道:

    “云霓但无妨。”

    白云霓忧愁叹息,面容之上皆带着不忍与怜惜,开口道:

    “表姨母可知今日乃是二皇子迎娶安姑娘之日,洛姐姐乃是二皇子没过门的正妻,但二皇子今日逾越了规矩以正妻之礼迎娶安姑娘,这往后姐姐出嫁该行何礼,这二皇子府是该由姐姐这个正室掌管,还是该由以正妻之礼纳娶的安姑娘掌管。”

    穆氏并非蠢笨之人,她已是知道此消息,之所以没有提出乃是怕伤了婧儿,谁知这白云霓实则关心婧儿,却是暗则往婧儿身上插刀子。

    虽婧儿对此桩亲事并不看重,亦是没有将侯宏文放在心中,可侯宏文以正妻之礼纳娶安元香乃是实实在在打婧儿脸面,这往后谁还将婧儿放在眼中。

    “云霓有心了,今日姨母前来便是与婧儿一道前去二皇子府。”

    穆氏心下决定,她不能让婧儿成为这京都城的笑柄,既然二皇子不仁不义,她为何要婧儿背负这些。

    洛冰婧微愣,她可不曾要前去二皇子府,娘亲这般是作何打算。

    “娘亲,你的可是真的,要与婧儿一同前去二皇子府?”

    洛冰婧内心呐喊,她前去二皇子府做甚,难不成好看着侯宏文与安元香此二贱人如愿以偿。

    穆氏神色怜惜看向洛冰婧,微微叹息道:

    “婧儿,娘亲定不会让人害你。”

    白云霓微微低着脑袋,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

    刘伯庸但闻不语,看向白云霓的眼神带有深思。

    待几人用完早膳便启程前去二皇子府,一路上皆是白云霓在旁边叽叽喳喳道个不停,无非就是增加洛冰婧的心气罢了。

    ……荷香院。

    “姑娘今日可真美,老奴瞧这天底下的美人都要比姑娘逊色三分。”

    安元香身着大红嫁衣端坐在床榻之上,已有全福夫人为安元香全礼,现在安心等着侯宏文前来迎亲便是。

    刚才的荷香园热闹非凡,送嫁之人几乎要将这荷香园踏烂。

    “嬷嬷莫要打趣我了,过了今日往后再见嬷嬷的机会便少了,元香实在不舍。”

    安元香眼眸之中流露出伤心的神色,廖嬷嬷乃是娘亲的陪嫁嬷嬷,乃是廖府的家生子待娘亲忠心耿耿更是待她这个主子疼到了心坎里。

    廖嬷嬷眼角湿润,姑娘这般天仙般的人儿给人做妾实在是太过委屈,幸得二皇子真心相待以正妻之礼迎娶姑娘,若非如此她真替姑娘不值得。

    齐安侯夫人正在前院招待前来送嫁的夫人与贵女,她们自荷香园前来,已是为安元香添了福。

    “安夫人可喜可贺,今日乃是安姑娘大喜之日,我听老爷道今日圣上与宋贵妃、娴淑妃娘娘会前去二皇子府为二皇子与安大姑娘主持成婚大典,这真真是天大的福分。”

    齐安侯夫人闻言便是面色得意,元香虽未侧室不假可真按照的却是迎娶正室之礼,不仅如此圣上与宋贵妃、娴淑妃前来主持更是将元香在皇家地位给生生抬高越过了洛冰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皆是阿谀奉承,直将齐安侯夫人哄的飘飘欲仙。

    ……

    侯宇辉看着眼前身穿大红喜袍之人,心中异常愤怒,开口道:

    “你果真还是这般做了,你可将她当做了你的嫡妻,你这般折辱她将她至于何地,你可知她已成了全城的笑柄。”

    侯宏文背手而立,神情淡然平稳道:

    “父皇已为我定下一月之后便是我迎娶洛冰婧之时,待那日我便身体不适,还望宇辉能替我迎亲替我拜堂,今日乃是我这些年心中的执念,宇辉权当全了我这些年的执念可好。”

    语毕便不理会侯宇辉的反应转身大跨步离去。

    侯宇辉呆愣在原地,脑海之中一直徘徊你替我迎亲替我拜堂,若成亲之人真的是他,他愿舍弃一切换来她。

    迎亲的队伍乃是按照皇子大娶之礼所安排的,但见侯宏文身骑高头大马器宇轩昂面容之上挂着激动之色。

    队伍自起首到尾后正正有西雀街那么长,声势浩大锣鼓喧天,队伍两侧各安排八名喜婆子,各自挎着花篮,只不过这花篮之中装的并非是花而是一枚枚铜钱。

    喜婆子抓起一把便扬手朝着人群撒去,此铜钱乃是喜钱为新郎新娘积德添福。

    不少百姓皆是面露喜悦之色,恨不得天天有皇子娶亲。

    待洛冰婧等人行至白虎街时便听闻那吹吹打打的锣鼓之声,穆氏面色低沉,白云霓此时倒是安静下来,洛冰婧依旧闭目养神不理不睬,唯刘伯庸开口道:

    “今日圣上与宋贵妃、娴淑妃一道前来为二皇子主持成婚大典,今日莫要冲动。”

    穆氏面色依旧低沉,她虽是记不得以往,可这骨血之中的血脉是忘也忘不掉的,今日若是皇上等人前来,更是打婧儿脸面。

    白云霓则是哑然道:

    “呀!这天家是要做甚,这可是明着捧安姑娘,这洛姐姐到时可还有地位可言。”

    洛冰婧与穆氏皆未出声,刘伯庸自始自终都未曾搭理过白云霓,当下白云霓便面色讪讪。

    “不好了,西雀街二皇子的迎亲队伍遭遇刺杀。”

    自马车外传出一声惊慌失措之声,洛冰婧几人闻言皆是纷纷下了马车。

    话之人乃是一贵公子,此人此时满身的血污十分狼狈,刘伯庸上前一把扶住此人,开口询问道:

    “二皇子现在如何了,可有受伤。”

    但见那公子点了点头,道:

    “二皇子死活不知。”

    洛冰婧几人闻言皆是心中一惊,今日敢行凶之人无非就是太子等人,可洛冰婧转念一想又事感蹊跷,太子等人若是如此敢明目张胆刺杀侯宏文,不是告知世人行凶之人是谁。

    洛冰婧可不认为侯宏武等人这般没脑子,白云霓则是一惊一乍道:

    “青天白日之下,是何人如此猖狂,居然敢当街刺杀二皇子。”

    穆氏则是面色之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放松,刘伯庸面色一禀,看来这京都的天要开始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