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64章 死皮赖脸上赶着

时间:2018-03-26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闻言仰躺下去继续眼眸微闭梦周公去了,侯宏文迎娶安元香是迟早之事,她本就知道这成婚之日,她为何要着急。

    云青与石竹见姑娘这般沉的住性子,不知该如何是好,真真是应了那句皇上不急太监急。

    “洛姐姐可起身了。”

    洛冰婧与云青石竹三人听闻此言皆是心中不喜,奈何被逼无奈。

    自那日洛冰婧回府之后,谁知这白云霓便寻上门来,要在穆府之中做客。

    洛冰婧百般推脱奈何这人好似听不懂一般,强行住进穆府之中。

    “白姑娘您点声,姑娘还未醒来。”

    还未待白云霓进了内室,云青与石竹二人则是相迎了出去。

    白云霓依旧面露浅笑,眼眸之中却是隐藏着一丝恼意。

    “你们二人是怎么做奴婢的,可是忘记提醒姐姐今日乃是二皇子八抬大轿迎娶安姑娘之事,姐姐能这般忍让让二皇子等人肆意羞辱。”

    白云霓故意将声音提高,为的便是让内室之中不知是真为起身还是假未起身的洛冰婧听的一清二楚。

    “白姑娘所可为真,二皇子真要八抬大轿迎娶安元香。”

    云青与石竹皆是震惊无比,白云霓见此情景便继续道:

    “当然为真,这话可是二皇子在生辰之宴上告知众人的,呀你瞧我只顾着与洛姐姐相熟络的,到了今日才想起将此事告知洛姐姐,真真是该打。”

    着便是神情懊悔自责,洛冰婧已在内室将白云霓所言听的清清楚楚,当下便是起身唤道:

    “云青、石竹可是云霓妹妹来了,将妹妹请进来。”

    这厢洛冰婧话音刚落,白云霓便自外应道:

    “是妹妹前来叨扰姐姐了,不知姐姐昨晚睡的可好”

    着便进了内室,当瞧见洛冰婧还未起身之时,便是惊讶道:

    “姐姐为何还不起身,今日乃是二皇子与安姑娘成婚之日,难不成姐姐不想去瞧瞧。”

    云青与石竹皆是跟进了内室,暗自责怪道这白姑娘这乃是来做客的,这分明是时时刻刻来给姑娘添堵来了。

    “姑娘,怕是洛姑娘给忘了。”

    有什么样的主子便有什么样的奴才,话之人乃是白云霓的贴身丫鬟香儿。

    洛冰婧冷眼看了一眼香儿,唤道:

    “云青为我更衣。”

    石竹则是前去为姑娘打来洗漱水,白云霓早在进入穆府之时便被洛冰婧闺房之中的镜子给迷住了,一日几次前来皆是要观上一观这镜子。

    “姐姐,你这镜子还有你那口脂是从何地采买的,妹妹瞧着甚是心喜。”

    白云霓可不仅仅是看中了洛冰婧闺房之中的镜子,亦是看上了洛冰婧所用的口脂。

    金玉楼还未开始售卖口脂,不是端着而是至今所做出的成品少之又少。

    洛冰婧漫不经心道:

    “这镜子乃是娘亲的陪嫁之物,若是换作寻常之物妹妹这般心悦,姐姐定是要忍痛割爱,奈何此物乃是娘亲所赐之物不可转让,这口脂妹妹若是喜欢过几日金玉楼便有售卖,妹妹可前去瞧瞧。”

    白云霓会以为她这般明显暗示讨要这两物件了,洛冰婧会毫不犹豫的给她,谁知这洛冰婧居然会是这般气之人。

    当下便是微微气馁道:

    “姐姐真是好福气,表姨母能为姐姐留下这般物件,真真是羡煞她人,这金玉楼可是姐姐府邸的铺子,不知妹妹前去会不会有优惠。”

    白云霓初入京都之时,便已听闻金玉楼的大名,此店铺的金银玉器首饰皆是上乘,款式新颖别具一格。

    洛冰婧洗漱完毕,看着白云霓魅惑人心的脸面,道:

    “妹妹这般便见外了,金玉楼乃是母亲的铺子,妹妹前去定是会有优惠。”

    白云霓闻言脸都绿了,洛冰婧可真真是家子气的厉害,就不能大大方方的任她挑选不收一两银钱。

    洛冰婧怎会不知白云霓的心思,她偏偏不如她的心思,白给了白云霓乃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一个时时刻刻给她添堵之人,她岂会便宜了她。

    “姑娘,夫人与安定侯回府了。”

    衣着体面的婆子,满面皆是欣喜,兴冲冲前来禀告。

    洛冰婧闻言便是欣喜道:

    “可进了府邸。”

    婆子点点头道:“已经了穆府,此时正朝姑娘院落走来。”

    洛冰婧顷刻间便出了内室朝着院中相迎出去。

    白云霓眼眸微闪,遂一道紧跟洛冰婧出了闺房。

    “婧儿,你可还好?”

    穆氏眼眸发红,瞧着几日不见便消瘦沧桑了不少的女儿,心底升起一丝心疼。

    安定侯亦是怜惜的看了一眼洛冰婧,二皇子今日逾越了规矩要八抬大轿前去迎接安元香,此礼乃是迎娶正妻之礼。

    洛冰婧刚才听闻白云霓所言侯宏文要以正妻之礼迎娶安元香之时,便知娘亲与安定侯为何前来,当下便是心中动容。

    “娘亲,女儿无事,娘亲与侯爷还未用过早膳吧,婧儿立马吩咐大厨房做些娘亲爱吃的。”

    “洛姐姐,这可是表姨母?”

    白云霓适时插话询问道,穆氏看向白云霓微微不解,道:

    “这位姑娘是哪位大人府上的。”

    白云霓浅笑嫣然道:“回姨祖母,我乃是定西侯嫡次女,我祖母乃是靳国公府嫡长女。”

    穆氏闻言便是神色热络道:

    “原来是云霓,你祖母可是进了京都。”

    白云霓亦是十分热络上前握住穆氏的手道:

    “回表姨母的话,我乃是随同父亲一道进京,祖母没有前来,在府上叨扰几日还望表姨母莫要嫌弃才是,今日初见表姨母,便被姨母的天人之姿给看呆了,我道是洛姐姐为何长得这般如花似玉,原来皆是因为表姨母。”

    白云霓嘴口好似摸了蜂蜜一般,穆氏则以为婧儿能让白云霓住在府上二人关系定是不差,能入得婧儿眼缘的姑娘,品行亦是不会差,不过这丫头嘴口太甜,让人生不出多少喜爱之意,只温文尔雅道:

    “云霓过谦了,真是个好孩子,在府中住的可还习惯,可还适应这京都的天气。”

    洛冰婧亦是瞧出娘亲眼眸之中的不喜之意,她刚才还担心娘亲会被哄骗,谁知娘亲会观察的如此深邃仔细。

    白云霓娇俏明媚,微微颌首道:

    “姨母,我在贵府中已是习惯,并没有不适应之处,这京都城的天气与西北极其相视并无大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