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61章 为未婚夫庆生辰

时间:2018-03-25作者:半折扇

    “回禀姑娘,乃是靳国公府靳五爷的嫡女潋姑娘。”

    洛冰婧闻言便是起身相迎出去,来人乃是靳潋她二人虽只有一次相识相聚,但二人甚是心意相同志同道合,若靳国公府的几位姑娘,唯有靳潋是个能合得来的。

    靳潋已被婆子引致回廊之处,但瞧见前来相迎的洛冰婧之时,便是神情激动,开口唤道:

    “婧儿,好妹妹许久不见不知婧儿怪不怪我。”

    洛冰婧已行至靳潋身前,上前便是握住靳潋的玉手,眼眸微红道:

    “潋姐姐,妹妹又怎会怪罪姐姐,事发至此是谁也没料到之时,不知外曾祖母可还好?”

    洛冰婧心下酸涩,外曾祖母待她们母女这般好,谁知会发生靳英公夫人一事,即使外曾祖母有心帮扶她们,但也的念靳国公府子嗣。

    靳潋握了握洛冰婧的柔荑,心中亦是发涩,今日她前来乃是告知婧儿外曾祖母离京一事,当下便是艰难开口道:

    “婧儿,曾祖母已经为三姑祖母举办了忌辰,此礼乃是在国光寺举办,后日曾祖母便要离京,我今日前来便是告知婧儿此事。”

    洛冰婧心下微酸,外曾祖母已经为外祖母举办了忌辰,却是没有通知她与娘亲,不知外曾祖母可是对她与娘亲失望透顶了,外曾祖母这一世难不成会与前一世一般离开京都城,当下便是急切询问道:

    “外曾祖母为何离京。”

    洛冰婧并没有询问为何为外祖母举办忌辰没有唤上她与娘亲,她深知乃是无可奈何之举,毕竟刚刚发生了靳英公夫人一事,多少靳国公府之人瞧见她们母女都会有心结。

    靳潋面色犹豫,不知该不该开口告知婧儿,洛冰婧见此便是试探询问道:

    “可是与我和娘亲有关?”

    靳潋低叹一声道:“曾祖母离京乃是被逼无奈,曾祖母将墨玉赐给了你一直是靳国公府之人的心病,又加上曾祖母对你和表姑母的相护,趁着二伯母一事大伯父几人便联手逼迫曾祖母离京,否则便要对你们母女不利。”

    果真是因为她与娘亲,当下便更是愧疚外曾祖母对她们的一番慈爱之心。

    靳国公老夫人被迫离京之事,更是加剧了洛冰婧要变强大的决心,外曾祖母虽身份地位皆是高高在上又与当今太祖太后乃是手帕之交,可即使如此依旧逃不过被钳制的命运,靳国公府之人乃皆是她的子孙后代,她只能委曲求全守护住想守护之人。

    “是我愧对外曾祖母,若非因为我外曾祖母这般年纪还要被迫离京。”

    洛冰婧自责懊悔,靳潋则是心疼的看着洛冰婧,开口劝道:

    “婧儿你莫要自责,此事并非皆是因为你,皆怪靳国公府之人太过贪婪,若不是有曾祖母他们又怎会过得这般安逸,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曾祖母离开京都不外乎是一件好事,最起码不会被靳国公府的幺蛾子所烦心。”

    二人行至花厅之时,靳潋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洛冰婧心疑难不成潋姐姐还有其他事瞒着她,当下便是开口询问道:

    “潋姐姐可是还有相瞒婧儿之事,潋姐姐可是与我有关之事,或者是与娘亲有关之事。”

    靳潋见洛冰婧询问,实在不好隐瞒,此事迟早是要天下皆知的,婧儿知道乃是早晚之事,当下便是开口道:

    “二皇子要与靳国公府联姻,大伯已与二皇子商议妥当,靳怡将漪侧妃的身份进入二皇子府。”

    洛冰婧面色平静,靳怡上一世便嫁给了侯宏文,这一世只不过是按照前世的轨迹在运行,唯有不同的便是这一世安元香会进入二皇子府,而不是数年之后被侯宏文金屋藏娇。

    “婧儿,你可是心中气恼,别憋坏了身子。”

    靳潋见洛冰婧迟迟不语便开口道,洛冰婧微微一笑道:

    “潋姐姐,婧儿可不是吃醋拈酸之人,任他侯宏文纳几房妾室都与我无关,潋姐姐放心婧儿才不会因着这些无关紧要之人气坏了身子。”

    靳潋唯有叹息。

    洛冰婧起身道:“潋姐姐今日可是要去二皇子府。”

    靳潋微微摇了摇头道:“今日我便不去,婧儿你要当心靳怡与靳长易,她们二人已是前去了二皇子府。”

    待洛冰婧送走了靳潋之后,便动身前去二皇子府,却是被靳潋一番话给提醒了,她今日何止要当心靳怡与靳长易,她要当心对侯宏文有爱慕之心的一切贵女子,谁让她是侯宏文的正牌嫡妻。

    一路上马车行驶的非常缓慢,因为今日京都城乃是马车横行,皆是朝着二皇子府方向前去。

    “姑娘,幸亏今日姑娘前来的早,否则不知能在日落之时能否赶到二皇子府,不知二皇子这生辰之礼邀请了多少贵人,瞧着阵势怕是二皇子府要拥挤不堪。”

    洛冰婧闻言皆是低声失笑起来,道:

    “石竹你就将心给放在肚中便是,这二皇子府可宽阔不少,就算这整个京都城的贵人都前去了亦是能盛的下去还绰绰有余。”

    。。

    待马车停稳之时,便听闻一道娇俏之声:

    “可是洛姑娘?”

    洛冰婧闻言微微拧眉,吩咐石竹掀开马车帘,待看到话之人时微微怔愣,这女子好生貌美。

    身姿纤细若轻鸿,眉眼似画朱唇泛着淡淡的粉嫩之色,有眼之下乃是一枚殷红的美人泪,魅惑之中又带着娇怜。

    “正是,不知姑娘是哪位大人府上的。”

    洛冰婧并不认得此女子,前世今生都未曾相见过这般惊艳的人儿。

    但见那女子闻言,便是露出一抹迷人的浅笑道:

    “洛姐姐,我乃是定西侯嫡次女白云霓,你我乃是表亲,我祖母与你外祖母乃是一母同胞嫡亲姐妹。”

    洛冰婧闻言便是自马车之上下来,行至白云霓身前,温和笑道:

    “表妹真真是犹如天仙一般的人儿,不知姨祖母可曾进京。”

    她的这位姨祖母乃是了不起的女子,外曾祖母的嫡长女,下嫁于当时的西北大将军现在的老定西侯。

    姨祖母与外祖母简直是两个天地之人,姨祖母才名在外却性子狂傲一般公子入不得姨祖母之眼,据传闻太上皇早年曾倾心过姨祖母,奈何姨祖母不喜文弱之人。

    白云霓前世不曾前来过京都城,今生不知白云霓此番前来为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