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60章 白花花的银子

时间:2018-03-24作者:半折扇

    镇南侯老夫人与镇南侯二人暗自得意,殊不知皇室最容不得的便是脚踏两只船,当今圣上更是不能容忍一个臣子在他子嗣之中任意挑选。

    洛冰婧等人回到了穆府,便被门房厮告知金玉楼的掌柜的求见,现已在待客厅等候。

    洛冰婧看向云青吩咐道:

    “你先莫跟着我,将墨锦安排妥当寻府医为墨锦瞧瞧,待墨锦安稳了你在前去寻我。”

    云青领命,与丫鬟婆子一起将墨锦抬回了后院住处。

    洛冰婧身心疲惫,但想到金满堂此次乃是自海外归来,指不定会给她带来意外之喜,当下便拖着疲惫的身躯朝着待客厅而去。

    当洛冰婧行至待客厅看到厅中所放置之物时有些微怔,看着那方不知是不是铜镜的镜子中的少女,欣喜若狂。

    “金掌柜的,这是何物,这可是铜镜,我平生第一次瞧见这般清晰的镜子。”

    洛冰婧跑上前,对着这一人高的铜镜爱不释手,镜中的人儿好似另外一个活生生的她,这媚眼这身姿分毫不差清晰可见,不似她闺房之中的铜镜总有那么几分朦胧之意。

    金满堂面容之上带着心满意足,东家喜爱这物件便好,当下便是拱手道:

    “回东家,这物件乃是在下自海外为东家带来的,这物件名唤玻璃镜不是铜镜,东家喜爱便好。”

    洛冰婧从未听闻过玻璃,前世她贵为太后皇后之时都未曾听闻过此等物件,当下便是不解问道:

    “这玻璃可是琉璃?这物件你带回了多少,准备买多少银两。”

    金满堂上前两步,为洛冰婧解惑道:

    “此玻璃并非琉璃,这物件乃是海外人所用,因着东西极其昂贵在下只为东家带回了一件。”

    洛冰婧暗自感叹道,这世间之大无奇不有,怕这京都城乃至整个国仅有她一人有着玻璃镜吧。

    “金掌柜的有心了,不知金掌柜的此番出海有何收获。”

    洛冰婧已吩咐下人将这玻璃镜好生受了起来,看向金满堂询问道,她十分倾佩金满堂的大胆,出海之人皆是担着性命之危,据她所知凡是出海之人能活着回来的只有寥寥几人。

    金满堂自怀中掏出一做工精致的银盒,洛冰婧身为女子只一眼便被这盒子所吸引住了。

    金满堂不紧不慢将这锦盒打开,一股淡淡的清香四散开来,洛冰婧疑惑道:

    “这是口脂?为何这般鲜艳清香。”

    金满堂所拿之物正是口脂,只不过此口脂非比口脂。

    当下金满堂在洛冰婧的注视下,清浅摸了一点涂于唇上,但见金满堂的朱唇鲜艳之中带着润通,整个人都添了一份异彩。

    当下洛冰婧便是眼眸发亮,道:

    “你带回来的可是此物,若是世家女子瞧见了定是要将金玉楼的门槛给踏破了。”

    洛冰婧好似看见无数银子朝她飞来,她并非是爱财之人,但她深知一个国不仅仅是需要权更需要经济命脉更需要银子。

    她与娘亲若想立足不被人欺辱便要有让人不敢动她一分一毫的立命之本。

    金满堂正是她所寻的立命之本。

    金满堂将银盒献给了洛冰婧,开口道:

    “在下只带回了一盒。”

    洛冰婧闻言则是傻了眼了,这厮带回一盒是要做甚,还未她询问出声,便闻金满堂接着道:

    “在下将会这手艺的匠人以及配方给带了回来。”

    洛冰婧幽怨的眼神直直的看向了金满堂,这厮居然敢瞧她笑话。

    “既然如此,金掌柜的便看着办吧,这东西乃是金掌柜的所寻,所赚钱财便五五分成可好。”

    洛冰婧此言一出,金满堂则是立马惶恐道:

    “莫不是在下有冲撞东家的地方,在下乃是东家之人,怎敢与东家五五分成。”

    洛冰婧失笑开口道:

    “金掌柜的安心便是,我虽为东家不假,可这钱财皆是金掌柜的所赚,金掌柜的拿着便是。”

    金满堂对着洛冰婧跪了下去,没在继续推迟,叩谢道:

    “东家的大恩大德金满堂铭记在心。”

    待金满堂走后,石竹便忍不住开口道:

    “姑娘可真真是大方,这金掌柜的乃是姑娘的属下,为姑娘做事是理所应当之事,姑娘这般就将白花花的银子送了出去。”

    石竹肉疼不已,这白花花的银子就怎么被姑娘给糟蹋了。

    洛冰婧却是浅笑不语,金满堂是何人,未来堂堂的皇商富可敌国之人。

    她今日只不过是恩惠罢了,为的便是让金满堂心生感激之意。

    ……

    次日寅时洛冰婧便已起身,今日乃是侯宏文那厮的生辰,又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

    “姑娘,天色还早姑娘何不在休憩一会。”

    云青与石竹打着哈哈走了进来,洛冰婧立于镜前瞧着镜中的少女,她的一举一动皆被镜中之人所展示给她,一个蹙眉一个浅笑。

    “为我梳洗更衣,今日便涂金掌柜的献上的口脂。”

    洛冰婧毫无睡意,自昨晚起她便烦心不已,侯宏文前世没有迎娶安元香她便过的十分憋屈。

    若是今生她依旧逃脱不掉嫁与侯宏文的命运,岂不是要整日里与安元香斗个你死我活。

    待洛冰婧一切收拾妥当便静坐在闺房之中神游太虚。

    娴淑妃不知今日会不会前去二皇子府,若是去了不知娴淑妃会不会与上一世一般自第一眼起便不喜她。

    今日安元香按规矩理应不能前去二皇子府,可安元香岂是那守规矩之人,再加上那些莺莺燕燕她便头疼不已。

    “姑娘,这生辰之礼姑娘可是确定了要送二皇子这荷包。”

    云青在此询问洛冰婧,看着锦盒之中的荷包,云青乃是愁云满面。

    洛冰婧闻言又自碎银八宝箱之中拿出一枚金裸子放进荷包之中,道:

    “这厢便好了,这荷包之中可是有一枚金裸子。”

    云青与石竹皆是满头黑线,这金裸子乃是赏赐给下人的,岂有当做贺礼送人的。

    待用完早膳,便有丫鬟匆匆来禀道:

    “姑娘靳姑娘求见。”

    洛冰婧闻言蹙眉道:

    “登府拜访的是哪位靳姑娘,可知其名讳。”

    自靳英公夫人一事,靳国公府便好似断绝了与穆府一切的关联,就连母亲失忆都未有人前来探望一番,外曾祖母亦没有派人前来。

    她曾派人前去靳国公府,谁知却是被告知靳国公府正在丧期不宜待客,不知今日登门的会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