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58章 一记耳光一两金子

时间:2018-03-23作者:半折扇

    侯宏文生辰宴洛冰婧亦是收到了请柬,洛冰婧微微发愁,这乃是一场鸿门宴不知该不该前去。

    “姑娘,明日便是二皇子的生辰了,不知姑娘打算送二皇子何物。”

    云青与石竹亦是发愁,她们姑娘可是一直没打算前去二皇子府,更没有提前为二皇子准备生辰之礼,这请柬下了,这礼该如何送才好。

    侯宏文最想要的便是那个位置,她送他什么他都不会在意更不会去查看。

    洛冰婧可不想破费银钱送一个两厢厌恶之人,当下便是对着云青开口道:

    “我记得你前几日绣了几款荷包,挑选一个精致的放在锦盒之中,明日我便送这荷包。”

    云青与石竹闻言皆是一头黑线,姑娘这也太随意了。

    一个婆子急慌急忙的闯了进来,噗通一声便朝着洛冰婧跪了下去,焦急道:

    “姑娘……姑娘大事不好了,墨锦不见了。”

    洛冰婧闻言腾的一下站起身来,墨锦虽身子骨已无大碍,但却时常发癫,墨锦不见了能去哪,当下便是开口吩咐下去:

    “快寻墨锦,怕是墨锦又发癫了。”

    洛冰婧此时恨得牙痒痒,墨锦之所以变成这般,还不是镇南侯老夫人与水姨娘等人所赐,看到墨锦现在的模样,洛冰婧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水姨娘。

    穆府之人纷纷出动,将穆府翻了一个底朝天已未寻到墨锦的下落,当下众人便慌了心神。

    墨锦乃是为了夫人才会变成这般,若是墨锦出了事,姑娘定会自责不已。

    正值此时,一个厮进了穆府此人洛冰婧乃是认得的,乃是镇南侯府在娘亲院中当值过的门房。

    但见那厮噗通一声朝着洛冰婧跪了下去,脸面之上皆是祈求之色,道:

    “二姑娘,您救救墨锦吧,您快去镇南侯府瞧瞧,水夫人要将墨锦给杖毙了。”

    洛冰婧闻言便是心猛跳起来,墨锦居然回了镇南侯府,水姨娘太过歹毒居然连一个痴傻之人都不放过。

    当下便是吩咐奴仆准备了马车,云青与石竹本欲劝姑娘,你伤势未愈,此番折腾定是伤身,但思及关于墨锦性命,当下二人便是万分心护在洛冰婧左右。

    当洛冰婧一行人行至镇南侯府之时,便被守门厮给阻拦下来。

    洛冰婧心下着急,便大手一挥身后护卫齐齐上前将镇南侯府守门厮钳制住,一行人便浩浩荡荡进了镇南侯府。

    镇南侯府中的护卫虽是瞧见了,但并未对洛冰婧多做阻拦,二姑娘终归是府上的姑娘,不是他们这些奴仆得罪的起的。

    洛冰婧行色匆匆,那厮并未言明水姨娘等人是在何处杖责的墨锦。

    刚刚踏步进入后院,便闻见一声声惨叫之声,但闻道:

    “夫人救我夫人救奴婢……”

    洛冰婧强忍着身子上的疼痛,更是加快脚步朝着墨锦所喊方向行了过去。

    还未刚刚踏进后院,便瞧见让她红了眼眶的一幕,水姨娘真真是该死。

    但见墨锦被两个婆子按压在长凳之上,一厮执着长板一下下打在墨锦臀部。

    最是可恨屈辱的便是,墨锦被脱下了长裤与亵裤,赤果着被杖打。

    这若是神志之人,受此屈辱定当咬舌自尽,这乃是毁了墨锦的名节。

    水姨娘正端坐在楠木靠椅之上,手中端着一杯清茶闲情逸致的看着墨锦被行刑,心中不出的恣意与畅快。

    “住手。”

    洛冰婧大喝一声,几乎是冲过去的,上前便是扬起手臂对着水姨娘掌掴过去,也不知那来的气力,接连打了水姨娘数十个耳光方才停手。

    云青与石竹早已上前挡住水姨娘的随从,洛冰婧所带来的丫鬟婆子与护卫则是上前三五个婆子将压制墨锦的两个婆子给推翻在地,几个丫鬟则是上前急忙为墨锦穿上亵裤与长裤。

    水姨娘面色红肿,嘴角隐隐流出血迹,这还未回过神来,不可思议的看向洛冰婧,道:

    “你,你,你居然敢掌掴我,贱人看我不撕碎了你。”

    水姨娘犹如疯子一般,弹起身来朝着洛冰婧扑了过去。

    跟随前来的婆子则是时刻防备着水姨娘等人,但见此形势立马挡身在洛冰婧身前。

    霎时后院乱做一团,镇南侯府之人与穆府之人皆是虎视眈眈的看向对方。

    “穆云水,今日我定要让你百倍奉还。”

    洛冰婧急红了眼,当下便是面色阴沉,作势要上前。

    云青与石竹则是连连阻拦道:

    “姑娘,你莫冲动。”

    洛冰婧怒吼一声道:

    “今日无论是镇南侯府之人还是穆府之人,谁若是掌掴穆云水一记耳光,我便赏金一两。”

    众人闻言皆是眼眸发亮,这可是金子并非是银子,他们之中很多人这一辈子甭想赚到金子,更何况是一记耳光便是一两金子,这十几个耳光便是十几两金子。

    不仅仅是穆府皆动了心,连带着镇南侯府之人亦是动心不已,但碍着水姨娘乃是他们的主子,除非他们不要命了胆敢掌掴水姨娘。

    当下便见穆府之人蜂拥而至朝着水姨娘而去,镇南侯府之人则是上前阻拦,就连平日里瘦弱的丫鬟在金子的诱惑之下,居然一人能打俩。

    镇南侯府之人皆是气息蔫蔫了,毕竟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金子成为他人的。

    与穆府仆人相比起来,镇南侯府之人则是差上许多。

    但见一个婆子冲破突围,嘴里念念有词道:

    “一记耳光一两金子,一记耳光一两金子,今日我老婆子发达了。”

    着便眼眸发亮,扬起肥厚的手掌便朝着水姨娘掌掴过去,嘴里喊道:

    “金子,金子金子……”

    水姨娘闪躲不及,被婆子一个耳光打翻在地,婆子暗自懊恼她力气使的大了一些,当下便要去拉扯水姨娘。

    就在此时一个护卫冲了过来,怒瞪了婆子一眼,惊吓的婆子立马连连后退,误以为此人乃是镇南侯府之人,谁知那护卫一把拽起水姨娘,上前便是左右开弓掌掴了水姨娘两记耳光,直将水姨娘打的晕死过去。

    这护卫本欲在掌掴水姨娘,便扯着昏死过去已看不出原本面貌的水姨娘扬起手臂,就在此时镇南侯闪身而来,一脚将那侍卫踢飞,迅速一把扯过水姨娘,将水姨娘紧紧搂在怀中,低喝道:

    “尔等莫不是不要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