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57章 拉开序幕

时间:2018-03-23作者:半折扇

    “夫人,姑娘回府了……。”

    当下齐安侯夫人便是面色一喜,再三确认道:

    “可是真的,快回府邸。”

    罢便迅速离去,留下傻眼的洛冰婧等人。

    洛冰婧并未听到那奴仆的是什么,但瞧齐安侯夫人这般火急火燎神色欣喜,怕是安元香回了齐安侯府。

    “姑娘,这齐安侯夫人未免欺人太甚,她这是将姑娘当做了什么,想打便打想骂便骂,真真是气煞了奴婢。”

    云青面色愤怒,石竹则是接过话来,道:

    “齐安侯夫人乃是脑子有病之人,与她计较气大伤身,便将她当做疯狗一般。”

    洛冰婧却是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味,这安元香失踪的太过巧妙,这回来的又真是时候。

    安元香乃是齐安侯府的嫡长女,又是齐安侯唯一的子嗣,这齐安侯府怎会如此松懈让他们府上的宝贝疙瘩在上香的途中失踪。

    再过一日便是侯宏文的生辰,安元香失踪了几日归来之时便在侯宏文生辰前一日出现,岂不是在昭示着什么。

    炎炎夏日,洛冰婧瞧了瞧日头当下便是缩回了闺房,这还未在院中待半个是出去,便亦是香汗淋漓,此时洛冰婧十分怀念当太后之时,番邦供奉的冰蚕丝衣衫。

    “姑娘,闫姑娘前来探望姑娘了。”

    石竹这厢刚刚禀报完毕,便闻院中响起脚步声。

    洛冰婧正十分枯燥乏味,当下便来了精气神,便要起身相迎。

    “婧儿,你身子骨还未痊愈,怎地如此不知爱惜,还不赶回上榻休息。”

    闫香快走两步,经过这半月的相处二人已是十分熟络。

    “闫姐姐,婧儿身子骨已是大好,在不活动活动,婧儿怕是要废了。”

    洛冰婧与闫香二人相视一笑遂端坐在贵妃榻上。

    “石竹,你去将冰上的雪梨端上来。”

    洛冰婧吩咐道,闫香会心一笑这丫头是个心细的,那一日她只不过了你府中的冰梨子真是香甜爽口,这丫头便将此事记在心上,每每她前来,婧儿总会为她备上一份冰梨子。

    想起今日父亲所讲,闫香叹息一声,洛冰婧闻声便开口道:

    “闫姐姐,可是有心思?可否告知婧儿,让婧儿为你解疑。”

    闫香微微迟疑,神色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告知婧儿。

    “若闫姐姐不便开口,便将烦心事抛掷脑后,闫姐姐今日的冰梨子比往日的更是香甜。”

    洛冰婧遂转移话题,以免闫香不适。

    闫香闻言心中有愧,罢了罢了还是告知婧儿,毕竟这事关婧儿,当下便是微叹道:

    “婧儿,安元香回来了,只不过哎……只不过……”

    闫香终究是不知该如何开口告知婧儿,毕竟不知婧儿会如何作想,洛冰婧见闫香欲言又止当下便是开口道:

    “莫不是事关于我,闫姐姐一一道来便是。”

    闫香心中已将安元香与侯宏文骂上万遍,当下便是道:

    “安元香她并非是失踪了,而是与侯宏文二人双宿双飞过了几日神仙般的日子,二人好生不要脸,皇上已下了圣旨将安元香赐给侯宏文做侧妃,三日之后二人便成婚。”

    洛冰婧闻言面不改色,丝毫没有波澜,闫香见此接着道:

    “安元香相救了娴淑妃,不知是真是假,陪着娴淑妃在庵堂之中养伤,侯宏文则是在一旁侍疾,不知为何二人便生米煮成了熟饭,娴淑妃特请旨让皇上将安元香赐给了侯宏文。”

    洛冰婧闻言却是心中冷笑,这娴淑妃乃是当今圣上的宠妃,虽被罚但依旧是当今圣上的心头肉,虽是清修不过是换了另一种悠闲的活法,怎会轻易受伤还如此巧合被安元香所救,这未免太刻意了些。

    既然这安元香乃是在庵堂之中陪娴淑妃养伤,为何不派人告知齐安侯府她的所踪,让人误以为她乃是失踪被害,在京都城引起轩然大波,为的不过是让此件事让众人皆是知晓罢了。

    侯宏文、娴淑妃、安元香三人可真真是好算计,一箭多得即成全了侯宏文与安元香的相思之意,又相助娴淑妃重回宫中。

    “闫姐姐,是不是娴淑妃娘娘已被皇上接回了后宫。”

    洛冰婧十分确定道,闫香闻言当下便是点头道:

    “婧儿,你是如何知晓的,娴淑妃今日已被接回了皇宫。”

    洛冰婧冷笑不已,她道是安元香失踪的巧妙,果真不出她所料,这其中一步步皆是算计。

    “婧儿,这皇家莫非都是先纳妾后娶妻,太子这般,侯宏文亦是这般,婧儿你莫担心,倘若她安元香敢欺辱你,我定当让她百倍奉还。”

    洛冰婧微微动容,感激的看着闫香,前一世闫香助她许多,今生闫香待她又是极好,她知闫香心仪侯宇辉,若是可能今生她愿相助闫香与侯宇辉成婚。

    “闫姐姐放心便是,在怎么着她安元香左右不过是个妾室,还能越过我这个正妃不成,我嫁不嫁侯宏文还另有定数,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她做甚。”

    闫香心中所念只不过是让洛冰婧安好,唯有洛冰婧安好侯宇辉才会安好,她才会安心。

    “婧儿还有一事,六公主侯凤娇要下嫁给一位平民百姓,据我所知这人乃是鳏夫,不知六公主如何想的,寻死觅活非要嫁那人不可。”

    洛冰婧眉心微拧,这前世侯凤娇嫁与将仁乃是在几年之后,并非此时。

    “你的那人可是名唤将仁,乃是锦绣楼二掌柜的。”

    闫香闻言眼眸微睁道:“婧儿,你是如何得知那人唤将仁的。”

    ……

    “宏文,你答应过我不会伤她,还望你到做到。”

    侯宇辉立在侯宏文书桌之前,直视着侯宏文。

    侯宏文微抬眼帘不曾正眼看一眼侯宇辉,道:

    “她乃是二皇子妃,莫越了规矩。”

    侯宇辉面色微变,暗中握拳,忍着心中的愤怒道:

    “你还知她是二皇子妃,你便这般辱她,正妻不过门你便将侧室先迎进二皇子府,大红嫁衣八抬大轿正门相迎这乃是娶正妻之礼,你却要用此礼三日之后来迎安元香,你将她至于何地。”

    侯宏文依旧神色淡然,不急不缓道:

    “你该是知道,元香乃是我心中之人,即使这般正妻之礼亦是委屈了元香,若非看在她还有用的份上,她早已不该存活与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