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56章 京都大事件,安元香失踪

时间:2018-03-23作者:半折扇

    两方人马各厢对峙,镇南侯阴沉道:

    “既然婧儿这般决绝,往后洛氏一族便无洛冰婧一人,哼这姓氏你不配。”

    语毕便转身离去,镇南侯老夫人与水姨娘等人虽是不甘心,但甚是担忧若是她们继续争执,洛冰婧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发疯的举动。

    洛冰婧见镇南侯府之人皆以离去,便瘫倒在床榻之上。

    莫非是她胆怯镇南侯府之人,而是一个孝字时时刻刻压制着她,压的她喘不上气,若是可以她真想将他们给乱棍打出府邸。

    “婧儿,你如何了。”

    闫香等人关心的询问了一番洛冰婧,但见洛冰婧神态怏怏便一一告退离去,今日镇南侯府之人大闹了一场,让婧儿身心疲惫。

    穆氏本欲留下来照顾洛冰婧,谁知洛冰婧并未答应而是让刘伯庸将娘亲带回了安定侯府。

    娘亲好不容易能重新开始,怎能因着她的原因禁锢住了娘亲。

    ……

    将养了半月有余,闫香等人时常来探望洛冰婧。

    今日乃是天气爽朗,若是无游湖一事,还有几日便是她下嫁给侯宏文的日子。

    因着她受伤未愈婚期便被推迟了一个月,侯宇辉伤了筋骨亦是不能按时娶赵羽歌,婚期则是被推迟了两个月。

    太子妃还未相娶,太子在十日之前便将两名侧妃给迎进了太子府,一人是洛冰洁一人是宋月照,与前世不同的便是今生宋月照提早进了太子府。

    “姑娘,熊世子求见。”

    石竹手中还端着冰盆子,禀报完便将冰盆子放置在通风之处。

    云青正在为洛冰婧打着蒲扇,闻言便立马放下手中蒲扇为洛冰婧挑选起衣衫来,口中念念有词道:

    “姑娘这几日贪凉,每日里只着中衣,若这副模样被别人瞧了去岂不是伤了闺誉。”

    洛冰婧随手拿起一件外衫罩在身上,对着石竹吩咐道:

    “将熊世子请进来。”

    洛冰婧秀眉之间隐藏着淡淡的忧愁,熊禀人已来京都快一个月了,却还未寻得有力之人,若这般回了摩吉尔怕是会凶多吉少,毕竟摩吉尔王前世里活不过年末。

    熊禀人依旧如以往一般,穿着打扮恣意随性,还未待洛冰婧开口便寻了一个位置坐了下去,开口道:

    “洛姑娘可好些了。”

    洛冰婧半臥在贵妃榻上,开口回道:

    “已好了大半,多谢世子爷当初相救,不知世子爷可如愿了。”

    熊禀人轻笑一声,他若是想如愿还需此女子想助,缓缓开口道:

    “不知洛姑娘该如何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洛冰婧轻笑一声,直起身子看向熊禀人,道:

    “世子爷有用的着冰婧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

    云青与石竹本对熊禀人好感十足,但闻熊禀人要求姑娘报恩之时,心中不出的别扭,并非是她们姑娘不能报恩,而是姑娘现在身子骨还未痊愈,熊世子便前来讨要恩情。

    熊禀人见洛冰婧如此爽快,脸色有些不自在道:

    “并非难事,还请洛姑娘为我引荐义亲王府世子爷可好。”

    洛冰婧却是心思微转,原来熊禀人的目标既不是太子亦不是侯宏文而是义亲王府。

    联想到前世侯宇辉与熊禀人的遭遇,洛冰婧便一口应道:

    “世子放心便是,世子爷所嘱托之事婧儿定当办到。”

    不定二人能因此改变命运,熊禀人看着洛冰婧欲言又止,洛冰婧心道莫非他还有别的请求,当下便是开口询问道:

    “世子还有它事?”

    熊禀人不知该如何开口,言词闪躲道:

    “不知齐姑娘已有了婚配。”

    洛冰婧闻言便是忍不住失笑出声,原来熊禀人倾心齐书瑶了,那一日二人怕是一见钟情了,当下便道:

    “书瑶并未婚配,若是世子有意要尽早下手才是,莫错失良机。”

    熊禀人站起身来,神色放松便告辞离去,洛冰婧则是有些傻样,这厮是前来请求她相助的,还是特地前来询问她齐书瑶有没有婚配。

    不过一日宫中便传来了喜讯,昏迷不醒的侯凤娇被人所救醒了过来,救她之人乃是锦绣楼二掌柜的蒋仁。

    洛冰婧听闻此消息,心中感慨万千,上一世侯凤娇下嫁给蒋仁,今生怕是二人又有夫妻缘分。

    另一则消息则是轰动了整个京都城,甚至洛冰婧因此遭受了牵连。

    安元香上香途中下落不明遭受了埋伏至今还未寻到安元香。

    “姑娘,这安元香莫不是让匪贼劫去给当压寨夫人了。”

    石竹开口道,这安元香失踪碍着姑娘何时了,不知是哪个操碎了心的放出流言,道安元香的失踪与姑娘有关,乃是姑娘嫉恨二皇子一心扑在安元香身上,所以才会暗害了安元香。

    云青则是愤愤不平道:

    “她安元香失踪了关姑娘何事额,若非她死了难不成还要姑娘给她抵命。”

    “齐安侯夫人,你不能进去,姑娘还在养伤置之中……”

    “你给我起开。”

    但闻院中一阵阵嘈杂之声,与双方人马动手的声音。

    洛冰婧已能下榻活动,当下便是被云青与石竹搀扶着朝房门外行去。

    “洛冰婧你总算不做缩头乌龟敢出来了,你还我女儿,你将元香关在了那里速速道来。”

    洛冰婧出了房门,便是被眼前的一幕惊的变了面色。

    但见齐安侯夫人所带来之人各个皆是武艺高强之人,穆府的护卫显然不是他们的对手。

    “齐安侯夫人,莫不是还未寻到安姑娘,你便想将整个齐安侯府之人皆送进大牢之中。”

    洛冰婧淡淡开口出声道,她不愿与齐安侯夫人大吵大闹。

    齐安侯夫人当然知道洛冰婧话语之中的意思,当初老爷可是签了条约的,若是齐安侯府失信,便会被收监。

    “一事归一事,若不是你心狠手辣害我元香,我岂会前来讨要元香,洛冰婧你莫要逼急了我。”

    齐安侯夫人眼神毒辣,恨不得将洛冰婧给千刀万剐。

    洛冰婧缓步上前,大手一挥道:

    “前去府衙报案,即刻依照条约所言将齐安侯府之人收入大牢。”

    齐安侯夫人微微慌神,可是转念想到安元香至今下落不明,将心中的那一丝不安强压制下去。

    “洛冰婧你莫要欺人太甚,你快将元香给放回来……”

    谁知这厢齐安侯夫人话还未完,便有一奴才匆匆赶来,行至齐安侯夫人身边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