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54章 镇南侯府无耻要求,冰婧吐血

时间:2018-03-21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闻言,便是急切询问道:

    “后来可发生了何事,皇上是如何定夺的。”

    闫香便细细为洛冰婧一一道来,洛冰婧听闻之后便是神色一喜,心中对熊禀人的感激之意愈发强盛。

    “侯爷……侯爷你不能进去,姑娘刚刚醒来还不宜待客。”

    “滚开……”

    院中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但闻一群人朝着洛冰婧的闺房行了过来。

    洛冰婧闻声便是面色一寒,不知他这个父亲是不是见她没死,心中不畅前来出气的。

    “好你个洛冰婧,你不能待客你这房中是谁。”

    水姨娘搀扶着老夫人道,镇南侯则是眼眸微瞪看向洛冰婧,身后跟着的乃是洛冰洁,瞧这阵势不知前来做甚。

    闫香面色不虞,看向水姨娘,道:

    “这位可是镇南侯府的妾室,不知镇南侯府的规矩如何一个妾室居然敢直呼嫡女的名讳,对着嫡女大呼叫该当何罪。”

    水姨娘认得闫香是谁,若是换作她人水姨娘还敢顶撞几句,但对方乃是闫香,水姨娘只有吃瘪的份。

    “哼,老身还不知洛冰婧这个孽障要胡闹到何时,还不速速随老身回镇南侯府莫在给镇南侯府摸黑。”

    镇南侯老夫人将手中无用的拐杖敲的砰砰作响,洛冰婧瞧了莫非这老夫人想故伎重演拿着拐杖来打她。

    这老夫人可真是顽强,明明亦是中风之人,谁知却被救了回来完好无事。

    “婧儿已被父亲赶出了镇南侯府岂有脸面在回去,婧儿若丢脸亦是丟的穆府的脸面,绝对不会牵连镇南侯府,何况婧儿并未做出丢脸之事。”

    洛冰婧语气奄奄,镇南侯闻言脸色拉长道:

    “你即是姓洛便是我洛昌平的女儿,便是镇南侯府的嫡姑娘,为父已纵容你在外胡闹已久,还不速速随为父回镇南侯府。”

    洛冰洁眼眸微闪,心中嫉恨洛冰婧这般好命有闫香等人这般有身份地位的闺中密友,当下便是酸道:

    “二妹妹莫在与父亲置气,更何况二妹妹现在身有重伤,穆夫人又发生了那样的事,不在府中照顾二妹妹,没有人相助二妹妹这般大的家业该如何打理,单单皇上所赐千两黄金与千亩良田就够二妹妹头疼的,不如回了镇南侯府让父亲为二妹妹操这份心思。”

    洛冰婧闻言便知他们前来为何了原来是打上了皇上赐给她的黄金与田地的心思了,真是可笑。

    陈广兰等人闻言皆是对镇南侯府之人不耻,她们从未见过脸皮这般厚之人。

    “婧儿不劳烦父亲为婧儿操这番心思,婧儿自会寻人打理,劳烦父亲祖母亲自跑了一趟。”

    洛冰婧已有送客之人,亦是将话语言明,谁知镇南侯老夫人眼神阴鸷看向洛冰婧,道:

    “你这般年纪能寻到什么人,你父亲为你打理你就该感恩戴德,莫不是怕镇南侯府吞了你的东西,即使镇南侯府有用到之处亦是理所当然,你现在还未出阁所得赏赐本该就归镇南侯府。”

    镇南侯老夫人理所当然的语气与神态将闫香、陈广兰、齐书瑶三人给惊住了,这老太太莫不是个失心疯的,居然这般明目张胆要将冰婧的赏赐据为己有。

    洛冰婧闻言差点被气吐血,失笑道:

    “我道是为何父亲与祖母要将婧儿接回镇南侯府是为何,原来是因着婧儿所得的赏赐,真真是可笑这赏赐乃是婧儿用命换来的,归不得婧儿到归镇南侯府,这是何理。”

    洛冰洁愤然站出身,道:

    “这赏赐本该有我一份,因着二妹妹的关系姐姐落水还得了风寒,难道二妹妹就不该补偿姐姐吗。”

    水姨娘亦是接着道:

    “依妾身看,这赏赐理应皆归老夫人与侯爷所有,二姑娘的命乃是侯爷给的,这用命换来的赏赐当然是归侯爷了。”

    闫香忍不住道:

    “今日本姑娘算是大开眼界了,没想到这世上居然会有这般脸皮厚之人,你们前来无法就是讨要冰婧的钱财,这钱财乃是皇上所赐你们理应前去皇宫朝皇上讨要才是。”

    陈广兰相护在洛冰婧身前,看着洛冰洁道:

    “洛大姑娘,若道补偿,本该你补偿婧儿,你还知你与婧儿乃是姐妹,当日情形危机洛大姑娘不但不想帮着婧儿居然还敢落井下石从中作梗,洛大姑娘落水乃是自作自受天理报应。”

    洛冰洁闻言羞红了脸面,指着陈广兰气结道:

    “你,你,你休要心口胡诌,我何时落井下石了,我落水是真因着二妹妹的关系是真,我为何不能要求二妹妹补偿与我。”

    “二位姑娘未免管的太宽了些,这乃是镇南侯府的家务事,岂有二位姑娘开口之地,若几位无事便请先行离开。”

    镇南侯老夫人不悦闫香与陈广兰的态度,当下便是开口下逐客令。

    洛冰婧嗤笑道:

    “该先行离去的是你们,来人呐将镇南侯等人请出穆府。”

    洛冰婧强压着心中的怒气,这些人比狗皮膏药还要粘人,比臭虫还要让人厌恶,她怎会有这般亲人。

    “放肆,你胆敢将老身赶出府门,老身乃是你的祖母,岂能容你一个辈对老身不敬。”

    镇南侯老夫人干脆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镇南侯早已耐不住性子,道:

    “莫要为父动手将你强制带回镇南侯府,还不快向你祖母赔罪,你长姐因你受了惊吓,便将你所得五百两黄金补偿与冰洁算是为她添妆了,这千亩良田乃是皇上要太子所出,你一个女儿家要这田地有何用,冰洁乃是太子的侧妃,为父便做主将这千亩良田作为冰洁的陪嫁奉还给太子,为父这般做亦是为你着想,莫因区区利伤了姐妹之情得罪太子得不偿失。”

    镇南侯老夫人接着补充道:

    “剩余的那五百两黄金便由老身替你保管,因着你的关系安姑娘至今昏迷不醒,老身便做主自府中库房挑选几件上品送去齐安侯府算是赔罪,这往后你所用之物皆是自你这五百两黄金之中所出,待你出阁之日这剩余多少都会作为你的陪嫁之物,放心便是镇南侯府与老身定不会克扣与你。”

    “噗……”

    洛冰婧始终无法做到真正的释怀不去在意这些所谓的至亲之人,但闻镇南侯与老夫人所言生生被气的吐出一口血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