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53章 微臣有罪,爱屋及乌

时间:2018-03-21作者:半折扇

    “微臣叩见圣上,微臣有罪还望圣上赎罪。”

    熊禀人开口便是请罪屈膝朝着当今圣上连连叩首三声。

    众大人皆是不解,熊世子这是何意,为何开口便是请罪。

    唯有几人嘴角轻扯深知熊禀人的来意,这厮乃是扮苦肉计来了。

    但见当今圣上怒瞪了一眼太子,侯宏武眼眸阴沉熊禀人将他这个太子不放在眼中,莫怪他要他性命。

    “禀人,几年不见朕差点认不出你,快起来。”

    皇上语气温和好似刚才大怒之人将百官惊的一身冷汗之人并非是他,若有人胆敢看上一眼便能发现皇上眼眸之中的冷意。

    “微臣不敢起,微臣是来请罪的,若因着微臣的原因让大侯国与摩吉尔发生动乱臣罪该万死。”

    熊禀人依旧跪伏在大殿之中,看着已被抬至一旁不知死活的洛冰婧,更是坚定的跪着。

    此言一出众人皆以明了,熊世子这是来讨要公道来了,太子打了本就遭遇刺客带伤的熊世子,这简直是对摩吉尔部族的蔑视。

    摩吉尔部族虽名义上归顺了大侯国,但实则乃是不属于大侯国直接管制。

    摩吉尔部族依旧有摩吉尔王,规矩律令依旧按此部族的王所制,当今圣上并非是摩吉尔部族的领导者,两者关系微妙。

    “跪下。”

    皇上一声令下,众官员一头雾水齐齐跪了下去。

    “可知罪。”

    皇上眼眸微眯,众人皆是狐疑当今圣上这话是询问的谁,当下便是齐齐回道:

    “臣知罪。”

    熊禀人却是心中冷笑,惶恐道:

    “臣有愧,不知众位大人何罪之有,臣这伤并非是众位大人所致乃是太子殿下所伤,臣惶恐不安。”

    侯宏武面色铁青,腾的站起身来,指着熊禀人激昂道:

    “若非熊世子率先动手,本宫岂会误伤了你。”

    “跪下。”

    当今圣上一声厉喝显然是对太子所言,但见侯宏武气恼不已,不情不愿跪了下去。

    众人狐疑,今日太子怎会如此轻易动怒,好似故意激起圣上的怒意,殊不知侯宏武乃是瞧见熊禀人暗中对他做出鄙夷之色。

    “太子行为不当误伤熊世子,罚一年俸禄禁足宫中十日,熊世子所费一切药材皆有太子出,护国大将军府嫡三女误伤洛冰婧,罚护国大将军一年俸禄,仗责赵三姑娘9三十大板禁足三月不得踏出闺房半步,洛冰婧所需一切药材皆有护国大将军府出,义亲王府世子侯宇辉见义勇为特赐黄金五百两,熊世子熊禀人救人性命理应褒奖特赐黄金五百两、百年人参三根,洛冰婧受无妄之灾特赐黄金千两,良田千亩,退朝。”

    “微臣叩谢圣上。”

    熊禀人在此朝着当今圣上连连叩首,但见皇上起身离去并未搭理熊禀人。

    侯宏武行至熊禀人身旁,低声道:“本宫迟早送你西去。”

    护国大将军今日并未上朝,乃被皇上禁足在大将军府十日,一下了朝便有太监领旨前往护国大将军府。

    老义亲王早已不理朝政,上朝的次数一个手掌都能数的过来,当下便由大太监前去义亲王府宣旨。

    侯宏文一把将洛冰婧抱了起来,御医已为洛冰婧重新包扎了伤口,惊慌道:

    “二殿下,洛姑娘失血过多已是陷入昏迷,不宜移动。”

    刘伯庸看着洛冰婧的模样担忧不已,若婧儿出了事他如何向玉清交待。

    侯宏文清冷出声道:

    “可有性命之忧。”

    御医闻言,道:“二殿下放心,洛姑娘已无性命只有人,好生将养一月有余便会恢复……。”

    还未待御医所做交待,侯宏文便抱着洛冰婧大步流星离开大殿,熊禀人只淡淡看了一眼并未追上前去。

    刘伯庸与靳国公二人微叹息,相看两眼便各自散去。

    洛冰婧做了一个梦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中的她又经历了一番前世的种种,不知为何心境却发生了改变。

    前世她未尝过情爱的滋味,今生便感受到了侯宇辉对她的执恋,以及为她所做的一切,放才知前世为何侯宏文会为了安元香想将她这个结发妻子赶尽杀绝,原是皆因为这情情爱爱,若换作是她不知会如何做。

    “姑娘,姑娘你醒了。”

    洛冰婧疲惫的睁开沉重的眼眸,看着床帐陷入沉思之中。

    云青轻唤,才拉回了洛冰婧的思绪。

    “姑娘,世子爷前来瞧过姑娘,奈何世子爷所伤太重,见姑娘并无性命之忧便放心的昏死过去,被义亲王府之人抬回了义亲王府。”

    石竹此言一出,洛冰婧却是哭笑不得,这人怕是自军机营直接来得穆府,强撑着身子前来瞧她,看来他得救了,不知皇上如何定夺的。

    云青本不想将侯世子前来一事告知姑娘,姑娘与二皇子乃是有婚约在身,与侯世子牵扯不清差点被伤了性命,若非此次有熊世子相助,姑娘不但白挨着一箭甚至会落下不洁的名声。

    “陈姑娘、闫姑娘、齐姑娘到。”

    院中婆子高声唱到,云青与石竹二人连连起身相迎出去,洛冰婧躺在床榻之上还未挣扎坐起,便听闻一阵脚步声迈进了内室,但闻:

    “婧儿,你醒了,我……我真怕你……皆是我的错将你与书瑶丢下。”

    陈广兰眼眸红肿显然是哭了很久才会这般,自责的看着洛冰婧,快步上前将洛冰婧搀扶起来半臥在床榻之上。

    “婧儿,可好些了?”

    齐书瑶拉着洛冰婧的手询问道,眼眸之中皆是心疼之意,时至今日想起当时的情景,她都是一阵心惊肉跳,若婧儿躲闪不急便真的丧命在赵羽歌的箭下。

    闫香站在床榻一旁,眼神颇为复杂的看着洛冰婧,不知何时从一开始的欣赏她的品行,到现在心疼起这可怜可悲的姑娘。

    “冰婧,此番你也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至少短时间之内不会嫁与侯宏文了。”

    闫香自一开始期盼洛冰婧能嫁给侯宏文,到现在并不希望洛冰婧嫁与侯宏文,毕竟侯宏文心中自始自终皆是安元香一人。

    洛冰婧闻言,眼眸发亮询问道:

    “此番怎讲,可是当真。”

    闫香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她倾心之人倾心洛冰婧,但她对洛冰婧又恨不起来,怕是爱屋及乌。

    “当真,怕是你昏迷之后还不知后来所发生之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