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50章 洛冰婧受伤,众人态度

时间:2018-03-19作者:半折扇

    赵羽歌一声尖叫:“你莫不是疯了……”气急败坏对着前来的丫鬟一阵拳脚相加。

    洛冰婧连忙行至甲板另一侧,对着湖中的侯宇辉唤道:

    “你这是做甚,还不速速上船。”

    熊禀人搀扶着齐书瑶一同行至洛冰婧所在之地,熊禀人开口道:

    “没想到义亲王府世子爷乃是一个痴情种。”

    看了一眼洛冰婧,心中已另有打算。

    “心……”

    侯宇辉一声惊呼,但见一直箭羽朝着洛冰婧刺了过去。

    洛冰婧闻言只来的及避开要害,箭羽破空而入刺进洛冰婧左肩之上,连带着冲劲洛冰婧后退两步,“砰……”的一声跌坐在地。

    齐书瑶与熊禀人快步上前将洛冰婧搀扶起来,朝着船舱之中而去。

    侯宇辉迅速攀爬上船只,眼神狠厉朝着箭羽所刺来的放向看去,但见赵羽歌手中拿着弓,正看向侯宇辉。

    此时的侯宇辉浑身湿透,锦衣紧贴这身躯完美比例的曲线呈现在赵羽歌前去。

    太子等人已吩咐开了船,远远便瞧见刚才惊心动魄一幕,陈广兰与俞洪浩乃是在文臣之首的船只上。

    陈广兰呼吸微屏面色苍白,刚才那一箭刺进了婧儿的体内,当下便是对着俞洪浩道:

    “快前去那条船只,若是婧儿出了事我定悔恨一生。”

    侯宇辉此时此刻恨不得灭了赵羽歌,但思及护国大将军府对于侯宏文的重要性,当下便是手握成拳,将心中的冲动之意强强压制下去,遂转身朝着船舱走去。

    洛冰婧苦笑不已,面色微微发白,因着疼痛额上起了一层淡淡的水珠,左肩之上血流不止,若非强撑着洛冰婧早已嘶吼呼痛。

    齐书瑶眼中含泪,手指颤抖慢慢抚上箭羽,心疼道:

    “婧儿痛不痛婧儿你忍着些,让世子爷为你看诊医治,是谁要害婧儿。”

    洛冰婧强扯出一抹淡笑道:

    “无事,书瑶不必担忧,未伤到要害,只不过受了伤罢了。”

    她怎会不疼,这阵阵痛意时时刻刻折磨着她,让她精气神疲惫。

    熊禀人烧了匕首边沿,搬起酒坛子便是对着洛冰婧的伤口清洗起来。

    随后低声道:

    “洛姑娘你且忍着,我要为你将这支箭羽给拔下来,这箭羽无毒所伤之地并非要还未,洛姑娘会受些痛处罢了。”

    侯宇辉进来之时便瞧见熊禀人前去撕洛冰婧的衣衫,当下便是喝止道:

    “熊世子这是做甚?”

    熊禀人并未停下手中的动作,而是依旧将洛冰婧左侧的衣袖撕了下来,端起烈酒饮了一口便对着洛冰婧受伤之地喷了过去。

    洛冰婧身子发颤一个哆嗦,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她浑身剧痛。

    侯宇辉见此情景上前便是将洛冰婧拥在怀中,道:

    “婧儿莫怕我陪着你。”

    熊禀人看向侯宇辉与齐书瑶郑重道:

    “你们二人压住洛姑娘,莫要她动,我会尽全力让洛姑娘少受些痛处。”

    侯宇辉与齐书瑶二人严阵以待将洛冰婧钳制住,熊禀人神色认真拿起手中匕首对着箭身处的嫩肉快速划了一刀,遂又将过长的箭羽削短。

    但见洛冰婧紧咬嘴唇,身子因为痛苦反射弹动被侯宇辉与齐书瑶紧紧按住。

    洛冰婧此时亦是面色煞白,熊禀人又迅速的划了一刀,然后低呵一声道:

    “按住洛姑娘。”

    但见熊禀人猛然抓住箭羽手腕处猛然用力,使着巧劲将箭羽给拔了出来,迅速将洛冰婧的伤口清理一番随即自怀中掏出金疮药为洛冰婧上药包扎,待一切完毕,洛冰婧已是摇摇欲坠支撑不住。

    侯宇辉眼角处湿润,心疼的看着虚弱的洛冰婧,窒息的心疼让侯宇辉恨不得抛掉所有枷锁将赵羽歌给千刀万剐。

    齐书瑶亦是哭出了声道:

    “天杀的,是谁要害你性命,婧儿你可还痛?”

    洛冰婧眼眸发晕,微微闭上了眼眸,侯宇辉见此立马紧张万分一把抓住熊禀人道:

    “婧儿这是怎了,你快瞧瞧。”

    熊禀人亦是额头之上起了一层薄汗,道:

    “侯世子放心便是,洛姑娘已无大碍,只不过洛姑娘失血过多,一时受不了太多的痛处昏了过去。”

    侯宇辉闻言并未将提着的心放下,遂感激的看了一眼熊世子道:

    “今日救命之恩,我定会铭记在心,熊世子将来能用的着我的地方,便尽管吩咐。”

    熊禀人既不推脱亦不作答,而是看了一眼洛冰婧遂吩咐下去道:

    “靠岸。”

    齐书瑶则是片刻不离洛冰婧左右,一直握着洛冰婧的手,泪眼汪汪。

    赵羽歌则是犹如雕像一般立在甲板之上,刚才因着冲动她想杀了洛冰婧的心思都有,可是刚刚真将箭羽给射出去的时候她便后悔了。

    若洛冰婧真的丧命,她亦是好不到哪里去,毕竟现在洛冰婧乃是未来的二皇子妃。

    侯宏文等人亦是瞧见了赵羽歌射杀洛冰婧的一幕。

    此时太子身边出现了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子,此女子正是一同随太子前来的洛冰洁。

    但见洛冰洁面呈狂喜之色,若因此洛冰婧丧命,她定会对赵羽歌感恩戴德。

    “太子殿下,受伤之人乃是妾身的妹妹,太子殿下可否让妾身前去瞧瞧妹妹。”

    洛冰洁开口道,她倒要好好看看洛冰婧死没死。

    安元香与靳怡皆是欣喜不已,皆是盼望着赵羽歌刚才的那一箭能将洛冰婧给射死。

    若洛冰婧死了这二皇子妃的位置便是她的了。

    侯宏文自始自终表情淡淡的,对于他的未婚妻受伤一事表现的平静无比。

    愈来愈多的船只微微朝着熊禀人的船只驶了过来,不少人皆是持着观望看热闹的态度,关心洛冰婧的又能有几个。

    熊禀人见此状况面色不虞,这些人莫非皆是要洛姑娘性命之人,这团团将他围住他如何将洛姑娘送回岸边。

    “熊世子可真是雅兴,不知熊世子的伤势可好些了。”

    太子隔着湖水与熊禀人二人交谈着,但闻熊禀人道:

    “我身上的伤已无大碍,多谢太子殿下牵挂。”

    熊禀人进京的目标并非太子,侯宏武虽身为太子不假可他手中的权势并不多。

    侯宏武则是吩咐下去,命令船只全靠近熊禀人的船只,他要登船好好看上一番,二弟妹是不是要一命呜呼了。

    侯宇辉遁声朝着船舱之外瞧去,但见此番场景便是怒上心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