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49章 游清水湖,各自情愫

时间:2018-03-19作者:半折扇

    “道是如此,原来齐姑娘晕的是船不是在下。”

    齐书瑶面色绯红,抬起眼帘偷偷瞄了一眼熊禀人,平静的心湖犹如投进一颗石子泛起一丝丝涟漪,原来熊世子是这般有趣之人。

    ……

    “大胆侯宇辉居然敢逾越了太子率先开船,还有那条破舟是谁的。”

    宋阁老的嫡长孙宋元虎指着熊禀人的船只嚷嚷道。

    太子面色阴沉眼神犹如利刃一般看着已远去的两条船只,嗜笑出声道:

    “义亲王府世子向来唯吾独尊何时将本宫放在眼中,倒是对二皇弟言听计从,你是不是啊二皇弟。”

    侯宏文云淡风轻道:

    “太子此言差矣,我与宇辉乃是兄弟之交,并非谁听谁的,还有那条破舟乃是熊世子的。”

    自母妃被贬被发配侯宏文便无所顾忌,对侯宏武态度不似以往那般忍气吞声。

    安元香则是偷偷瞧了一眼太子,立马低下头犹如做贼心虚心砰砰跳的十分欢脱。

    ……

    “洛姑娘不如尝尝这酒如何?不知齐姑娘晕船还能不能饮用。”

    熊禀人自船舱之中拿出一坛酒,还未靠近便闻到一股浓郁的酒香之气。

    齐书瑶咽了咽口水,她最是嗜酒如命,但身为世家贵女极少在宴会之上多饮,闻着这酒香便将齐书瑶肚中的酒虫给勾引出来。

    当下便是一屁股坐在甲板之上紧挨着洛冰婧,眼神发亮直勾勾的盯着熊禀人手中的酒坛,道:

    “世子爷我晕船是晕船,但这酒我依然能饮,敢问世子爷这酒香为何如此浓郁,让人闻之飘飘欲仙,这酒女闻着不似米粮所制。”

    洛冰婧知齐书瑶嗜酒,只一坛酒水齐书瑶便原形毕露不在胆怯熊禀人了。

    熊禀人将酒坛打开,拿出三个陶瓷碗便一一到满,端起一碗轻浅了一口,道:

    “没想到齐姑娘还是识酒之人,齐姑娘的没错这酒并非是米粮酿造,而是以果子酿造而成。”

    齐书瑶迫不及待端起陶瓷碗一饮而尽,末了眼神看向熊禀人身旁的酒坛子,这酒不似以往所饮用的那般,这酒香乃是果香入口带着轻浅的甘甜不似米粮酒那般烈却饶人口舌回味无穷。

    洛冰婧甚少饮酒,只因她体质敏感,一旦饮了酒水便会整个人如煮熟的虾子一般红彤彤。

    但瞧着齐书瑶与熊禀人二人如此沉醉,当下便端起酒碗口浅嘬了一下,当下便是十分惬意,这酒果真与平日饮用的不同。

    熊禀人浅笑着为齐书瑶再次斟满一碗,二人对着饮用起来。

    好似好久不见的知己,果酒虽饮用这无事,但饮用多了酒劲便上来了,从未喝醉的齐书瑶破天荒的喝的酩酊大醉,但闻齐书瑶壮着胆子道:

    “熊世子,你为人谦和长的还好看,不似外界传闻那般,你可有婚约了?”

    洛冰婧一怔,看向齐书瑶但见书瑶面色嫣红双眼发光看向熊禀人,眼眸之中皆是爱慕之意,洛冰婧哑然,刚刚还胆怯熊禀人,这会子居然对熊禀人倾心了。

    熊禀人微微错愕,随即失笑出声道:

    “我长相有多好看,你可是瞧上我了齐姑娘,我还未婚配不知齐姑娘可否婚配了。”

    齐书瑶痴痴的看着熊禀人,连连摇头道:

    “我不曾婚配,世子爷气质如菊神清木秀、器宇轩昂乃一表人才,让多少女子为之倾心,多上我一人不足奇怪。”

    洛冰婧慌忙将齐书瑶搀扶起身,歉意的看向熊禀人道:

    “世子爷莫要怪罪,书瑶不省酒力若有冲撞之地还望世子爷多多见谅才是。”

    齐书瑶则是一把挣开洛冰婧,摇摇晃晃的朝着熊禀人行了过去,嘴里道:

    “熊……熊禀人,你可……你可愿意……砰……”

    话还未完便直直的朝着甲板砸了过去,这厢熊禀人还未起身便眼睁睁的看着齐书瑶与甲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洛冰婧闻声一阵肉疼,急忙上前将齐书瑶给架了起来,经过这一摔齐书瑶清醒不少,想起刚刚要脱口而出的话,立马懊恼不已,真真是羞死人了。

    熊禀人瞧着齐书瑶羞涩别扭的模样,当下便是微微动心。

    此女子与寻常世家贵女不同,性情娇俏既不矫情又并非直爽,带着一丝丝的别扭与女儿家的姿态,最最重要的便是她与他皆是爱酒之人。

    熊禀人跨步上前,关心道:

    “齐姑娘有没有摔伤,在下曾习过皮毛岐黄之术,可否为齐姑娘看上一看。”

    齐书瑶只有一处痛,便是她身前的馒头,闻言更是脸色红的能滴出血来,连连摆手道:

    “熊世子放心,我无大碍。”

    洛冰婧瞧见此情此景便已心知肚明,当下便悄悄退至一旁,观看着清水湖的美景。

    书瑶前世嫁的并不如意,乃是被许配给了户部尚书之子,奈何此人乃是断袖,府中虽无妾室但身边皆是男、宠,美名其曰是伴读与厮。

    今生书瑶若能与熊禀人二人成婚,不定乃是一桩美谈,熊禀人若能寻得帮助这摩吉尔王的位置不知会花落谁家。

    ……

    “婧儿。”

    侯宇辉所在的船只乃是护国大将军府特意为赵羽歌打造的,此番游湖乃是太子所组织的,皇后虽被贬但他依旧是太子。

    赵羽歌本该与侯宇辉太子等人共处一船,奈何赵羽歌自负惯了,上了自家的船只。

    洛冰婧闻言朝身后瞧去,但见侯宇辉与赵羽歌二人站在甲板之上朝她呼喊。

    “侯宇辉,你这是做甚,你这般大呼叫如此招摇过市生怕别人不知你倾心洛姑娘。”

    赵羽歌眼神哀怨看向侯宇辉,语气酸涩遂又幽怨的看向前方船只上的洛冰婧。

    洛冰婧回过身来并不理会侯宇辉,她知侯宇辉心思却无法回应,并非她对侯宇辉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但奈何生不逢时,二人背负太多即使如此不如一别两宽,断其所念。

    侯宇辉见洛冰婧并不理会他,赵羽歌在他耳边叽叽喳喳个不停,当下便是一声低呵道:

    “闭嘴。”

    赵羽歌神色受伤,道:

    “侯宇辉你居然要我闭嘴,莫要忘了你现在所处的船只乃是本姑娘的,你厌烦与我为何又要让我相助与你……你……”

    “噗通……”

    随着一声响,侯宇辉一跃投进湖中,朝着洛冰婧所在的船只游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