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45章 相见故人,流言四起

时间:2018-03-19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不请自来更是不请自坐,与熊禀人对立而坐,二人之间只隔了一方石桌。

    莞尔一笑,甚是随意道:

    “世子遇刺不用女子言明世子便知是谁所为,若女子记得不错当今摩吉尔王妃乃是侧妃扶正,摩吉尔王有四子两女,唯有世子一人乃先王妃所出。”

    熊禀人闻言却是肆意大笑起来,眼眸深邃盯着洛冰婧道:

    “洛姑娘可是还知其他?”

    洛冰婧皎洁一笑,站起身来直勾勾的看着熊禀人道:

    “我若我是神算子不知世子爷可信?”

    熊禀人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道:

    “姑娘甚我便信甚,不知姑娘可否为在下算上一算,在下命几时休矣。”

    洛冰婧神色认真,淡淡道:

    “若世子爷信我,回了摩吉尔定要相护住摩吉尔王,他命休便是你命休,若女子猜测不错现在的摩吉尔真正掌权的怕不是摩吉尔王,而是王妃。”

    当年摩吉尔王妃以雷霆之势力揽狂澜夺政权,灭翻匪杀熊禀人立新王乃是一气呵成,若摩吉尔王妃手中无权定不会如此轻而易举将摩吉尔部族拿下。

    熊禀人面色微僵,洛姑娘所猜测分毫不差,若非部族落入她人手中,他何须前来这京都寻求帮助。

    “敢问今日姑娘前来所谓何事,姑娘的一番好意在下心领了,姑娘前来可是为了安定侯一事。”

    洛冰婧今日前来只不过是心血来潮想看上一眼前世救她性命之人,今日见了便心下安慰,不想因着刘伯庸一事将熊禀人给扯进来,当下便起了离去的心思。

    “世子爷多想了,打扰了世子爷还望世子爷莫怪才是,女子告辞。”

    熊禀人起身,朝着洛冰婧的背影唤住道:

    “安定侯一事乃是本世子力所能及之事,今日姑娘前来相告,我怎会不援手一番,姑娘放心便是,安定侯定然无事。”

    洛冰婧听闻身后人所言,身形微僵却不敢在多做停留迅速离去,刘伯庸定会无事当今圣上虽痴迷炼丹,但不可否认圣上乃是明君懂得招贤纳士,并非昏庸不堪,她并不担心刘伯庸会有危险。

    回到穆府之时,便被仆人告知闫香与陈广兰前来寻过她,二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并未多做停留。

    “可知闫姑娘与陈姑娘前来寻我所谓何事。”

    洛冰婧瞧着天色,若无急事她今日便不前去寻她们二人。

    那仆人乃是前院之人,洛冰婧瞧着眼生,便接着询问道:

    “你是那个院子的,是何时进的穆府,我怎从未瞧见过你。”

    “姑娘心……”

    但闻石竹一声惊呼,一把将洛冰婧给推开,一把匕首自那仆人手中刺进石竹肩部,只差一点若石竹躲闪不急,便刺进了石竹心脏部。

    那仆人眼神狠辣遂再次朝着洛冰婧而去,手握成爪对着洛冰婧纤细的脖颈抓了过去。

    就在此时惊心动魄一刻,侯宇辉自天而降与那仆人厮打起来。

    洛冰婧惊异未定,当看见石竹血流不止之时,立马慌了神沉浸在心中许多年的回忆瞬间如潮水一般被释放出来。

    上一世便是石竹为了救她舍身而亡,当年便是她无能看着石竹在她面前断气。

    今生她定不会让石竹无辜惨死,当下便镇定下来,吩咐道:

    “快将府医唤来,石竹你可还好。”

    洛冰婧与云青二人一左一右架着面色蜡黄嘴唇发白的石竹。

    侯宇辉与那仆人不过几个回合便将那仆人给制服住,但见那仆人脖颈一歪,侯宇辉低声呵道:

    “不好,此人吞毒自尽了。”

    那仆人砰的一声砸在地面之上,连挣扎都未挣扎便已死去。

    府医满头大汗急忙赶到,迅速为石竹止血,立马道:

    “快讲石竹姑姑抬进厢房之中,老奴要为石竹姑姑疗伤。”

    洛冰婧站起身来,立马有丫鬟婆子厮上前,将石竹抬了起来,朝着主院中的厢房而去。

    洛冰婧身子发颤,石竹定不会有事。

    “婧儿……”

    侯宇辉几经挣扎最终唤出了口,眼眸之中皆是疼惜,接二连三的变故让婧儿一个弱女子该如何承受。

    洛冰婧神色惊慌失措无助无靠,神情恍惚让侯宇辉瞧了不忍心上前,道:

    “婧儿,莫要担心那丫鬟定会无事。”

    洛冰婧神色复杂,看了眼侯宇辉便抬步离去。

    ……

    次日天刚放亮便有丫鬟进进出出为洛冰婧梳洗,昨夜洛冰婧一直陪伴在石竹身侧,这还未刚刚躺下便宫中来了圣旨。

    一番急忙梳洗主仆几人便快步朝着前院而去。

    洛冰婧瞧着此番前来的乃是太祖太后身边的大总管,但见那人眼眸笑成了花。

    “臣女拜见少公公。”

    那公公连连上前几步,虚扶起洛冰婧,道:

    “主子怎可向奴才行礼,这不是折煞了奴才,主子候命奴才这便宣旨。”

    洛冰婧遂朝着圣旨的方向跪了下去,但闻那公公阴柔的声音响起:

    “洛氏之女端庄秀美温柔贤淑、才貌双绝封为二皇子妃赐白银五千两,霞云锦缎二十匹、六支锻造司金钗……与六月初六与二皇子完婚,钦此。”

    洛冰婧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从头至尾冰冷刺骨,她要与下月初六与侯宏文成婚,莫不是还逃脱不了前世的命运。

    少公公见洛冰婧迟迟不肯接旨,便轻咳一声。

    洛冰婧这才应道:

    “谢皇上恩赐。”

    云青识相起身自怀中掏出一定银子塞给了少公公,但见少公公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奉承话语粘口便来。

    洛冰婧主仆三人将宫中来人送出府邸,看着她手上圣旨拉长着一张脸。

    “姑娘这可如何是好,十几二十几天姑娘怎来的及绣制嫁衣,夫人现在又失忆了,该如何为姑娘操持出嫁一事。”

    洛冰婧看着手中烫手的山芋,若是无人她定当将这圣旨给烧了。

    同样接到旨意的还有侯宏文。

    京都城又传来一件大事,乃是二皇子侯宏文要与镇南侯府嫡女洛冰婧与下月初六成婚,与侯宇辉赵三姑娘一道举行。

    流言蜚语四起,传闻齐安侯府大姑娘闻之此事居然要悬梁自尽。

    安定侯被收监之事,乃是皇上杀鸡给猴看,并非要真的将安定侯给斩杀了。

    至孝伯府大公子与成府成姑娘二人偷情被撞,陈相爷府一怒之下退了与至孝伯府的亲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