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44章 娘亲态度,奔走相告

时间:2018-03-16作者:半折扇

    “多谢姑娘提醒,是老奴失策了,老奴这就派人前去打探一番,还望姑娘今日能陪着夫人。”

    ……

    “宏文,此事是不是你设计的,为何要瞒着我,你我可还是兄弟。”

    侯宇辉看向背手而立的侯宏文,肯定问道。

    侯宏文转过身来慢条斯理,道:

    “宇辉,你可信我,此事并非我所为,我怎会以凤娇的性命做筹码。”

    侯宇辉眼眸之中有着怀疑,却从侯宏文神色之中看不出一丝破绽。

    “凤娇现在还未清醒过来,若不是你所为你可知这其中有谁的手笔。”

    侯宇辉暗自懊恼,凤娇来寻过他,那时的侯凤娇欲言又止定是有要事要告知与他,可当时他并未将侯凤娇的话语放在心上。

    “为何你就不信此事乃是皇后所为,众人皆知是皇后所为,为何你要偏偏误以为是我暗中做的手脚陷害皇后。”

    侯宏文气急败坏道,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歉意。

    ……

    安定侯府。

    洛冰婧伴穆氏左右二人皆是坐立不安,穆氏心绪不宁面容焦急道:

    “婧儿你乃是未来二皇子妃,娘亲可否求你前去求二皇子相助伯庸一番。”

    穆氏话落便希翼的看向洛冰婧,眼中之中带着泪光。

    洛冰婧闻言心中酸涩不已,娘亲可有为她想过,侯宏文厌恶她至深又岂会相助她。

    “你莫不是不应。”

    穆氏上前一把拉过洛冰婧的玉手,祈求之色分外明显。

    “娘亲你可知我与二皇子的亲事乃是被逼无奈,二皇子已有心上之人并非是女儿,而是齐安侯府安大姑娘。”

    洛冰婧的这般明显了,会以为娘亲就此打断,谁知穆氏看向洛冰婧的眼神带有失望之色。

    对着洛冰婧道:

    “安定侯府现在不宜待客,你还是先行回穆府。”

    穆氏语毕便转身离去毫不留恋洛冰婧这一个唯一的女儿。

    洛冰婧心中酸胀,站起身来被云青与石竹二人相护着出了安定侯府,她又怎会瞧着安定侯与娘亲天各一方,二人隔了十几年,好不容易相见。

    “姑娘,夫人一时记不得姑娘,还望姑娘莫要往心中去。”

    云青开口相劝道,石竹则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云青,询问道:

    “主子我们是打道回府还是前去打探安定侯为何被收监。”

    洛冰婧细想一番,此事能求助何人,思来想去便锁定目标,唯有闫香与闫伯爵爷府最为合适。

    当下便吩咐道:

    “备马车,前去闫伯爵爷府拜访。”

    ……

    洛冰婧主仆三人已在闫伯爵爷府门前等候多时,前去禀报的守门厮已是去了大半个时辰还未出现回话。

    “姑娘,莫不是闫姑娘不在府中。”

    ……

    “爹爹,娘亲为何不让婧儿入府,婧儿前来定是与安定侯有关,女儿可否询问安定侯犯了何错被圣上收监大牢。”

    闫伯爵爷老神在在,端起矮及上的茶水一饮而尽,慢悠悠开口道:

    “香儿,安定侯触及的定是圣上与皇后之事,皇上要将皇后给赐死给六公主偿命。”

    闫香立马起身,错愕道:

    “爹爹所言难不成六公主没了,还是皇后将六公主给害死的。”

    洛冰婧左顾右盼始终等不来闫香,当下便是转身离去,怕是今日她进不去闫伯爵爷府。

    洛冰婧接连去了齐府、陈府都未能进府门变被人给晾在了府门之处。

    第二日京都城便炸开了锅。

    当今皇后并未仙逝,而是被剥夺了皇后的称号,特赐为宋贵妃。

    当今六公主身患奇病若有人能将六公主救回,便赏银千两。

    番邦世子求见,进京都城便被人在城门处刺杀,侥幸未死现居驿馆。

    洛冰婧听闻此消息,梳洗一番还未用膳便与云青与石竹二人上了马车朝着驿馆而去。

    当洛冰婧来到驿馆门前之时便被人给阻拦下来。

    “这位姑娘还请留步此地乃是大使养伤居住之地,还望姑娘莫越了规矩。”

    洛冰婧近今日皆是出师未捷,先是寻求无门,这又相见一位故人被人阻拦在外。

    “可否帮我传递给一句话给熊世子。”

    那官员是认得洛冰婧的几经挣扎最终同意为洛冰婧传递一番话。

    当下洛冰婧便开口道:

    “替我转告熊世子,摩吉尔的天会随着京都城的变化而瞬息万变,还望熊世子多岁警惕才是。”

    洛冰婧知今日见不着他,不知往后还能不能相遇,便对他言其其中关联。

    当年熊世子便被夺嫡一事给丧了命。

    摩吉尔乃是一个大部落,现任的摩吉尔王乃是熊世子的亲生父亲。

    奈何摩吉尔王被人害死,现任王妃掌管了整个摩吉尔,立其子三子为下一任的王。

    熊世子乃是上任王妃所出,被剥夺继承王的一切物件与权利。

    当年的熊世子被老王妃一箭穿心而死,不知今日他会不会有不同的命运。

    官员前去传话,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便见那官员急匆匆的醒来,对她点头哈腰毕恭毕敬道:

    “世子请姑娘前去驿馆之中。”

    官员并没有因着洛冰婧与二皇子的亲事对洛冰婧尊敬,而是因着熊世子的态度,发生了对她的改观。

    洛冰婧一路无言随着官员朝着熊世子所在院落而去,云青与石竹二人则是被留在府门外。

    洛冰婧虽前前后后活了好几十年,但从未见过驿馆之中的景象。

    不由得一愣,不知为何这驿馆之中景色宜人却给人一种热切感。

    亭台楼阁处处透露着精致典雅,花园水榭处处透露着江南诗情画意。

    待洛冰婧行至熊世子所在的院落之时,更是哑然这美如画的景色。

    “便是你让人通知我的。”

    遁声瞧去,但见一位身穿水墨色衣袍的男子端坐在花树底下品茗赏景。

    此人正是熊禀人,他虽洛冰婧上前执起石桌之上的一杯水一饮而尽。

    “熊世子可对我所言可信。”

    洛冰婧却面色微禀一声笑了出来,道:

    “我所言是真是假皆在世子爷相不相信,若是世子爷提前准备,到时候就不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熊禀人眼中之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快的一闪而过,看向眼前的女子。

    此女子温婉如兰平淡如水,这京都城的世家贵女可否都是这般,与他们部族的女子大不相同。

    “可否告知在下姑娘是如何得知我会被人害一事,难不成是猜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