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43章 皇后夢?局势变

时间:2018-03-16作者:半折扇

    店二闻言不置可否,又自柜台拿出两朵绢花赠予石竹与云青二人,应承道:

    “两位姑娘真真是好眼光,已有许多姑娘贵女这般道过,趁着相送绢花多买一些首饰才划算。”

    洛冰婧会心一笑,原来金满堂可不是在做亏本买卖,而是变着花样让众人采买金玉楼的首饰。

    这绢花送的有价值,侯宇辉进门之时便瞧见洛冰婧面挂浅笑温婉如兰,一时被迷了眼。

    “侯宇辉,今生我赵羽歌欠你的定还你。”

    赵羽歌满面怒容追了进来,一把扯住侯宇辉的衣袖。

    洛冰婧回过神来,轻撇了一眼赵羽歌,不知这两人又怎么了。

    侯宇辉倏地将衣袖抽了回来,生怕洛冰婧有所误会,当下便是拉长着脸对着赵羽歌道:

    “你这是做甚,我娶你便是,拉拉扯扯成何体统,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五年之约过时不候。”

    赵羽歌面容狰狞,连连道:

    “好,好,好五年便五年,侯宇辉你若敢食言休怪我扒了你的皮。”

    洛冰婧早已趁着侯宇辉与赵羽歌争执之时悄悄出了金玉楼。

    “姑娘,我们这是去做甚。”

    云青执起手帕擦拭着脸上的汗珠,气喘吁吁的看着依旧行动矫捷的姑娘。

    洛冰婧瞧了瞧日头,在看向洛冰婧与石竹之时,才恍然大悟她们主仆三人已逛了两个时辰。

    洛冰婧凝眉,若她没记错近几日会有番邦来使进京都,她想见那人一番,毕竟那人曾救过她的性命。

    主仆三人本欲打算打道回府,谁知在归途之中隐约听到:

    “当今皇后夢了。”

    洛冰婧等人闻言皆是一惊,当今皇后乃是出自宋首辅府,父亲乃是内阁大学士宋阁老,若皇后夢了今日太子为何还会与安元香出现在醉香阁。

    主仆三人匆匆追上那人,云青上前自荷包之中掏出一枚铜钱递给那人,开口询问道:

    “刚才公子所言可是真的,当今皇后夢了?”

    此人乃是寻常百姓打扮,将铜钱塞进怀里,声道:

    “当然是真的了,当今天家之事那个不要命的敢造谣。”

    洛冰婧迅速唤上云青与石竹二人上了穆府的马车,前去安定侯府。

    一路上洛冰婧心浮气躁,皇后怎么会夢,前世皇后可是活到了太子反叛之时,若是现在夢了这大局岂不是将乱。

    当洛冰婧等人匆匆赶至安定侯之时便被大总管告知安定侯被招入宫了,当下洛冰婧更是心率焦急。

    承明殿。

    一干大臣战战兢兢跪伏在大殿之中大气不敢喘,额上皆是起了一层冷汗。

    殿中气氛低压明明是炎炎夏日却让众人犹如掉入了冰窖之中。

    “起身,明日无时在想不出法子啊,朕便将你们一个个的给砍了,都给朕滚。”

    声如龙钟气势浩荡夹杂着毁天灭地的戾气,当今圣上虽沉迷炼制丹药,但不可否认这帝王的威严丝毫没有减弱。

    大臣们纷纷叩拜道:

    “圣上圣明,叩谢圣上不傻杀之恩。”

    “滚……”

    众人闻言皆迅速起身逃也似的离开了大殿之中。

    刘伯庸被宫人引领至承明殿前,与滚出来的众大臣相逢。

    “众位大臣,不知发生了何事?”

    其中与刘伯庸交好之人,站出身来,对着刘伯庸道:

    “刘兄可是不知圣上要处死皇后娘娘,现下京都城已流传开来皇后夢了的消息,刘兄可是拜见圣上,若无急事还望刘兄待来日在拜见圣上以免惹祸上身。”

    刘伯庸淡然浅笑,遂道:

    “多谢杨兄提醒。”

    众大臣看着刘伯庸皆是看好戏的神态,不知圣上会不会一怒之下斩了刘伯庸。

    洛冰婧虽心中急切却知宫中定是发生了大事,若是皇后提早仙逝会不会局势会与前世不同,登上那位置的不知会是谁。

    “你来了,可是来看我的,过的可还好。”

    洛冰婧面色欣喜瞧向来人,但闻穆氏询问道,神色淡淡无喜无忧。

    “你在安定侯府过的如何,可有想起零星往事。”

    洛冰婧与穆氏现在犹如姐妹一般,到不似母女。

    穆氏摇了摇头,端坐与洛冰婧上首,懊恼道:

    “不曾想起,你可怪我这个做娘亲的,每每想起有你这般大的女儿,总感觉是在做梦,可这梦是真实的,我居然与人成亲了。”

    穆氏神色落寞,洛冰婧心猛然一抽微微作痛,娘亲这是在悔恨与人成亲,娘亲其实不愿见她吧,每每看到她都是时刻提醒娘亲她已嫁为人妇并育有子嗣。

    娘亲倾心之人乃是刘伯庸,现在娘亲的记忆又停留在与刘伯庸在一起之时,她的存在对娘亲何其残忍。

    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记不起经历过什么,却有一个女儿。

    “能否为我讲讲以往,讲讲我与你父亲之间。”

    穆氏好似下了决心一般,坚定的看向洛冰婧,眼眸之中有着漠然与忧伤。

    洛冰婧心知娘亲想了解过分,现在的娘亲是多渴望能知晓当年她为何会离开刘伯庸下嫁给洛昌平。

    “娘亲十分爱慕父亲,可奈何父亲的心在穆云水身上,娘亲这十几年来在镇南侯府过活的十分憋闷委屈,被妾室欺压被夫君不喜被老夫人厌恶,甚至奴才都能欺负娘亲……”

    “你莫在了,我怎会爱慕他人我怎会嫁与洛昌平,我与他素不相识我心中眼中皆是伯庸,我不可能会嫁给他人为妻,这其中定是有误会。”

    洛冰婧见娘亲情绪激动,便打住不在刺激娘亲。

    “夫人,夫人大事不好了,侯爷被收监了。”

    大总管满头大汗焦急不安道,洛冰婧腾的站起身来,这安定侯怎会被抓,穆氏闻言则是面色蜡黄,起身道:

    “快备马车,我要前去靳国公府。”

    “且慢,娘亲你莫不是忘了靳英公夫人死与娘亲的马车之上,靳国公府现在对娘亲颇有微词。”

    洛冰婧连连打断穆氏话语,穆氏闻言一怔,喃喃自语道:

    “若不相求外祖母,我又能前去求谁救伯庸。”

    洛冰婧看向大总管询问道:

    “可知侯爷是因为何事被收监的,可前去打听了现下的局势,侯爷被收监可否与皇后有关,官府之中可有来人?”

    洛冰婧接连问道,大总管明显一愣,他怎地将这事给忘了,皆是他过于慌张,才会出此纰漏,当下便是对着洛冰婧作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