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42章

时间:2018-03-15作者:半折扇

    “可是发生了何事,怎地这般热闹,本宫可错过了什么。”

    此言一出,众人便齐齐朝着来人看去,遂纷纷恭敬行礼道:

    “拜见太子殿下。”

    洛冰婧当瞧见侯宏武身边之人时,便是扯出一抹冷笑。

    不知侯宏文瞧见了会做何感想,安元香居然与一直惦记她的太子在一起。

    人群之中有好大喜功者,本欲借此机会给当朝太子留下印象,当下便是极力迎合道:

    “回禀太子殿下发生之事并非雅事,乃是至孝伯大公子与成府成姑娘通、奸。”

    侯宏武却是没有理会此人而是跨步上前朝着洛冰婧等人走去。

    “太子殿下,臣子乃是被人陷害,还望太子殿下能为臣子做主。”

    洛冰婧心中不喜面色发寒,她万万没料到侯宏文居然前来醉香阁。

    若是此般,她还怎有机会将兰姐姐的亲事给退了。

    “哦?来听听是谁陷害了你与成姑娘。”

    侯宏武淡淡撇了一眼洛冰婧与侯宇辉二人,几人胡不搭理,洛冰婧刚刚亦是给他行了礼。

    安元香最看不得的便是洛冰婧,故作姿态上前半掩着搀扶住成漪书,开口道:

    “这不明摆着的事吗,定是有心人故意设计陷害,看不得别人过活的舒畅,你是不是啊洛姑娘。”

    安元香一边着一边看着洛冰婧好似那作恶之人乃是洛冰婧。

    洛冰婧却是无所畏惧,今日事情已达到,宋齐明与成漪书苟、合之事已传扬出去,不管陈相爷府会不会有动作。

    成府与至孝伯府定会发生改变,成漪书已是宋齐明之人,成府定是会抓住此番机会,将成漪书给塞入至孝伯府。

    洛冰婧并不理会安元香的挑衅,而是转向侯宏武道:

    “臣女还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便此告辞先行离去,还望太子殿下多多谅解。”

    洛冰婧语毕还未待太子点头应是便迅速离开了醉香阁。

    今日还未用到这醉香阁幕后东家是谁便将此事解决,心情不出的畅快与惬意。

    她便与广兰姐姐二人坐观其变便是。

    侯宇辉紧追上去,将太子爷彻底无视。

    还未刚出醉香阁便被赵羽歌给阻拦下来。

    洛冰婧并未打算直接回穆府,府邸之中的暗桩还未寻到,这一时半会怕是寻不出此人是谁。

    靳英公夫人在娘亲马车之上殒命,靳国公府虽身为娘亲的外家,但多少对娘亲有些微词。

    洛冰婧深知多多少少与外曾祖母赐给她墨玉有关。

    事件已转交大理寺少卿查办,当今圣上亦是下了命令一月之余便要将此案件破除。

    大理寺几次三番想将娘亲给关押起来审讯案件,被安定侯拦阻若非安定侯不知娘亲要受多少罪行。

    “姑娘,这是要去哪,这不是会府邸的路安啊。”

    云青已石竹紧随其后,看着姑娘闲亭漫步即不上马车,又不到前去何地。

    洛冰婧看着街面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便朝着金玉楼而去,不知金满堂生意做的如何了。

    她上一世只知道金满堂乃是皇商却是不知金满堂起家的买卖。

    当洛冰婧主仆三人来到金玉楼之时便被现在焕然一新的金玉楼给惊呆住了。

    与上一次相见之时简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还未行进金玉楼,只稍稍在店门之处停留,便有二相迎出来,道:

    “姑娘请进,今日姑娘可真真是好福气,今日金玉楼新打造了一批首饰,姑娘何不趁此机会添上一两件”

    二带人谦卑温和,脸面之上自始自终挂着浅笑,让人瞧了十分舒心。

    侯宇辉追来之时,便瞧见婧儿进了金玉楼,当下便是疾走两步。

    他可认得这金玉楼乃是穆氏所有。

    洛冰婧进了店内便被首饰架上的首饰罗列的首饰给吸引住了。

    各个做工精致晃人眼球,更为重要的乃是这些首饰款式新颖,可不是现下京都城所拥有的款式。

    洛冰婧将金玉楼里里外外巡视了一遍,分外满意金玉楼的现状。

    “你们掌柜的何在,这首饰我瞧着不似京都城时下流行的物件,可否询问一番这物件乃是在哪打造寻得的。”

    二耐着心思陪着洛冰婧将金玉楼巡视了一番但闻洛冰婧所闻,便开口回道:

    “姑娘可是要见我们掌柜的,可真真是不凑巧,掌柜的昨日刚刚随着商船出海了,若是姑娘想寻我们掌柜变半月以后在此前来。”

    二又满怀欢喜,将首饰一一解释给洛冰婧听,洛冰婧闻言则是一怔,这些物件乃是出自海外,怪不得这款式与京都城时下流行都不同。

    洛冰婧又是询问了一番,并未告其她的身份,见二对答如流,便安心将这金玉楼交给一个店二。

    洛冰婧选了一支镶嵌各色宝石的簪子,付了银两便要离去。

    “姑娘且慢,这是本店的优惠。”

    着便见那二手中拿着绢花,递给云青与石竹二人一人一朵。

    这绢花亦是与咱们以往所配带的绢花不同,此绢花居然乃是琉璃所做,硬着光亮便能瞧见此绢花发着亮光,炫彩夺目。

    洛冰婧将手中的绢花收了起来,云青与石竹二人则是相互佩戴。

    洛冰婧诧异看向店二,开口询问道:

    “此绢花乃是送人之用,可是买卖,不知这朵绢花值多少银子。”

    店二嬉笑起来,道:

    “这绢花不做售卖,人还真真不知这绢花多少银子。”

    洛冰婧闻言便是疑惑不解,她可是瞧见了石竹与云青头上佩戴的绢花,在光亮底下一闪一闪十分耀眼。

    这般好的配饰甚至比珠宝首饰还要受欢迎,还更加吸引人些。

    “姑娘,这金掌柜的可真是大方,若是奴婢有钱了定是会前来金玉楼买首饰,到时候让金掌柜的多送奴婢两朵绢花,冲着这绢花奴婢定是多多光顾。”

    石竹对这绢花爱不释手,对首饰架上的首饰行至缺缺,并非那些首饰不吸引人,而是这送的绢花太过别致。

    云青亦是开口道:

    “这绢花奴婢瞧着可是要买大价钱的,不知道往后这绢花会不会涨价,到时候奴婢等人可是只能看着买不起的,趁着现在相送,定是多买上一些首饰才合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