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40章 暗中作梗

时间:2018-03-14作者:半折扇

    已近炎炎酷暑乃是雨季盛行之时,自从陈相爷府回到穆府,当日傍晚便下起了雨,时至今日这雨已稀疏下了三天三夜,闷热的空气之中都夹杂着湿气。

    洛冰婧斜躺在贵妃榻上,身上披了一层水青色的纱裙,手中拿着的乃是一本野史,青丝披散垂至榻下,正看的津津有味。

    “姑娘,丁香传了口信,陈姑娘已是三日滴水未进,怕是要撑不住了。”

    石竹将油伞收起,拍打了一番裙摆上的水渍,绣鞋已湿了大半,不紧不慢朝着闺房中洛冰婧道。

    洛冰婧闻言,将手中野史放于旁边的矮及之上,端坐起身面露一丝心疼之色,来也巧本打算次日前去陈相爷府提亲的俞洪浩因着天气的原因迟迟未来。

    至孝伯府大公子宋齐明怕是真的废了,至孝伯居然奢侈了一回次日不顾连绵阴雨天便让至孝伯府的管事送过来五十万两银子,当做是给兰姐姐的赔偿。

    陈相爷与相爷夫人大喜,便将兰姐姐险些丧命身受重伤之事给抛在脑后。

    至孝伯与其夫人第二日便冒雨前去陈相爷府,与陈相爷定下了兰姐姐与宋齐明成婚的日子下月初六。

    现在已是月中然后三日,距离兰姐姐与宋齐明成婚只有二十几日。

    “丁香可回了?”

    洛冰婧开口询问道,因着房中冰盆子已用完,湿热的气息让洛冰婧略有不适。

    石竹待收拾妥当,这厢才踏进房门,顺手拿起蒲扇站于洛冰婧身旁,一边为洛冰婧打着蒲扇一边回道:

    “回了,这两日丁香便摸起了眼泪,姑娘甚是聪慧可有法子相助陈姑娘一番。”

    洛冰婧怎会不想相助陈广兰一番,思来想去便唯有此计妥当,即伤不了陈姐姐又能为陈姐姐摆脱这桩亲事。

    当下便行至书桌前,执起笔来书写了一番,将两封书信交给石竹吩咐道:

    “将这一封书信想法子送入成漪书手中,另一封送入宋齐明手中切记莫要让人知道此信乃是出自穆府出自我手。”

    石竹将书信贴身藏了起来,当下便是转身离去。

    洛冰婧看着消失在雨帘之中的石竹恍然出了神,不知此计策能不能成功。

    “姑娘,姑娘……”

    云青手中抱着一盆冰,对着洛冰婧轻唤道,洛冰婧猛然回过神来,靠近冰盆子贪恋着一丝丝凉气,急切道:

    “娘亲如何了,在安定侯府过的可算安康。”

    今日她便派云青去探听一番娘亲在安定侯府的状况。

    云青将冰盆子防至在洛冰婧的闺房之中,回道:

    “夫人还是入如以往一本般不记得姑娘,不过夫人在安定侯府过的舒心自在,安定侯休沐在府,奴婢前去时安定侯正陪着夫人在作画,奴婢可是头一次瞧见夫人面容之上洋溢着心满意足。”

    洛冰婧闻言便是心中欢喜,只要娘亲合乐安康记不记她又能怎样,她只希望娘亲能过的好便足矣。

    “姑娘奴婢还听闻一件事,便是义亲王府的世子爷将在月底迎娶护国大将军府的赵三姑娘,这婚事整整提前了十天,不知两府又有何打算。”

    洛冰婧闻言一愣,侯宇辉要迎娶赵羽歌了,可是若是侯宇辉迎娶了赵羽歌是否还与前世的命运相同。

    “侯宇辉这是要牺牲我了,不是要口口声声迎娶我。”

    落冰婧此言一出便暗骂自己一声蠢,当下便看到云青同情的神色。

    洛冰婧心中哀嚎,云青定是误会她对侯宇辉的心思。

    次日一早天便放晴了,洛冰婧犹如脱缰的野马,自院落冲至前院,看着焕然一新的花花草草心情愉悦。

    “姑娘,可是换了装扮再行出府,还是这般出府。”

    云青与石竹手中皆是拿着许多成套的衣衫有男有女,看向洛冰婧询问道。

    洛冰婧嗤笑一声,道:

    “就这般出府,今日乃是我约了成漪书与宋齐明的日子,成败就在今日。”

    待主仆三人浩浩荡荡的出了穆府,便朝着目的地前去,谁知会在半道被侯宇辉给阻拦下来。

    “婧儿你这是要去何地。”

    侯宇辉面色欣喜,行至洛冰婧身前询问开口。

    洛冰婧当下便是作辑,娇笑开口道:

    “婧儿恭祝世子爷成婚在即,世子爷定是忙碌,婧儿就不便打扰世子爷了,婧儿告辞。”

    侯宇辉俊颜微凝,一把拉住即将要走的洛冰婧,萎靡道:

    “婧儿是怪罪与我,婧儿你要信我,娶赵三姑娘乃是权宜之计,待五年之后婧儿恢复自由之身,我定风光娶你。”

    洛冰婧心下一惊,连连抽回手腕,后退两步道:

    “世子爷笑了,莫不是有何事让世子爷有所误会。”

    洛冰婧闪躲的动作与言语深深刺激到了侯宇辉,跨步上前与洛冰婧近在咫尺,神色受伤极其认真道:

    “我未笑,婧儿你聪颖不会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婧儿莫在这些,你这是去哪,可有要我相助之地。”

    洛冰婧心绪不宁,她当然知道侯宇辉对她的心思,可她早已不愿理会这人世间的情情爱爱,侯宇辉的心思怕是要付诸东流。

    醉香阁二楼雅间。

    成漪书左等又盼宋齐明怎地还未前来,心绪浮躁还不是宋齐明今日要失约了。

    她可是特意打扮了一番,若宋齐明失约,岂不是浪费了她的心血。

    此时的成漪书一身白衣,发髻之上只带了两朵绢花,面色呈现病态炸然一看乃是一位病美人。

    “叩、叩、叩,房中之人可是漪书。”

    成漪书闻言立马兴奋应道:

    “可是宋公子来了,快快请进。”

    宋齐明将养了几日,身子已无大碍只是哪方面便是让宋齐明抬不起脸面。

    他一把推开房门,还未刚刚迈进去关上房门,便瞧见一道白色身影朝他行来,一下子扑进他的怀中。

    宋齐明身子微僵,面色微微有些扭曲道:

    “漪书,这是怎地了,快让我瞧瞧。”

    宋齐明作势一把将成漪书给推开,生怕成漪书发现了他的不妥之处。

    成漪书眼眶微红,轻轻抽泣起来,掩着面抽泣道:

    “宋郎你可是要与广兰姐姐成婚了,你我往后便是陌路人,宋郎我心中依旧有你,即使知道你与广兰姐姐之间有婚约,我亦是无法将你彻底给忘记,宋郎你心中可有我。”

    成漪书希冀的看着宋齐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