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39章 打道回府

时间:2018-03-14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暗中抓住陈广兰的玉手,她能感到兰姐姐的无助与惊恐。

    陈相爷深思熟虑片刻,便沉重开口道:

    “兰儿你这番话可是伤了父亲的心,你乃是为父的掌上明珠,为父待你如珠如宝,怎会不将你给放在心中,兰儿放心若至孝伯府不能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即使这亲事退了,为父定不会轻易饶了害你之人。”

    陈相爷此番话乃是话中有话,在场之人皆不是傻子,怎会听不出陈相爷话语中的含义,陈广兰对着陈相爷再三叩首。

    至孝伯夫人闻言,终于忍耐不住,话语恶毒道:

    “陈姑娘伤城这般,不知往后会不会落下病根,应不影响孕育子嗣,这若是现在赔偿陈姑娘一百万两银子,待来日陈姑娘不能生养之时,至孝伯府可否将陈姑娘给休弃了。”

    众人闻言皆是面色铁青,这陈广兰还未过门,至孝伯夫人便想着往后能不能将陈广兰给休弃了。

    “闭嘴,莫不是气糊涂了,怎能胡言乱语。”

    至孝伯开口怒喝道,这话语里却是昭示至孝伯夫人这般道,乃是因为被陈广兰与陈相爷府给气的。

    陈相爷夫人则是迈步上前,温婉道:

    “老爷,这一百万两银子一时半会怎会凑的齐,不如给至孝伯府几日的时间可好,这亲事岂能退便退的,岂不是让外人瞧兰儿笑话。”

    洛冰婧闻言,眼眸发冷,陈相爷夫人这乃是要将兰姐姐强行硬塞给至孝伯府大公子宋齐明。

    “一百万两银子不如去抢,至孝伯府可是拿不出,这亲事便作罢,这本就是老爷与陈相爷的醉酒之言,本不该当真。”

    至孝伯夫人可不愿白白将一百万两银子拱手相让给陈相爷府,当下便是将宋齐明与陈广兰的亲事推脱掉。

    至孝伯面色窘迫,瞧向陈相爷无奈道:

    “相爷莫怪才是,内子心直口快,不过内子这番话乃真是的对极了,你与我乃是醉酒之后定下的姻亲,酒后之言怎可当真,我看齐明与兰姑娘的亲事便作罢吧,陈姑娘的医药费便由至孝伯府给担着。”

    至孝伯面色讪讪的,但为了他的百万两银子,这桩亲事不要也罢。

    陈相爷怒极反笑,高声喊道:

    “送客。”

    立马便有丫鬟厮上前,至孝伯与至孝伯夫人面色涨红,这陈相爷可真真是不识抬举,居然还敢将他们给赶出相爷府邸。

    当下至孝伯与至孝伯夫人便怒甩衣袖,脸色不虞起身便要离去。

    陈相爷夫人见状立马上前相劝道:

    “至孝伯你们二位莫气,老爷这冤家宜解不宜结啊,不能因着兰儿与宋公子的亲事,便毁了两府之间的情谊啊。”

    陈广兰本是窃喜,她与宋齐明的亲事可总算退了,谁知娘亲极力促成她与宋齐明的亲事,当下便是错愕开口道:

    “娘亲,我……”

    “兰儿你莫在开口,娘亲一切皆是为你着想。”

    陈广兰话语刚落便被陈相爷夫人给硬生生打断。

    至孝伯夫人面容之上带着得意,傲娇开口道:

    “既然陈夫人如此知情达理,这亲事还另有商量,今日此事便当做没发生,陈姑娘的医药费至孝伯府便担着,合两府之好总归好过结两府之怨。”

    至孝伯舔着脸看向陈相爷,嬉皮笑脸道:

    “陈兄,你我乃是多年的结交兄弟,若是能结成女儿亲那便是更好,若结不成女儿亲,陈兄莫要怪罪才是。”

    陈广兰面色苍白,眼神绝望父亲与娘亲若是答应了,她这一生便要活在孤苦无依之中。

    “爹,女儿不愿。”

    陈相爷心中有自己的成算,将陈广兰的祈求视若无睹,遂笑道:

    “既然这般,这事本相便当做从未发生,只不过还望二位能保证宋公子不会再与成家姑娘联系。”

    陈广兰本欲再行反抗,被洛冰婧暗中阻拦下来,她本以为兰姐姐与宋齐明的亲事定能褪去,谁知这陈相爷夫人与陈相爷会这般算计兰姐姐。

    就在这时,陈相爷房门上的厮带领着一位衣着得体是奴才行了进来。

    但见那奴才瞧见至孝伯与至孝伯夫人之时,顷刻间泪流满面道:

    “启禀老爷与夫人,公子……公子……公子……”

    至孝伯夫人闻言心中便是咯噔一下,这奴才乃是齐明院中的管事,当下至孝伯夫人便急切开口道:

    “你这奴才,你到底明儿他到底怎么了。”

    至孝伯则是上前一把抓住奴才的衣领,瞳孔大睁。

    “齐明发生了何事,你倒是啊。”

    洛冰婧心中发笑,若她猜测的八九不离十,怕是宋齐明被她与闫香的那两脚给踹到断子绝孙了。

    果不其然但闻那奴才战战兢兢道:

    “公子他成了不、举之人……”

    “砰……”

    那奴才还未完,便被至孝伯给扔在地上,发生砰的一声闷响。

    “你休要胡言乱语,若你胆敢造谣生事,莫怪本爵爷要了你的性命。”

    陈相爷亦是紧张起身,这若是宋齐明成了不举之人,与宫中的太监又有什么两样,这亲不如不结。

    至孝伯夫人哀怨的看了一眼陈广兰,遂快速离去。

    至孝伯匆匆与陈相爷告了辞便快速紧跟上至孝伯夫人,心中却是打起了鼓。

    至孝伯夫人急得抓心挠肝,这至孝伯府可不止明儿一个男嗣,可她只有怎么一个儿子。

    若是明儿不举,这继承宋府一切的便不是明儿。

    明儿怎会不举,至孝伯与至孝伯夫人只知道陈广兰滚落山崖之事,却是不知宋齐明后来发生了何事。

    陈相爷看向陈广兰语气淡然,莫带一丝关心之色开口道:

    “兰儿,你受伤了还不速速前去闺房休息,今日你已耽搁洛姑娘不少时辰,还不让丫鬟将洛姑娘给送回府去。”

    陈相爷完,便跨步离去,陈广兰悲戚唤道:

    “父亲,你这是要将女儿给逼至绝路不成。”

    陈相爷身形微顿,遂迅速离去。

    陈相爷夫人则是上前,将无声落泪的陈广兰给搂在怀中,歉疚的看向洛冰婧开口道:

    “洛姑娘让你瞧笑话了,现在天色已渐晚,我派奴才护送洛姑娘回府。”

    洛冰婧深知这乃是下了逐客令,当下便起身告辞,临走之时不忘嘱咐道:

    “还望陈夫人多加上心才是,婧儿便告辞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