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37章 洛冰婧又出鬼点子,相助广兰退婚

时间:2018-03-13作者:半折扇

    “婧儿……可是听信谗言了,我……我瞧着俞公子不似那人,婧儿可否知道心跳加速鹿乱撞那般的感觉,我瞧见俞公子便是那般,婧儿我怕是对俞公子一见钟情了。”

    洛冰婧瞧陈广兰面目含、春便已知广兰乃是动了春、心,可她不能看着广兰姐姐出了宋齐明这个狼窝又入俞洪浩这个虎穴,再加上俞太傅府乃是错综复杂,兰姐姐岂能应付的了。

    若俞洪浩纳了江南的那个美娇娥,兰姐姐在俞太傅府可还有地位,洛冰婧心绪烦躁却深知现在无论她什么,广兰都不会听从。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但闻一声苍老询问道:

    “马车之中可是大姑娘,相爷与夫人派我等前来寻大姑娘,姑娘可还安好?”

    陈广兰闻声便知来者是谁,当下便是回道:

    “水伯兰儿无事,还累及娘亲与父亲挂念了,劳烦水伯跑一趟了。”

    但闻那苍老的声音接着道:

    “大姑娘无事便好,还请随老奴速回府邸,老爷与夫人还有至孝伯与至孝伯夫人在府中等候多时。”

    紧接着便是马车行起的声音,压在马路之上发出沉闷的轰隆隆响声。

    “兰姐姐,你可知你与宋齐明的亲事并非容易退却的,至孝伯与至孝伯夫人现在在陈相爷府,怕是前来让陈相爷安心莫怪罪的,至孝伯不会让宋齐明娶成漪书这般毫无助力的女子为妻。”

    洛冰婧此言一出,陈广兰便是整个人颓废不已,婧儿所她如何不知,可是今日发生之事,她与宋齐明根本毫无可能。

    在加上今日她在寻花亭与成漪书发生冲突,若不是宋齐明故意而为之她怎会滚落山崖,幸亏俞公子出手相救,否则她定是命悬一线。

    “婧儿你可有法子救我,我若嫁与宋齐明定会被他迟早给害死。”

    洛冰婧前一世已经历过一次兰姐姐被成漪书宋齐明害死,这一世她怎可坐以待毙,思绪飞转,看向陈广兰破旧脏乱的衣衫,与轻微擦伤的脸颊,立即计上心头,当下便是开口对着陈广兰道:

    “婧儿有一计,但需要兰姐姐配合。”

    陈广兰即刻点头,希翼的看着洛冰婧,催促道:

    “婧儿可是想到了好法子,快快讲与我听,婧儿要我如何配合。”

    洛冰婧邪魅一笑,看的陈广兰背脊发直,但见洛冰婧一把扯过陈广兰只听“撕啦”一声,洛冰婧将陈广兰本就破烂的衣衫直接给撕的更烂,这还不算完。

    还未待陈广兰回过神来,便对着陈广兰的一头青丝上下其手,将陈广兰变成了披头散发,成疯魔状的疯子。

    洛冰婧看向此时的兰姐姐,这凄惨的模样是有了,可是还缺少点什么,当下便是灵机一动询问道:

    “兰姐姐马车之上可是有胭脂水粉。”

    陈广兰这才回过神来,哭笑不得总算明了洛冰婧的想法,当下便是回道:

    “你我皆是贵女,这还用询问,马车之上当然少不了胭脂水粉了,就在你右手边的暗格之中。”

    洛冰婧打开暗格掏出胭脂水粉,便左右开弓对着陈广兰的面颊与裸、露在外的肌肤开始稍做修饰。

    “大功告成,兰姐姐待会回了陈相爷府,兰姐姐可是受了重伤之人,行动不便。”

    洛冰婧这般道,陈广兰便知婧儿这是让她办可怜,可是这般能妥当吗,当下便是不安询问道:

    “婧儿我知你是让我扮作可怜凄惨,可是就这模样能让我爹与至孝伯改变注意吗。”

    洛冰婧失声笑道,看向陈广兰开口道:

    “我何时让你只扮作可怜了,我将你变成这副模样乃是要你状告宋齐明与成漪书,记住了若想退了这门亲事,便狮子大开口让至孝伯府赔偿一百万两银子,彩礼翻番,陈相爷定是会支持你讨要这些东西的,到时候至孝伯会想方设法退了你与宋齐明的婚约。”

    洛冰婧笃定道,之所以她敢这般确定乃是知道至孝伯的为人。

    至孝伯此人乃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守财奴,可谓是铁公鸡一毛不拔,怎会愿意赔偿给兰姐姐一百万两银子,更甭彩礼翻番了。

    兰姐姐这副模样,可是半死不活相要赔偿乃是合情合理。

    陈广兰始终心中打鼓彷徨不安,一百两银子对于公侯之家并非困难,至孝伯若是答应了,她岂不是要嫁给宋齐明。

    洛冰婧见兰姐姐此等神色,便知兰姐姐心中顾虑。

    待马车稳稳的停在陈相爷府门前之时,陈广兰却是打起了退堂鼓,迟疑道:

    “婧儿,这法子真的可行吗,若是至孝伯应了我该如何是好,区区一百万两银子,至孝伯府怎会拿不出来。”

    “兰姐姐你且看着吧,再者了我同兰姐姐一道前去拜见相爷与夫人,会暗中相助兰姐姐。”

    洛冰婧深知现在在言其它,兰姐姐亦是安不下心来,与其不如先让兰姐姐吃一颗定心丸。

    陈广兰闻言,便是鼓足了莫大的勇气与洛冰婧一道下了马车。

    当水伯瞧见洛冰婧自马车之中下来之时,先是微愣随即立马恭敬上前,道:

    “老奴拜见姑娘拜见洛姑娘,不知洛姑娘与姑娘一同身在马车之中,怠慢之处还望洛姑莫怪。”

    洛冰婧并不十分熟识水伯,每次前来陈相爷府寻兰姐姐之时,都很少与水伯之间有交流。

    在洛冰婧印象之中,水伯乃是一个沉默寡言之人,今日水伯却引起了她的注意。

    “水伯多礼了,若有错,皆是怪我在马车之中并未出声。”

    水伯亦是态度恭敬,不在言语而是将洛冰婧给迎进了陈相爷府。

    “姑娘与洛姑娘到。”

    还未刚刚穿过弯月门便有厮高声唱到。

    洛冰婧立马黯下脸色神色不喜,这府中还有贵客在等候兰姐姐,若是兰姐姐真若出了何事,被厮这般通报,岂不是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陈广兰却是不以为意,好似早就习惯了这般。

    待几人穿过回廊经过水池之后,便出现在待客厅门前。

    立马有婆子相迎出来,陈广兰现在乃是被洛冰婧与府上的一个丫鬟架着。

    但闻那婆子十分夸张惊呼道:

    “哎呦,我可怜的姑娘,你怎地变成了这副模样,是哪个挨千刀的将姑娘害成了这般,让夫人瞧见了非要心疼死不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