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33章 寻暗中黑手,洛冰婧心有成算

时间:2018-03-11作者:半折扇

    大总管踱步迎了上去,开口便是道:

    “恭迎侯爷回府,启禀侯爷夫人已经清醒过来,只不过夫人好似不记得以往之事,洛姑娘前来府邸寻夫人,现在正在夫人房间之中。”

    刘伯庸闻言,立马大跨步朝着他的院落而去,府上下人皆是纷纷朝着刘伯庸行礼,侯爷如此匆忙莫不是那夫人又发生了何事。

    “玉清,玉清你可醒了过来。”

    刘伯庸自进院门便急切唤道,穆氏闻声便伸长脖子朝着房门看去,面容之上有一丝娇羞,回道:

    “我已醒了,三呆子恭喜你当了侯爷。”

    刘伯庸推开房门走了进来,面色微微红润,显然是一路急行而来。

    穆氏看到刘伯庸的面容之时,倏地便是怔愣住了,指着刘伯庸眼眸之中闪着水光激动道:

    “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怎地一日不见你便老了沧桑了,可是发生了何事,伯庸。”

    刘伯庸微怔,抬起粗糙手抚向他的面容,他在她眼中亦是老人。

    “玉清,我这副模样是不是惊着你了。”

    刘伯庸眼眸之中闪过受伤之色,洛冰婧见此便知是刘伯庸误会了,当下便起身朝着刘伯庸走了过去,轻声开口道:

    “穆姐姐刚才可是告知了我今是何年何月,穆姐姐现在乃是建安三十七年,可是真是假。”

    刘伯庸倏然睁大双眸,心中震惊无比却又带着一丝不已察觉的窃喜,这乃是他与穆玉清相识之时。

    老管家刚才告知她玉清失了记忆,他本还担忧不已,现在他却是心中欢畅。

    刘伯庸这厢刚要点头道是真,但闻穆氏一声惊叫,伴随着的还有被打落在地发出“砰……”的一声的铜镜。

    洛冰婧与刘伯庸骤然回身,面容之上闪过惊愕,齐齐朝着穆氏瞧去,但见穆氏面容之上呈现惊慌之色,赤果这玉足,不敢置信的看着地面上的铜镜,双手抚上自己的面颊,呆愣片刻,失声喊道:

    “我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这,这这铜镜之中的人可是我,究竟发生了何事,我与伯庸为何会变老。”

    遂又惊恐万状的看向洛冰婧哆哆嗦嗦道:

    “你,你刚才唤我娘亲,你可是唤我娘亲了?我居然嫁人了,你道你是镇南侯府的嫡长女,你又询问我可是认得洛昌平,难不成我嫁给了洛昌平,这怎么可能。”

    穆氏遂又看向刘伯庸眼眸之中有着痛苦之色,质疑道:

    “伯庸,我是不是嫁人了?”

    穆氏的神色带着希冀带着彷徨,让刘伯庸瞧了心痛万分,上前一把将穆氏揽在怀中,闷声道:

    “玉清,你在建安三十八年突然消失,我寻遍了整个京都城都为寻到你的下落,我那时还瞧见过你出嫁的队伍,却是不知那轿中的新娘坐的是你,现在乃是建安五十六年,你与我已是数十年未见,你我二人怎会不变老呢。”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刘伯庸将穆氏揽在怀中背对着洛冰婧落下一滴清泪。

    穆氏却是窝在刘伯庸怀中抽泣起来,嘴里道:

    “我怎会嫁给了洛昌平,我怎会离开你伯庸,当年究竟发生了何事,我从未见过那人,伯庸你可怪我。”

    穆氏言语之中皆是痛苦,洛冰婧心中亦不是滋味,看来娘亲当年下嫁给父亲,其中定是有蹊跷。

    刘伯庸将穆氏更是紧紧搂住,他亦是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何事让她不辞而别嫁给他人。

    穆氏突然从刘伯庸怀中挣脱出来,抬起玉手擦拭了一番眼泪,歉意的看向刘伯庸,尤其是当看到刘伯庸胸前被她哭花的地方,更是脏的心中酸痛,歉意道:

    “是我唐突了,莫让伯庸的夫人误会了,我这便随这位姑娘……”

    遂又顿住,眼眸之中闪过痛苦改口道:

    “随我女儿,离开安定侯府回镇南侯府。”

    刘伯庸亦是上前,执起穆氏的手腕开口道:

    “我没有夫人,现在我依然是孑然一身孤身一人,从未有过婚娶,玉清你已经与镇南侯洛昌平和离,玉清你可能接受我,做我的夫人。”

    洛冰婧遂迈步上前,看向刘伯庸与娘亲,刘伯庸待娘亲如珠如宝让她瞧了新生安慰,如此甚好娘亲若再嫁给刘伯庸定是幸福美满。

    “娘亲,你与父亲已经和离,娘亲安定侯待你乃是真心实意,何不给他一次机会,给自己一次机会。”

    穆氏看着洛冰婧的神色,带有复杂之色,这位姑娘居然会是她的女儿,可是她一点都记不得她的女儿,记不得这数十年发生的任何事,在看向刘伯庸心中挣扎不已。

    穆氏突然绕过刘伯庸与洛冰婧跑了出去,漫无目的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在安定侯府乱冲乱撞,她只记得她刚刚及笄,她只记得刘伯庸。

    洛冰婧与刘伯庸转身便追了出去,刘伯庸脚步飞快,不一会便将穆氏给追上了,拦腰将穆氏给抱了起来,穆氏胡乱挣扎,口中道:

    “伯庸你快快将我放下,我不能累及你的名声。”

    洛冰婧见此,虽心中担忧娘亲,却是悄悄的退了下去,或许没有她的存在,娘亲心中会好受一些,会更容易接纳刘伯庸。

    大总管等人在院门处侯着,当瞧见洛冰婧孤身一人出来之时,便相迎上去,道:

    “姑娘,老奴已为姑娘准备了院落。”

    洛冰婧闻言,抬起眼帘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大总管,此人虽已是花甲之年,却不显苍老精神抖擞魁梧健壮。

    “多谢你的好意,穆府不可一日无主,娘亲便拜托诸位多多照拂,我便先行离去。”

    云青与石竹二人面面相窥,姑娘还真是放心将夫人给留在安定侯府。

    大总管遂引领着洛冰婧朝府门处前去,并未多嘴询问洛冰婧为何不留在安定侯府。

    待洛冰婧主仆三人出了安定侯府,大总管等人皆是出府相送。

    洛冰婧临上马车之时,看了一眼安定侯府,愿娘亲与刘伯庸能再续前缘。

    一路上洛冰婧闭目养神,云青与石竹二人皆是谨慎心,生怕惊扰了姑娘。

    “府中之人你们二人认得多少,可知谁是靳国公府留下之人,谁是娘亲买来之人。”

    云青与石竹深知姑娘这番问是在心中做有打算,穆府之中的暗桩不知出自何处,今日所发生之事,明显是针对夫人姑娘与靳国公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