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30章 陷入谜团,娘亲去向

时间:2018-03-11作者:半折扇

    云青与石竹一声惊呼慌张上前,一左一右搀扶在洛冰婧两侧,开口唤道:

    “姑娘,姑娘你怎么样了。”

    洛冰婧此刻情绪崩溃心如刀绞万念俱灰,眼泪决堤倾泻而下,面色悲痛欲绝,失声痛哭道:

    “娘亲……娘亲……娘亲……”

    洛冰婧整个人痛不欲生,一步一步好似走在刀山火海之上,朝着马车走了过去,当那锦衣看到的越来越多之时,洛冰婧屏住了呼吸,心中祈祷定不是娘亲。

    云青与石竹皆是眼眸红肿不忍心让姑娘瞧见此幕。

    围观的人群皆是被洛冰婧周身散发出来的悲戚之意给渲染了,有些多愁善感心底慈悲的夫人跟着落起泪来,不少人认出了洛冰婧的身份,心中感叹穆氏命运坎坷好不容易和离,谁知没过几日清净之日,便被人残忍杀害。

    洛冰婧整个人傻了眼,看着半臥在马车之上的人时,这人不是娘亲可当瞧清楚此人面容之时,心猛地一沉,这惨死的夫人乃是靳国公府靳英公的夫人,为何会是这样,并且她为何会穿着娘亲的衣衫。

    洛冰婧好似掉进了一个漩涡之中不能自拔,这暗中黑手是谁,娘亲现在又在何处,为何靳英公夫人会出现在娘亲的马车之中,穿着娘亲的衣裙。

    陈广兰误以为洛冰婧受不住打击,整个人呆愣住了,遂上前查看,当看到惨死之人是谁时,一声惊呼道:

    “穆姨呢,这到底发生了何事,万幸马车之中的不是穆姨,可靳英公夫人怎会出现在此处。”

    闫香赶到之时,便瞧见此副场景,洛冰婧与陈广兰二人傻傻的站在马车一旁,闫香心下猛然一沉,莫不是穆氏真的遇难了吧。

    当下便是绕过人群朝着洛冰婧与陈广兰行了过去,当看到马车上的夫人是谁时,便是一怔当看到马车之上凝结的血液之时,便疑惑开口道:

    “官道之上发生凶杀案,看血液凝结的情况定是已有一两个时辰,为何没有官府派人前来。”

    洛冰婧这才回过神来,随即开始寻找起娘亲,云青等人则是与洛冰婧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查找了一番,依旧没有穆氏的身影,当下洛冰婧便是心急如焚。

    正当洛冰婧查找无门之时,人群之中突然涌出一队人马,带头之人乃是二皇子侯宏文与太子侯宏武,义亲王府世子爷侯宇辉。

    “都死了不成,这穆府可是得罪了什么人。”

    太子嫌弃的执起衣袖遮挡着口鼻,他最是闻不得这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侯宏文则是上前派人一一查看了一番,神情复杂看向洛冰婧。

    侯宇辉迅速朝着洛冰婧走了过去,当看到洛冰婧衣衫上的血迹之时,立马开口关心询问道:

    “表妹你可是受伤了,到底是何人胆敢对穆府之人行凶胆敢对表妹动手,表姑母呢。”

    洛冰婧此刻看见侯宇辉犹如看见了救星一般,上前一把抓住侯宇辉的衣袖,眼神之中皆是祈求之色卑微祈求道:

    “世子爷,你快派人前去寻找我娘亲,世子爷我愿当牛做马报答世子爷大恩大德。”

    洛冰婧一边着一边眼泪直流,整个人犹如受惊吓的兔子一般脆弱无比,让人心疼。

    侯宇辉从未见过洛冰婧如此惊慌失措过,当下便是一把握住洛冰婧是玉手开口道:

    “婧儿,你放心我定当将表姑母给寻回来,婧儿莫怕。”

    “呵!好一出郎情妾意,二皇弟你瞧着可是气愤,一个是手足兄弟一个是未婚妻,不知二皇弟心中做何感想。”

    侯宏文扯着嗓音故意喊道,侯宏文眼眸之中虽有不喜却未发作,而是开口道:

    “皇兄注意力可是放错了,这厢前来乃是侦查此凶案,皇兄还真是我好雅兴。”

    当下便朝着侯宇辉与洛冰婧而去,侯宏武眼眸之中闪过恶毒之色。

    侯宏文行至二人身旁之时,侯宇辉立马将握着洛冰婧的手给松开,开口道:

    “宏文,你莫误会,我乃是关心表妹并未有其它。”

    这句话之时,侯宇辉心中憋闷不已,但为了表妹着想他不得不言不由衷。

    侯宏文并未理会侯宇辉与洛冰婧二人,径直朝着马车走了过去,当瞧见马车之中是何人时,当下便面色骤变,开口道:

    “这靳英公夫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处,穆氏又去了哪。”

    谁知太子侯宏武这时犹如幽灵一般出现在众人身后,开口吩咐道:

    “捉拿凶手穆玉清。”

    洛冰婧等人齐齐看向太子侯宏武,不敢置信。

    闫香上前两步,挡在侯宏武身前,开口道:

    “闫香拜见太子,不知太子爷可是有何证据证明凶手是谁,太子爷难道没看到这遇难之人皆是穆府之人,太子却要将穆氏当做凶手,实在可笑。”

    闫香并不惧怕太子,她有放肆的资格,太子不敢拿她如何。

    侯宇辉则是挡在洛冰婧身前,眼神冷然看着侯宏武道:

    “太子这是要公报私仇,太子难不成有眼疾,看不见这些遇难之人是谁。”

    侯武文平生最恨的几人皆站在他眼前,一是不知死活与他争夺皇位的侯宏文,二是义亲王府的命根子侯宇辉,三则是闫伯爵爷府的掌上明珠闫香,此三人他恨不得食其血肉,偏偏这三人他还动不得。

    洛冰婧则是将侯宇辉一把推开,直视着侯宏武,一字一句道:

    “娘亲是不是凶手众人心知肚明,还有娘亲现在下落不明不知是否遇难,若太子爷能将娘亲寻到,我定是感激不尽,若是太子爷为了讨好心上之人公报私仇,莫怪我拼尽性命也要为娘亲讨个公道。”

    闻讯赶来的刘伯庸挤进人群之中,面容之上皆是慌张,当瞧见洛冰婧等人是,即刻上前询问道:

    “婧儿你娘亲呢,她在哪儿?”

    洛冰婧摇了摇头,刘伯庸不知是何意,可瞧着洛冰婧的面色与这横七竖八的尸首之时,刘伯庸身形踉跄连连后退几步,心肝寸断道:

    “是不在她遇难了是不是被害了。”

    侯宇辉则是上前,连连将刘伯庸扶稳,道:

    “安定侯表姑母现在下落不明,不知其是否遇难。”

    刘伯庸闻言,整个人精神了不少,即刻吩咐身边的壮汉,道:

    “快快随我前去寻她,她定不会有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