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29章 穆府暗桩,穆氏遇难?

时间:2018-03-11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这厢还未出府门,养马侍弄马车的工便急忙朝着洛冰婧跑过来,额上起了一层冷汗,支支吾吾道:

    “启禀姑娘,这时辰尚早不如姑娘多等待片刻可好。”

    洛冰婧闻言,便是眉宇微凝,看着工慌张的神色,便开口道:

    “可是出了状况,是马车失修了还是马匹不能跑了。”

    工噗通一声朝着洛冰婧跪了下去,哆哆嗦嗦开口求饶道:

    “姑娘饶命,今日奴才喂完马,谁知其中两匹食了草料的马突然发癫,另两匹则是当场猝死,奴才仔细瞧了一番,将草料拿给刑大夫检查,这草料之中居然有砒霜的成分,现在那两匹发癫的马也猝死了。”

    洛冰婧闻言便是神色一禀,慌忙开口询问道:

    “夫人的那几匹马可是喂食了草料,出府之前你可检查洛夫人的马车与马。”

    遂转身看向石竹,急切道:

    “喜鹊可告知与你夫人是几时出的府。”

    那工面色一白,猛地朝着洛冰婧磕起响头,道:

    “姑娘饶命,奴才只检查了夫人的马车并未检查夫人的马匹,今日出府之前奴才喂食了那两匹马,姑娘放心那两匹马安然无恙。”

    石竹紧接着开口道:

    “夫人乃是寅时便出了府门。”

    洛冰婧瞧向穆府深处,只觉得自揽月门吹来的风阴气沉沉冰冷刺骨,这穆府居然潜藏着暗桩。

    洛冰婧打了一个冷颤提起裙摆便朝府门处跑去,心中所想所念皆是娘亲安危。

    穆府府门处停着两辆华丽庄重的马车其后方则是两辆朴素的马车,洛冰婧未坐停留便朝着第二辆马车跑过去,嘴里喊道:

    “兰姐姐掀开车帘,婧儿有要事要办,需乘坐兰姐姐马车。”

    同时两辆马车帘皆掀了开来,陈广兰探出半截身子,着急开口道:

    “婧儿可是发生了何事,为何如此焦急。”

    闫香则是向马车后瞧去询问道:

    “洛姑娘,怎地如此慌张,可有要相助之处,与我道来。”

    洛冰婧感激的看了一眼闫香,开口道:

    “闫姑娘多谢你的一番好意,今日怕是我去不了寻花亭了,闫姑娘你先行前去,我有要事在身。”

    遂又歉意的看向陈广兰开口道:

    “广兰姐姐可否送我前去国光寺,耽搁姐姐的时辰还望姐姐能相助我一番。”

    陈广兰伸出玉手便将洛冰婧一把拽了上来,待二人坐在马车之上,便开口道:

    “婧儿这是的什么话,你我二人乃是姐妹,何来耽搁一,今日姐姐就是不前去寻花亭也要相送婧儿前去国光寺,不知发生洛何事,婧儿你脸色可是瞧着不对。”

    云青与石竹则是上了仆人的马车,陈广兰吩咐车夫调转方向朝着国光寺而去。

    洛冰婧目色微冷,神情严肃开口道:

    “不瞒兰姐姐,穆府之中进了暗桩,在暗中动了手脚,今日娘亲前去国光寺祈福上香,这动手脚的便是穆府的马匹与马车,现在我甚是担心娘亲会有危险。”

    陈广兰闻言,则是开口催促车夫将马车赶的快点,遂开口安慰道:

    “婧儿或许穆姨无事,婧儿穆姨吉人自有天相不会出事的,你莫要如此担心。”

    闫香见陈姑娘的马车调转了方向,遂吩咐车夫道:

    “跟随陈相爷府的马车。”

    一路飞驰而过,洛冰婧与陈广兰皆是担忧不已,待出了城门之时,还未行上多久,便被阻了去路。

    陈广兰即刻开口询问道:“为何停下了?”

    车夫看着挡在前方的长队,开口回禀道:

    “回禀姑娘,前方有一车队的马车,各府的皆有,不知出了何事皆被堵在了道上。”

    洛冰婧与陈广兰闻言相视一眼,洛冰婧眼眸微顿瞬间掀开了车帘,自马车之上跳了下去,迅速朝着前方的队伍跑过去。

    陈广兰见状,立马紧随着跃下马车,吩咐车夫道:

    “去将丁香等人唤来。”

    洛冰婧不知为何越是上前越是靠近队伍,心便越是慌乱不已,还未行至人群之时,便隐约听到:

    “这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胆敢行凶杀人,那夫人死相凄惨真真是让人怜惜不已。”

    洛冰婧闻言犹如晴天霹雳,心中一再告诫自己定不是娘亲。

    洛冰婧提起裙摆狂奔着越过一辆辆马车朝前而去,当行至最前方之时,毫无防备出现在她眼前的乃是穆府的马车。

    洛冰婧面色煞白,看着残缺不全的马车与横七竖八躺着的丫鬟与婆子时,洛冰婧再也克制不住,撕心裂肺喊道:

    “娘亲,娘亲你在哪,娘亲……”

    洛冰婧看着一个个熟识的面孔现在死相凄惨躺在地上,她多怕下一个看到的便是娘亲的尸首。

    洛冰婧眼眸微红,想哭却是哭不出来,心好似被揪成了一团,连着呼吸困难双腿犹如千斤重。

    陈广兰与云青石竹赶来之时,便瞧见洛冰婧正处在尸首之中,一个个的查看着,陈广兰看到此等惨况,泪珠子哗哗的往下掉,那马车乃是穆姨的马车,该不会穆姨已遇难了。

    云青与石竹二人则是如遭雷劈,迅速挤过看热闹的人群朝着洛冰婧所在之地冲了过去,待看到往昔熟识的姐妹与妈妈们,二人瞬间便是泪流满面,昨日她们还在一起有有笑,今日便是阴阳两相隔。

    二人猛然间想到她们都死了,夫人岂能逃脱,当下二人便是面如死灰,若是夫人遇难了,姑娘可还怎么过活。

    闫香赶至之时,便瞧见陈广兰的马车停在前方,当瞧见这一长长的马车队伍之时,立马派人前去询问打听了一番,遂下了马车朝着陈广兰的马车走了过去。

    “陈姑娘、洛姑娘?”

    闫香轻声唤道,回应闫香的则是车夫的声音,但闻车夫回道:

    “拜见闫姑娘,我家姑娘与洛姑娘不在马车之中,二人去了队伍的前方。”

    这时闫香派去打探的婆子神色慌张的走了过来,开口禀报道:

    “姑娘,前方乃是出了人命,这事关洛姑娘,出事之人乃是穆府之人,极有可能乃是洛姑娘的娘亲。”

    闫香闻言,立马吩咐随从随她一道前去队伍前方去寻洛冰婧与陈广兰等人心绪万千。

    洛冰婧捂着胸口,突然看到马车一角露出一缕锦衣,当下洛冰婧但觉心口剧痛,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