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28章 齐齐动身前去寻花亭

时间:2018-03-11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此言一出,齐安侯立马瞪大双眼反驳道:

    “你妄想,此等条约本侯是不会签字画押的。”

    刘伯庸猛地将匕首压进齐安侯脖颈,但见一条细的血痕渗出血来,齐安侯面色骤变哀嚎道:

    “慢着,安定侯你这是要杀害朝廷命官,若本侯死了,圣上定是不会轻饶了你。”

    齐安侯府之人皆是胆战心惊,生怕安定侯一个不慎手上无轻无重将侯爷给杀了。

    刘伯庸却是失声大笑起来,将手中的匕首又是狠压向齐安侯的脖颈,肆意道:

    “齐安侯你莫不是将自个想的太过重要了,若是我将你给杀了你圣上会为了一个死人在将本侯给杀了?最多本侯在被流放偏远地区任职,乐的清闲自在。”

    洛冰婧上前两步,眼神打量着齐安侯,好整以暇的看着齐安侯现在狼狈的模样,开口道:

    “齐安侯放心去了便是,等我做了二皇子妃之后,我定会将你女儿安元香给二皇子纳为贱妾,你的夫人嘛本姑娘大发慈悲再为她寻一门夫家,不定还能为其开枝散叶。”

    齐安侯听闻此言差点喷出一口陈年老血,洛冰婧此番话不可谓不毒,刺激的齐安侯当下便是脑中出现安元香在二皇子府被洛冰婧百般刁难,齐全侯夫人则是委身在他人之下,想到此处齐安侯面容暴怒青筋暴起,好似齐安侯夫人真的做了对不起他之事,当下便是激昂道:

    “我签,今日屈辱待来日本侯定当百倍千倍奉还与你等人。”

    洛冰婧闻言无所畏惧,吩咐下人将笔墨纸砚端了过来,刘伯庸虽将匕首架在齐安侯脖颈之上不假,但没有束缚他的四肢,但见齐安侯神色壮烈,一笔一划在宣纸之上写到:

    今我齐安侯在此立下字据,齐安侯府之人皆不得在前来寻穆玉清、洛冰婧、刘伯庸等人是非,若有违反齐安侯府之人愿入京都大牢接受自裁,落笔之人齐安侯。

    待齐安侯书写完毕,将手中毛笔猛地甩在地上,洛冰婧拿起字据仔细瞧了一番,遂看向齐安侯开口道:

    “还望齐安侯印上私章,到时候以免齐安侯府之人不认,岂不是白写了,齐安侯莫没带私章,这做官之人私章可是随身携带之物。”

    齐安侯本就打算出了穆府便不认这字据,这字可是能临摹的,谁知这死丫头居然没忘了让他盖上私章一事,真真是要将他给气死。

    穆氏上前看向齐安侯,踌躇半天开口道:

    “你放心便是,这字据一旦立下,齐安侯府之人不上前寻事,我与冰婧还有伯庸定不会将此事告知他人。”

    洛冰婧心知娘亲心中顾忌过多,总是秉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不过这样也好娘亲的一番话果然见效,刚才还迟疑不已的齐安侯当下便掏出私章盖在字据之上。

    “这厢安定侯该将本侯给放开了吧。”

    刘伯庸见洛冰婧见字据稳妥收入怀中,便将匕首收回一把将齐安侯给推开,以防万一齐安侯来个偷袭。

    齐安侯府之人见状,即可上前接住齐安侯,担着的心可总算是放了下来。

    齐安侯抬手摸了一把脖颈之处的血,眼神狠毒扫视了洛冰婧与刘伯庸等人一眼,遂甩衣袖转身离去下令道:

    “随本侯回府。”

    齐安侯等人来势汹汹,去时却是十分狼狈,穆氏眼眸之中有着担忧,道:

    “这下这梁子便算是结下了,伯庸实在是过意不去,牵连与你。”

    洛冰婧上前握住娘亲的玉手,开口道:

    “娘亲,齐安侯府与穆府早已水火不容,今日这字据立不立齐安侯府都不会放过穆府。”

    刘伯庸上前,赞同的看了一眼洛冰婧,遂开口道:

    “何来牵连一,齐安侯早已对我虎视眈眈,不过是借此机会发作罢了。”

    洛冰婧见刘伯庸与娘亲还有其它话要,便识趣唤来云青与石竹一道离去。

    回去院落的路上,洛冰婧一路思量娘亲与刘伯庸,论人品而言刘伯庸实属无可挑剔的,前世今生刘伯庸乃是百姓心中的清官。

    她能感觉出来刘伯庸待娘亲的心思,刘伯庸眼眸之中的爱慕之情不假,刘伯庸前世今生未娶妻怕是与娘亲有关。

    现在刘伯庸的地位与镇南侯齐肩,娘亲即使另嫁镇南侯亦是碍着刘伯庸的身份无法为难娘亲。

    但她知道娘亲,是绝对不可能接受并再嫁给刘伯庸的,一来娘亲早已被父亲伤的体无完肤对那些情情爱爱早已看破,二来则是娘亲不会以再嫁之身嫁给刘伯庸做夫人。

    待回到院落,洛冰婧便沐浴了一番,用了些膳食便是到头呼呼大睡。

    次日洛冰婧顶着头昏脑胀的脑袋坐起身来,看着外面刚刚放亮的天色轻声唤道:

    “云青,云青可起身了。”

    时辰尚早,云青睡得迷迷糊糊打着哈哈伸着懒腰应道:

    “姑娘醒了,奴婢这厢就进来服侍姑娘更衣梳洗。”

    洛冰婧淡淡应道:“云青,倒杯清茶进来。”

    不知是睡的久了,还是近几日乏了,洛冰婧今日无精打采头昏脑胀。

    待饮用了一杯茶水之后,便清醒了不少,今日前去城郊外寻花亭云青为洛冰婧选了一身桃粉色的衣裙,洛冰婧却是开口道:

    “前几日做的那套淡青色衣裙便妥,今日前去的公子贵女定是不少,到时衣着桃粉色衣裙的贵女不在少数,莫凑那个热闹。”

    洛冰婧不穿桃粉色乃是因着成漪书最喜的便是这颜色,不知为何厌恶起来成漪书连这桃粉色都不喜起来。

    石竹端着铜盆走了进来,开口道:

    “姑娘,夫人在半刻钟前出了府邸,前去国光寺祈福上香,刚才喜鹊前来告知奴婢,夫人若让她告知姑娘,一时兴起并未提前告知姑娘,莫让姑娘恼了夫人。”

    洛冰婧闻言便是轻笑,娘亲每月初都会前去国光寺祈福上香,这那是一时兴起,不过今日乃是月中并非月初娘亲去国光寺做甚。

    待洛冰婧用完膳一切收拾妥当之时,便有守门厮前来禀报,道:

    “启禀姑娘,陈相爷府陈姑娘与闫伯爵爷府闫姑娘在府门处等候姑娘,一道前去寻花亭。”

    洛冰婧闻言会心一笑,遂吩咐云青与石竹即刻起身,朝着府门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