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27章 洛冰婧逼迫齐安侯签字画押

时间:2018-03-11作者:半折扇

    齐安侯眼眸微闪一时拿捏不住元香与他的是真是假,若按照元香所讲,穆氏母女与安定侯不会怎么有恃无恐。

    “莫要逞口舌之快,孰是孰非本侯心中自有定论,今日你们穆府与安定侯府不给本侯一个交代,即使闹到圣上那,本侯亦是有话可,本侯失去的乃是本侯的嫡子。”

    齐安侯从头至尾都在要一个交代,而并非单纯的来为齐安侯夫人讨个公道。

    刘伯庸跨步上前与齐安侯对立而视,两方人马立马戒备气氛紧张,刘伯庸失声笑道:

    “齐安侯此次前来怕是另有目的,不知齐安侯是想要婧儿的二皇子妃之位,还是想要本侯的远洲巡查大人一职务。”

    齐安侯显然是被刘伯庸中了心思,神色有一瞬间是微凝,遂笑道:

    “既然安定侯开门见山,本侯也不拿着捏着了,不瞒其它这两位置本侯都要,二皇子妃本该就是元香的,还有这远洲乃是齐安侯府发源祖地,虽无文案道远洲乃是齐安侯府管辖,但这乃是世人皆知一事,安定侯你若前去巡查岂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洛冰婧面色微冷,霎时想起远洲之地,原来今生的巡查大人乃是刘伯庸。

    若她没记错前一世远洲的巡查大人乃是齐安侯,上一世有人上奏远洲北山发现了铁矿,当今圣上派巡查使前去巡查,谁知巡查使齐安侯到了地方将上奏之人先斩后奏当场斩杀,一封奏折告知当今圣上此人乃是要谋反,远洲北山乃是一石山,根本没有铁矿。

    可笑的是当今圣上沉迷与炼丹之术,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待侯宏文登基之后,齐安侯便将远洲北山作为归附侯宏文的筹码,以保齐安侯府繁荣昌盛。当时太子与安元香逃逸,侯宏文还未将安元香金屋藏娇。

    洛冰婧运筹掌握虽不十分精通,但知今生她定要断了齐安侯府的救命稻草,齐安侯府若有这铁矿便是一道保命符无论是太子还是侯宏文登基,将来齐安侯府并不会因为皇子间的争夺受损害。

    “齐安侯打的可真是一手好算盘,据闻远洲北山发现了铁矿不知是真是假,齐安侯这般争夺巡查大人一职,想必这传闻是真的了,既然远洲乃是安氏一祖发源之地,北山有铁矿齐安侯该是只晓得,为何不曾上报,怕是齐安侯有心要藏私,齐安侯你这可是犯了欺君之罪,私吞铁矿理应当诛九族。”

    洛冰婧悠闲自得虽话语的轻巧,却是让齐安侯背脊为之一振,冷汗淋漓若这番话传入当今圣上耳中,圣上定是会对他起疑心,到时即使他道不知铁矿一事,圣上亦是会对他不信任。

    “你这黄毛丫头休要胡言乱语,北山有没有铁矿一事还要两,今日你们必定是要给本侯一个法,莫要言其它。”

    齐安侯面容之上明显闪过一丝慌乱之色,故作镇定与洛冰婧等人对峙。

    “既然齐安侯不知死活,来人将齐安侯等人轰出府邸,二皇子妃之位与巡查大人一职,齐安侯实属妄想,待一切查明到时我等再相见怕是要前去牢狱探看安氏一祖。”

    洛冰婧面色一沉冰冷出声,穆府护院与厮皆是上前与齐安侯府之人厮打起来。

    齐安侯闻言尤其是听闻一旦查实安氏一祖牢狱相见之时,便是心慌不已,若是换作他人是巡查大人糊弄一番便能过去。

    偏偏这巡查大人乃是刘伯庸,若是他在查出其它之事,安氏一祖落入牢狱岂不是早晚之事,他无论如何定要阻拦刘伯庸前去远洲。

    齐安侯眼眸之中闪过一抹杀意,飞身朝着刘伯庸攻击过去。

    洛冰婧瞬时便拉着穆氏退离危险之地,二人身前挡着数十人,云青与石竹一左一右相护在洛冰婧与穆氏两侧。

    齐安侯万万没成想到刘伯庸居然会武艺,并且与他不分上下,甚至还要比他厉害三分。

    齐安侯府跟随前来的皆是练家子,穆府的护院与厮亦是不差,两方人马大打出手一时分不出谁胜谁负。

    “住手……都给本侯住手。”

    齐安侯结结巴巴喊道,但见刘伯庸手中拿着一把巧别致的匕首抵在齐安侯脖颈之上。

    齐安侯府之人坚持立马停了下来,洛冰婧却是开口道:

    “穆府之人听令,照打不误不出穆府打死即可。”

    齐安侯府之人闻言皆是看向齐安侯,又是哀怨的看了一眼洛冰婧。

    这洛姑娘怎地不安常理出牌,这厢住手不都是要两方人马一同住手的吗。

    现在侯爷在安定侯手中,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可若站立不动岂不是要单方面被殴打。

    齐安侯脸色扭曲,看向洛冰婧瞠目切齿道:

    “洛姑娘你这是何意,洛姑娘这乃是不遵守道义,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洛冰婧气急反笑,齐安侯居然敢于她讲道义,这不是明摆着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齐安侯府裹不知耻凑上前来惹是生非,甭道义,就连脸面齐安侯府都不要了,现在还敢提道义。

    “少在这给本姑娘东扯西扯,狗屁的道义,打给我狠狠的打。”

    齐安侯闻言气的瑟瑟发抖,哆哆嗦嗦道:

    “真真是粗鄙不堪,一个大家闺秀满口脏话犹如市井泼妇,毫无教养可言。”

    刘伯庸却是失笑出声,这婧儿的性子与玉清年少之时何其相似,好似他又看到了当年他与玉清相识之时的画面。

    齐安侯府之人皆是两腿发颤,擒贼先擒王他们的王被擒住了,他们这些人可是要遭殃了。

    穆府之人摩拳擦掌,惦着手中的棍棒朝着齐安侯府之人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石竹两眼发亮,若不是要时刻相护着姑娘与夫人,她定是要上前过过手瘾。

    齐安侯一声惊吼道:

    “安定侯,洛冰婧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本侯,此等屈辱本侯宁死不受。”

    洛冰婧等的便是齐安侯的这句话,当下便是下令吩咐道:

    “慢着,齐安侯并非是我们不放过你,而是齐安侯犹如狗皮膏药一般一直粘着我们,若想本姑娘此刻放了你,好,来人准备笔墨纸砚,只要齐安侯签字画押往后齐安侯府之人定不会在寻穆府之人安定侯等人的麻烦,若如违反誓约齐安侯府愿入牢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