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26章 洛冰婧发威掌掴齐安侯

时间:2018-03-06作者:半折扇

    “兰姐姐,今日你与相爷闹成这般不可开交,何不等明日见了成漪书与宋齐明在做打算,莫要兰姐姐这厢寻死觅活要退却了与宋齐明的亲事,却到头来落下埋怨,此事并非兰姐姐一人之事,乃是你们三人之事,若承担也不是你一人承担的。”

    洛冰婧深知在相劝下去兰姐姐也不会作何改变,不如拖上一拖,她定要瞧瞧明日成漪书与宋齐明会如何。

    陈广兰好似恍然明悟一般,懊恼道:

    “冰婧你瞧我这榆木脑袋,这事乃是我与漪书宋公子三人之事,我一人这般闹腾又算甚,还伤了父母心,不行我要即刻前去向父亲娘亲赔罪。”

    洛冰婧见兰姐姐风就是雨,上前紧跟上去,阻拦道::

    “不知婧儿能否过问一句兰姐姐与伯母之间关系如何。”

    洛冰婧心中疑问加深,她总觉得兰姐姐身上的慢性毒药与相爷夫人有关。

    “婧儿怎么想起询问我与娘亲关系如何了,其实她待我很好将我当做亲……”

    “兰儿,你怎能这般待客,还不速速将洛姑娘请回房中,洛姑娘兰儿粗枝大叶还望洛姑娘见谅才是。”

    陈广州兰话还未完便被相爷夫人给打断了,洛冰婧却是为之一振,若是她猜测的不错的话,兰姐姐接下来的便是将她当做亲生女儿来对待。

    陈广兰俏皮的吐了吐香舌,歉意的看向洛冰婧开口的道:

    “你瞧我真的要蠢笨如猪洛了,若不是娘亲提醒我这般待你可是失了礼数,娘亲刚才兰儿顶撞了你与父亲还望娘亲莫怪。”

    相爷夫人上前亲昵的为陈广兰整了一番衣衫道:

    “傻丫头,你是娘亲的女儿,娘亲又怎会怪你,你快与洛姑娘二人心中话,莫要前去打扰你父亲了,他还有公务要办,兰儿好好款待洛姑娘,娘亲前去瞧瞧你二妹妹。”

    相爷夫人语毕便朝着洛冰婧示意离去,洛冰婧福身道:

    “恭送夫人。”

    洛冰箱婧瞧着相爷夫人已消失在回廊之处时一把抓住了陈广兰,激动询问道:

    “兰姐姐,你居然还有一个妹妹,为何外界从未提及过陈相爷府还有一个二姑娘,我亦是从未听兰姐姐提及过二姑娘,还有兰姐姐相爷夫人不是你的生母对吗。”

    洛冰婧眼眸发亮,渴求之意非常明显,陈广州兰朝着四周瞧了瞧,见四下无人只有她与冰婧还有她们各自的丫鬟之时,便支支吾吾道:

    “婧儿你莫要怪罪我隐瞒与你,其实我有一个与我相差不到半年的妹妹,乃是现在的母亲所出,婧儿猜测的不错,母亲并非是我的生母,我的生母乃是父亲的结发妻子,还未等父亲当上相爷之时便病逝了,外人无人知晓母亲并非父亲的原配而是一个继室夫人,婧儿今日我与你所的这些,还望婧儿莫要宣扬出去,母亲待我极好。”

    洛冰箱婧听闻陈广兰所言,心中的一切疑问皆有了答案,她猜测的果然不假,兰姐姐身上的慢性毒药十之八九乃是相爷夫人给兰姐姐下的,可看兰姐姐的样子十分相信依赖她的继母。

    若她现在突然告知兰姐姐你身上的慢性毒药乃是相爷夫人所下,兰姐姐定是不信。

    洛冰婧试探问道:

    “兰姐姐,贵府为何要将二姑娘给隐瞒起来,还有兰姐姐相爷夫人待你如何,先夫人病逝之前,相爷夫人是以何身份入的府邸。”

    一阵微风吹来,花香四溢陈广兰却是身形微晃摇摇欲坠,丁香一把将陈广兰搀扶住,立马开口唤道:

    “来人呢快去请府医大姑娘晕倒了。”

    洛冰婧上前担忧的看向陈广兰,刚才兰姐姐还好生生的,怎地就这一会的功夫兰姐姐就昏迷不醒了。

    立马有丫鬟婆子闻讯赶来,将陈广兰抬起,朝着陈广兰的院落而去。

    洛冰婧本欲跟随上前,谁知这厢还未出了回廊便被一个衣着体面的婆子给拦住了去路,但见那婆子态度恭敬,开口道:

    “老奴拜见洛姑娘,老奴乃是夫人身边的管事妈妈,今日府中不宜待客,还请洛姑娘多多见谅才是,待姑娘醒来之时,相爷府定会派人前去告知姑娘。”

    婆子身后还跟着两个身材魁梧的婆子,两名长相俊俏的丫鬟,洛冰婧见此阵势便顿住了身子,道:

    “既然如此,我便告辞还望妈妈多多照顾兰姐姐,待兰姐姐清醒之后莫忘了派人前去通知我一番。”

    相爷夫人既然下了逐客令,洛冰婧当然要离开相爷府,洛冰婧并非不担心陈广兰的安慰,而是知道相爷夫人一时半会不敢要了兰姐姐的性命。

    待洛冰婧回到穆府之时,便被婆子告知齐安侯带领人马正在后院与夫人安定侯两厢对峙。

    洛冰婧闻言便猛然间上了头,今日之事可真真是要将她压的喘不过气,这厢还未结束那厢便有人前来寻事。

    她与齐安侯府无论前世今生都相生相克,当下便是提起裙摆一路跑至后院。

    “穆氏你不知廉耻还未刚与镇南侯和离这厢便搭上了安定侯简直就是水性杨花,怪不得镇南侯宠妾灭妻,一切皆是你咎由自取,今日你们残害我夫人与其腹中胎儿,若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便让你们二人为其偿命,当然还有洛冰婧。”

    齐安侯身后跟着一队全副武装的人马,虎视眈眈的看着穆氏、安定侯还有其身后的人手。

    洛冰婧行至后院便听闻齐安侯辱骂娘亲,当下便冲至两方人马之中,二话不扬起手臂便对着齐安侯的脸面招呼过去。

    “啪……”

    洛冰婧甩了甩手腕,这齐全侯的脸皮果真厚实,震的她的手腕疼。

    齐安侯有一瞬间的怔愣随即便是勃然大怒,扬起手臂就要反手打回去,谁知洛冰婧早有防备一下子闪身躲开,迅速退离看着震怒之中的齐安侯道:

    “齐安侯你莫要欺人太甚,齐安侯府之人莫不是个个脸皮厚实不知羞耻,今日我及笄可不曾邀请齐安侯夫人与安大姑娘,不请自来之人还前来惹是生非实在让人唾弃,齐安侯夫人为何产在场之人皆是清清楚楚,齐安侯怎地厚着脸皮前来讨公道,莫要欺辱我们母女,大不了闹到当今圣上面前,让当今圣上定是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