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24章

时间:2018-03-05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轻叹一声,轻移莲步朝着荷塘边沿而去,云青与石竹皆是大惊,惊呼道:

    “姑娘,您这是做甚您可不能寻死,您若是不活了夫人怎么办,奴婢们怎么办,奴婢这就前去求靳国公老夫人,求她们放过姑娘给姑娘一条活路。”

    云青眼眸微红,上前一把拉住洛冰婧。

    石竹则是将洛冰婧一把抱住,洛冰婧有瞬间的怔愣,遂笑了起来,道:

    “你们二人快将我放开,你们姑娘的命可宝贵着呢怎会去寻死觅活,我只不过是想取一些浮萍瞧瞧罢了。”

    石竹与云青二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眸之中瞧出了不信,她们刚才可是瞧见了姑娘面色生无可恋,哀愁不已姑娘可是长吁短叹了好几次,姑娘这般法她们可是不信。

    当下二人便将洛冰婧架离了荷塘边沿,石竹道:

    “姑娘你与云青在此等着,奴婢前去为姑娘采些浮萍。”

    洛冰婧只不过想亲自接触采摘浮萍,现在石竹前去又有何意义,当下便开口道:

    “不必了,走吧回院子吧,今日我要好好睡上一觉,谁也不许打扰了我。”

    石竹与云青二人更是坚定刚才的想法,姑娘刚才就是有寻死的念头,二人亦步亦趋紧紧跟在洛冰婧身后。

    洛冰婧轻笑,这两丫头怕是要紧盯她了,当主仆三人回到院落之时,洛冰婧便开口吩咐道:

    “你们二人不可在跟着我,我是真的乏了要休息一番,莫打扰到了我。”

    洛冰婧语毕便伸了伸懒腰,朝着闺房而去,石竹与云青二人则是紧跟上去,若是姑娘在房中寻了死可怎么办。

    洛冰婧打着哈哈和衣躺下,不管在内室紧盯着她的二人,既然她们想盯着便盯着吧。

    这厢洛冰婧还刚未睡下,便有一个婆子领着一个丫鬟急匆匆走了进来。

    那婆子见洛冰婧已是睡下,便声对着云青与石竹二人道:

    “二位姑姑,陈相爷府陈姑娘的贴身丫鬟求见姑娘,可姑娘已是睡下,二位姑姑这可如何是好。”

    丁香在外室侯着,云青与石竹闻言皆是起身朝外迎了过去,看到神色急切的丁香之时,云青立马上前几步声开口询问道:

    “丁香,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出了何事,求见姑娘所为何事。”

    石竹看向丁香,与云青一般神色等着丁香作答。

    丁香上前一把抓住云青,着急道:

    “你家姑娘呢,我有要事相求,我家姑娘要被相爷赶出相爷府,这可如何是好。”

    丁香着便声抽泣了起来,云青与石竹对视一眼,皆朝内室看去。

    洛冰婧本就睡的清浅,但闻外室有人抽泣,秀眉微蹙开口道:

    “可是发生了何事,进来回话。”

    云青与石竹一左一右与丁香一道进了内室,还未行至床榻前丁香便朝着洛冰婧跪了下去,开口道:

    “洛姑娘您快去相爷府瞧瞧我家姑娘吧,相爷要将姑娘赶出相爷府,奴婢实在是无人可求了,只能前来求姑娘去相劝我家姑娘。”

    洛冰婧本是背对着云青石竹丁香三人,闻言腾的一下坐起身来,转过身子看向丁香开口询问道:

    “发生了何事,你家相爷为何要将兰姐姐给赶出相爷府,云青石竹你们二人一人为我梳洗更衣,一人前去备马车。”

    洛冰婧一边着一边起身,丁香见此擦拭了一番眼泪,急忙应道:

    “相爷与至孝伯今日订下了我家姑娘与至孝伯大公子的亲事,姑娘回府夫人与相爷便将此事告知了姑娘,谁知姑娘立马反对要让相爷前去解除了与至孝伯大公子的亲事,谁知相爷勃然大怒如若姑娘敢解了与宋大公子的亲事便让姑娘滚出相爷府,自此以后不准踏入相爷府半步。”

    丁香今日未跟随陈广兰前来穆府,不知成漪书告知众人的哪一消息。

    洛冰婧闻言先是一怔,随后便是不解,这成漪书所言不像作假,若是今生成漪书与宋齐明先是相识,二人定是会擦出火花,即是如此这至孝伯又怎地与陈相爷定下兰姐姐与宋齐明的亲事,莫不是其中另有隐情。

    陈相爷府。

    厅中气氛紧张,大理石铺就的地面之上皆是破碎的瓷器碎片,甚至还有少许的玉石碎片。

    厅中丫鬟婆子厮皆是战战兢兢不敢大口喘息生怕惊怒了厅中两厢对峙的二人。

    陈广兰眼眸含泪,左侧脸颊高高肿起,眼眸之中有着倔强,负气开口道:

    “父亲,我是不会嫁给宋齐明的,父亲你为何不询问一番女儿的意见便与至孝伯定了婚约,宋齐明是不是与女儿一般被瞒在鼓里。”

    陈相爷面色铁青,衣袖甩的哗哗作响,怒喝一声道:

    “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与宋齐明的亲事自是由我这个父亲为你决定。”

    陈广兰苦声笑道,上前两步道:

    “父亲你可知宋齐明已有心上人,而且那姑娘乃是女儿的手帕之交成大人的嫡女成漪书,他们二人两情相悦,若我横插一足岂不是毁了他们毁了我与成姑娘的交情。”

    陈相爷闻言,满不在乎回身坐与椅子之上,端起茶几上的茶水轻抿了一口道:

    “两情相悦?手帕之交?呵呵广兰若不是你与我长相又六七分的相似之处,我真怀疑你不是我的女儿,幼稚蠢笨不堪,成家能配的上至孝伯府,成家姑娘那乃是白日做梦,至孝伯怎会同意自个的嫡长子与一个毫无助力的府邸联姻。”

    陈广兰闻言身形踉跄,连连后退了几步,不敢置信的看向陈相爷一行清泪流了下来,凄凉笑道:

    “在父亲眼中,女儿怕只是父亲用来稳固权势的一颗棋子,父亲明明知道女儿嫁给心中另有她人的宋齐明会一生不幸,父亲还是要坚持让女儿嫁他,是不是女儿的生死都与父亲无关。”

    待洛冰婧收拾妥当,便与丁香云青二人匆匆忙忙朝着府门而去,石竹已在马车旁边等候多时。

    洛冰婧主仆几人迅速上了马车,便开口吩咐道:

    “前去陈相爷府。”

    至孝伯府。

    “什么,父亲你怎能不与孩儿商量一番就给孩儿订下了亲事,孩儿心中已心有所属,孩儿都与她约好了,明日一同前去寻花亭相见,后日我便前去她府上提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