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20章 冰婧收血玉渣男护渣女

时间:2018-03-03作者:半折扇

    “回外祖母的话,只差唐夫人一人未前来,这时辰将至若唐夫人赶不到,这有司人选便请外祖母替婧儿甄选一位夫人。”

    众夫人皆是满怀期待,若能被靳国公老夫人看中则是一份的殊荣。

    靳国公老夫人气息微禀,这有司夫人居然还迟迟未到,这厢正要开口选一位夫人,便闻清水院守门的厮高唱道:

    “唐学士夫人到。”

    穆氏连连起身相迎过去,众夫人皆知唐夫人的才名与贤名探着脑袋朝院门处瞧去。

    一袭青衫佳人出现在众人眼中,洛冰婧瞧见唐夫人的面容不得不感叹明明与娘亲是同龄之人,二人却好似差了一辈。

    娘亲因着这十几年来憋闷过活,比着潇洒自在的唐夫人要苍老许多。

    “婉清,你来了我以为你有要事给耽搁了。”

    穆氏万分亲切上前拉过邱婉清的手腕,眼眸之中微微湿润瞧着多年的至交好友她已记不得二人上一次相见在几时。

    她这次乃是怀着忐忑的心情给许久未曾见过的婉清下帖子,本以为婉清会忘了她,谁知婉清还会前来并未将她给忘了。

    “玉清瞧你还是与年轻时一般爱哭鼻子。”

    邱婉清执起手中帕子为穆氏轻轻擦拭了眼角,心中却是十分怜惜穆氏,她知玉清待洛昌平的感情,玉清和离该是废了多大的毅力。

    “就你会取笑我,走吧去拜见外祖母瞧瞧我女儿。”

    穆氏牵过邱婉清行至宴会场地,邱婉清福身道:

    “拜见靳国公老夫人。”

    靳国公老夫人同是十分欣赏邱婉清,笑道:

    “起身吧,婉清这许多年来这模样可未发生改变。”

    洛冰婧仔细观察起唐夫人,在前世她曾见过一次唐夫人,在她记忆之中唐夫人端庄大气,比之现在要成熟不少,没想到这时的唐夫人居然会是这般貌美脱俗。

    洛冰婧起身对着唐夫人行礼道:

    “婧儿拜见唐夫人。”

    邱婉清则是上前将洛冰婧轻扶起来,看着眼前水嫩的人儿心中柔软不已,道:

    “婧儿莫唤我唐夫人,唤我清姨,我与你娘亲乃是手帕之交姐妹之情。”

    洛冰婧本就崇拜邱婉清,当下便是甜盛唤道:

    “清姨。”

    邱婉清自衣袖之中取出一月白色荷包塞到洛冰婧手中道:

    “这物件乃是清姨为婧儿准备的,未曾见婧儿之时清姨便想象婧儿长得如何,这物价乃是清姨作画,你唐姨夫雕刻的,不知婧儿会不会喜欢。”

    洛冰婧未瞧荷包之中装的是何物,便是欢喜不已,这物件乃是清姨作画定是不凡,再加上唐学士雕刻更是价值不菲世间难得。

    “多谢清姨。”

    洛冰婧对着邱婉清又行一礼,安元香与成漪书等人则是嫉妒红了眼。

    闫香起身上前,一把抢过洛冰婧手中的荷包道:

    “这物件乃是唐学士与唐夫人的手笔我要瞧瞧,冰婧你不知我十分崇拜唐学士与唐夫人,今日能见到她们的佳作心中激动万分,冰婧可不能怪我鲁莽。”

    洛冰婧温和笑道:

    “瞧你的,我还能不让你瞧了,快快打开我也想瞧瞧清姨的作品。”

    陈广兰、齐书姚、侯凤娇与几位世家贵女皆是围了上来。

    其她之人见状蠢蠢欲动,却又碍于与洛冰婧不甚相熟不敢上前。

    闫香迫不及待将荷包打开,取出其中物件当瞧见乃是一块造型奇特花纹繁琐的血玉玉佩时,睁大了双眸赞叹道:

    “如此精美繁琐的玉佩我还是平生第一次瞧见,这花纹瞧着极美让我有想要据为己有的冲动。”

    侯凤娇贵为公主之尊,见多识广过眼奇珍异宝数不胜数,今日瞧见了这血玉玉佩则是被震惊了一番。

    “这物件比内务府锻造司的物件还要精美,唐学士与唐夫人真是奇思妙想手艺精湛。”

    俞沐晴本端坐着并未起身前去凑热闹,一块玉佩能贵重到哪去,但闻侯凤娇所言,激起心中一丝好奇,犹豫一番便起身围了上去。

    安元香与成漪书二人本就瞧洛冰婧碍眼,现在看着众人皆有与洛冰婧交好的势头,心中隐隐不安,安元香眼眸之中闪过狠厉之色,起身悄无声息朝着洛冰婧等人所在的方向而去。

    成漪书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盼着洛冰婧死的可不止她一人,安元香是恨不得食其血肉。

    刘伯庸等人跨进清水院之时,便瞧见此番场景,众人皆围做一团不知在作甚。

    但见刘伯庸与侯宇辉面色一紧,对安元香的所作所为一目了然,但见安元香猛的一推其中一位靠近闫香与洛冰婧的贵女,那贵女只来得急惊呼一声便朝着闫香与洛冰婧扑了过去。

    侯宇辉一声惊呼道:

    “洛冰婧心。”

    人瞬间飞身至洛冰婧所在之地,洛冰婧与闫香齐齐转身,那贵女马上就要将二人扑倒。

    时迟那是快,洛冰婧一把扯过闫香瞬间躲了开来,那贵女噗通一声砸在地面之上。

    侯宇辉见有惊无险,行至安元香身边便顿住了身子,一把抓住安元香的手臂举了起来,愤怒道:

    “安元香你刚刚做了……”

    “宇辉放开元香。”

    侯宇辉话还未出口,便被侯宏文硬生生给打断了。

    侯宇辉失望的看了一眼侯宏文,遂一手将安元香给甩开,因着用力过猛,安元香身子趔趔趄趄被赶了过来的侯宏文一把揽入怀中。

    刘伯庸瞧着这一幕,眼眸微寒跨步上前,直指安元香道:

    “这位想必就是齐安侯府的安大姑娘吧,坊间传闻与二皇子两情相悦情比金坚的姑娘,不知你刚才为何要推哪位姑娘,你居心何在。”

    刘伯庸此言一出,场上众人皆是变了面色,只不过众人皆是心思各异所想不同。

    闫香甚是感激洛冰婧刚才将她给拉扯开,看到侯宏文如此相护安元香之时,偷眼瞄了一眼洛冰婧,但见洛冰婧神情平静便松了一口气,若换做是她未婚夫婿在她面前相护贱人她定当气的七窍生烟。

    安元香被刘伯庸逼问的瞬间涨红了脸,怨恨的看了一眼侯宇辉与刘伯庸,二人多管闲事。

    齐安侯夫人自座位上起身,捧着还未显怀的腹上前,挡在安元香身前,看向刘伯庸道:

    “安定侯你莫要因为与穆氏不清不楚便这般陷害我女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