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19章 冰婧及笄,有司迟迟未来

时间:2018-03-03作者:半折扇

    “洛姑娘,我不请自来洛姑娘莫怪。”

    侯凤娇上前两步道,面容之上活泼俏皮完全没有公主的架子。

    “女拜见六公主,是女疏忽六公主能前来是女的恩德,还望六公主莫怪罪才是。”

    洛冰婧鞠躬屈膝面色柔和,让侯凤娇倍感亲近,当下便上前执起洛冰婧的手腕,道:

    “洛姑娘今日乃是你及笄我不知洛姑娘的喜好,便从内务府锻造司为洛姑娘选了一支金簪子。”

    着便自袖中掏出一墨色锦盒递与洛冰婧,众人皆是眼红不已,今日这洛姑娘及笄可是收了不少的物件,还有这内务府锻造司的御赐之物。

    “六公主真是出手阔绰送人乃是御赐之物,馋的夫人可真真是眼红不已,六公主何时能送夫人一支。”

    开口话之人乃是定北侯府的世子夫人萧夫人,乃是出自清流之首俞太傅府大房嫡出大姑娘齐安侯老夫人的侄孙女辈。

    “俞姐姐你惯会打趣我,你成婚之时我可给你添了不少妆,这一支金簪子你便眼红了。”

    俞沐晴一袭水绿色长裙正装,发髻之上插满了朱钗虽看着富贵其实十分累赘,浓妆艳抹本是清秀佳人却奈何带着三分娇娆。

    “表姐姐,元香可是许久不曾见过你了,本欲过两日便去府上登门拜访,没想到今日有缘能与表姐姐在穆府相遇。”

    安元香笑容满面,亲切上前便要抓住俞沐晴衣袖,谁知俞沐晴将衣袖猛地收拢微微闪离半步道:

    “元香做人莫忘本,当初之事若不是你多多相助我怎会嫁与萧宸,这个情表姐永远记着。”

    俞沐晴的咬牙切齿,神情恨不得将安元香给生吞活剥了,在场之人皆是看着好戏,深知为何萧世子妃会如此痛恨安元香。

    洛冰婧眼眸渐变,她道是为何俞太傅的嫡长孙女会下嫁给痴傻的萧世子,原来这其中还有安元香的相助,只怕是这之中还有老妪婆老王妃的手笔,齐安侯老夫人俞水之可是俞太傅的嫡女,俞沐晴被嫁给一个傻子怕是被当做了一个棋子来笼络定北侯府。

    “靳国公老夫人到。”

    一婆子高声唱到,众夫人贵女皆是起身相迎,俞沐晴剜了一眼齐安侯夫人,冷笑一声遂随着众位夫人一起前去迎接靳国公老夫人。

    靳国公老夫人今日穿着正统,一袭深褐色整装裙袍,佩戴金丝线腰带面容祥和发髻之上佩戴的乃是一套做工精致的翡翠头面。

    穆氏与洛冰婧行在首位,上前相迎亲近道:

    “外祖母今日劳烦外祖母为婧儿主持及笄宴。”

    “外曾祖母,今日瞧着精神抖擞可比我们这些姑娘还要有灵气,让婧儿好生羡慕。”

    靳国公老夫人朗声笑道:

    “你这皮猴子居然敢打趣起曾祖母了。”

    洛冰婧故作羞涩惹的靳国公老夫人嬉笑连连。

    众人皆是迎合笑道,遂一道簇拥这靳国公老夫人朝主位而去。

    齐安侯夫人与安元香见此情形更是怨气横生,当初安元香及笄之日差点就给搞砸了,在瞧洛冰婧这及笄宴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怎能让二人不生怨恨。

    成漪书躲在人群之后,并不热络上前与洛冰婧相称姐妹,今日她与大夫人前来并未准备特殊的礼物,而是随着大夫人一道只准备了一份贺礼。

    洛冰婧自进清水院便瞧见了成漪书,这般最好二人谁也不搭理谁,以免洛冰婧瞧见成漪书那张面容便能想起前世广兰姐姐的惨死。

    刘伯庸眼见已近行及笄之礼的时辰,便相咬众大人公子哥前去清水院观礼。

    今日前来的贵夫人虽多,但前来观礼的大人公子哥甚少,毕竟穆府没有男主子。

    理应身为二皇子的侯宏文行至最前方,奈何刘伯庸不喜侯宏文并未对侯宏文多有礼让,而是他行至前首引领众人。

    侯宏文并未觉得这般有什么,疾走两步上前道:

    “安定侯回京可还适应。”

    刘伯庸懒得搭理侯宏文,为了不失礼数,敷衍道:

    “有何不适应的。”

    侯宇辉见此并未上前相助侯宏文,这厮现在可是被儿女情长迷惑了眼,不让这厮受挫怕是这厮不知其中的厉害。

    侯宏文继续开口道:

    “不知安定侯何时举办升迁宴,到时我定会前去讨一杯酒水。”

    刘伯庸此人耐心甚足,并未看向侯宏文,而是随口道:

    “我不打算举办升迁宴,这杯酒水怕是二皇子讨不到了。”

    刘伯庸的敷衍与不耐烦态度,侯宏文有所察觉,心中暗道他可是哪里得罪了刘伯庸,还是此人就是这般心性。

    宋温庆乃是太子一党之人,眼见着二皇子堂而皇之的拉拢安定侯,岂有坐视不管之理,当下便是越过侯宇辉与侯宏文一左一右行在刘伯庸两侧,开口道:

    “下官可是准备了稀有之物,正打算送于安定侯做庆功贺礼,安定侯为何不举办升迁宴,太子殿下可是在等着安定侯举办宴会。”

    刘伯庸不喜侯宏文不假,但对太子侯宏文与宋府之人更是厌恶,宋府仗着首辅与皇后母族的身份大肆敛财欺压清苦百姓。

    当初他被迫离京其中有宋阁老的功劳。

    “压榨百姓的物件在稀有在我眼中还不如粪土。”

    刘伯庸并不惧怕宋府,当下便出言不逊给宋温庆一个红脸。

    宋温庆虽面色不虞却不敢得罪刘伯庸,此人乃是个刺头现在又被封了侯,能相让便相让。

    身后跟随的大人与公子哥皆是默不吭声,前方这几人乃是他们得罪不起的。

    清水院中,众夫人与贵女皆是依着身份坐定,其中齐安侯夫人与安元香二人坐在左下首第三位,穆氏与洛冰婧则是一左一右端坐与两下首第一位。

    穆氏瞧了众位夫人与贵女一番,眼眸之中露出焦急之色,婉清为何还没前来,这举行及笄之礼可是不能少了有司。

    洛冰婧瞧着娘亲眼眸之中的担忧之色便知娘亲为何担忧,唐夫人至今还未登府。

    靳国公老夫人看着时辰,对着洛冰婧与穆氏道:

    “这一切可准备妥当了,这及笄之礼马上要开始了,有司夫人赞者可都是寻好了前来了。”

    穆氏闻言神色更是急躁,婉清可是因着其它事情给耽搁了?看向靳国公老夫人回话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