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15章 第一百一十五

时间:2018-03-01作者:半折扇

    “侯爷,属下已将此等贼人解决。”

    但见那壮汉双手作辑向刘伯庸道,镇南侯震惊之余向身后瞧去,他所带来的镇南侯府之人皆是伤残躺在地上哀嚎不已,仔细瞧去各个都是捧着腹部,镇南侯更是惊讶那随从对刘伯庸的称呼。

    洛冰婧虽是早已料到刘伯庸会被封侯,但今生稍稍发生了偏离,刘伯庸前世被封侯乃是在刘伯庸回到京都城两月有余具体多久因着时隔太久,她记不得了。

    穆氏好似对刘伯庸能被封侯并不惊讶,眼眸之中有着欣慰,洛昌平却是眼眸复杂,半信半疑道:

    “刘大人,你可知冒充诸侯乃是死罪,莫要为了一个女人将性命给丢了实乃不伐算,刘大人何时被封的侯本侯怎会不知,圣上可是下了封侯圣旨。”

    “安定侯您这是与镇南侯怎么打起来。”

    众人闻言皆是遁声瞧去,话之人乃是宋温庆当今首辅宋阁老的嫡次子,洛冰婧瞧向宋温庆今日她及笄娘亲并未邀请宋阁老府上之人,这宋温庆乃是不请自来。

    “温大人有礼了,我与刘大人只是切磋一番。”

    镇南侯遂僵硬的扯出一抹轻笑迎了上去,因着宋阁老与宋温庆同在朝堂任职又同处内阁,众人皆是唤宋温庆为温大人以来区分他和宋阁老。

    宋温庆舔着发福的腹,手中拿着一个看似华丽的锦盒不知其中装的是什么物件,身后跟着一位夫人还有一碧玉年华的少女,不远处则是停着宋府的马车。

    “安定侯与镇南侯可真是风趣,今日乃是洛二姑娘及笄之日,二位倒是别有一番心思在穆府府门处切磋,不知道还以为二位要搅了洛二姑娘的及笄之宴,这不刚才我与夫人瞧着穆府府门处正有人斗殴便将马车停在了远处,徒步过来瞧瞧谁知却是二位侯爷在此切磋,若是胆的大人岂不是要打道回府了,哈哈哈。。”

    既然是来参加洛冰婧及笄宴的,穆氏与洛冰婧当然要笑脸相迎,不能将客人轰走的道理,当下洛冰婧便朝着宋夫人与那少女走了过去。

    穆氏则是有些为难这宋大人岂是她一个妇人能相迎的,若是旁的大人还好些,此人乃是当今太子的嫡亲舅舅为人傲慢最是瞧不起女子,刘伯庸见状遂安慰的看了一眼穆氏,跨步上前朝着宋温庆迎了过去。

    洛冰婧却是心中犯难,这夫人并非宋温庆的原配夫人,上一世加上今生她可从未见过此人,那少女她是认得乃是宋温庆的嫡长女宋月照往后的太子侧妃安元香的跟屁虫,上一世可是与洛冰洁二人斗得你死我活。

    “夫人,宋大姑娘还请随我一道进府,今日二位能前来参加女的及笄宴荣幸之至,失礼之处让二位见笑了”

    那夫人比洛冰婧长上三四岁的模样很是青涩,面容微微羞涩道:

    “洛二姑娘莫怪罪我等不请自来才是,今日有幸能参加洛二姑娘的及笄宴乃是我与月照的福气。”

    宋月照今日穿着一身水红色纱衣罩衫,内衬乃是大红色罗裙妆容略显成熟,烈焰红唇与她这年纪十分不配,开口便是给人一种嚣张跋扈的感觉,道:

    “是你的福气可并非是本姑娘的福气,你是你我是我莫混为一谈,今日本姑娘前来参加你的及笄宴乃是看在靳国公府的颜面,若非如此就算是八抬大轿来相请本姑娘,我也懒得看上一眼。”

    洛冰婧心中暗道,这人还是与前世一般傲娇自以为是,上前便笑道:

    “宋大姑娘可真是会笑,八抬大轿乃是娶亲之用,我们府上可没有适婚的公子,就算有也是府中的厮与护院,宋大姑娘岂会瞧的上眼,就算宋大姑娘瞧上了眼我们穆府的下人也是不敢迎娶的,那可不是高攀了宋大姑娘。”

    宋月照娇哼一声,只当是是洛冰婧对她的阿谀奉承,旁边的那夫人却是掩嘴嘴角低笑了起来。

    洛冰婧摇头道,怪不得前世有如此出声的她会成为安元香的跟屁虫,并且连洛冰洁都斗不过,这等智商实在是堪忧。

    “还愣着作甚,还不将本姑娘请进府去,你笑甚莫要丢人现眼不知父亲如何想的居然会将你抬为平妻,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宋月照娇喝一声,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洛冰婧,又甚是厌恶的对着那夫人道,转身便是不等洛冰婧这个主人家率先离去,但见那夫人立马脸色涨红,手足无措。

    洛冰婧见此情形便是笑了,这夫人真乃是深藏不露之人,怪不得会被宋温庆抬为平妻,这般毫无威胁胆怯的模样让人毫无防备之心怕是最狠毒的利器。

    “让洛姑娘见笑了,月照她其实为人良善乃是刀子嘴豆腐心。”

    那夫人歉意的看了一眼洛冰婧,委婉道,随紧跟上宋月照洛冰婧停顿了一下紧跟上去,不知这宋月照会不会起幺蛾子还有这夫人要时刻防备着才是。

    洛昌平眼见刘伯庸以男主子的身份上前相迎宋温庆,当下便是心中焦躁恼怒的看了一眼穆氏好似穆氏做了对不起他的事被他逮到了一般,遂跨步上前亦是一同朝着宋温庆迎了上去。

    刘伯庸上前态度温和有度不卑不吭道:“还请温大人随我一道进府,温大人今日能前来乃是婧儿的荣幸,我在此谢过温大人。”

    宋温庆瞧着刘伯庸又瞧向穆氏眼中带有暧昧道:“恭喜刘大人能寻得知心人,刘大人真乃是好眼光。”

    洛昌平却是满面怒容道:“安定侯你这是作甚,本侯的女儿及笄岂用着你来迎接宾客,你是已何身份难不成你是要以穆氏姘头的身份前来替她接、客。”

    洛昌平此言一出,穆氏立马面色涨红且是恼怒至极,刘伯庸面色瞬间结冰,洛昌平最后二字实乃是侮辱穆氏,他这是将穆氏比作了青楼妓、子。

    宋温庆面色亦是不悦,若是穆氏乃是妓、子他此番前来岂不是嫖、客这岂不是侮辱他的身份,但碍于洛昌平的身份他便不好发作。

    穆氏跨步上前径直的朝着洛昌平走了过来,眼眸之中带有决绝的恨意与伤意二话不扬起手臂便是对着洛昌平甩了一个耳光。

    “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