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13章 府门发生冲突冰婧相救

时间:2018-03-01作者:半折扇

    穆氏身形虚晃,面呈惆怅之色道:

    “镇南侯老夫人与洛昌平现在可是进了府邸,快随我前去瞧瞧。”

    穆氏疾走之间步步生风发丝因着行走过快随风扬起别有一番风情,她心绪慌乱今日乃是婧儿的及笄宴,虽希望洛昌平能前来为婧儿主持,但若是镇南侯老夫人一道前来这恐怕是前来寻麻烦的。

    洛冰婧穿戴整齐,今日乃是她及笄并未佩戴首饰,行礼之间便会由外曾祖母为她佩戴首饰发笄,洛冰婧此时瞧着铜镜中的少女十分满意,妆容清淡优雅透露着一副女儿家的姿态不妖不媚不失礼数。

    “去瞧瞧娘亲可是巡完了清水院,现在已是卯时再有半个时辰便会有宾客登府。”

    洛冰婧瞧着天色行至院落,院中的雨水还未干,一双绣鞋沾染了点星水渍,对着其中一洒扫的婆子道。

    就在此时自院门急匆匆快步走进来一丫鬟,左侧脸颊之上有一道轻浅的抓痕,发髻微微散乱,丫鬟眼眶微红噗通一声朝着洛冰婧跪了下去,道:

    “姑娘不好了,您快前去瞧瞧吧镇南侯与镇南侯老夫人在府门前与夫人发生了争执,镇南侯老夫人倚老卖老掌掴了夫人,现在夫人与镇南侯老夫人二人正僵持着。”

    洛冰婧还未待丫鬟将话完,便聊起裙摆朝着府门跑而去,心中焦急不安。

    “穆玉清,你眼中还有没有老身这个长者,老身前来参加洛冰婧的及笄宴你居然敢将老身阻拦在府外,枉费老身这十几年来待你亲厚狼心狗肺的东西。”

    从未拄过拐杖的镇南侯老夫人今日居然手中拿着一根祥云龙头拐杖,话之间将拐杖敲击青石板上“彭彭……”作响。

    “玉清你我虽然和离了不假,但洛冰婧仍旧是本侯之女,她及笄之宴本侯前来参加你怎敢不允。”

    洛昌平神色不耐烦道,这般着便要踏入府门。

    穆氏眼眸微红神情愤恨,发髻微微散乱衣衫之上居然有少许的水渍,若不是刚才丫鬟冲出来替她挡下镇南侯老夫人的那一耳光,此时她定会脸颊高高肿起她还有何颜面来为婧儿主持及笄宴。

    “洛昌平你们休要欺人太甚,我一让再让你们却要紧紧相逼,今日无论如何我定不让你们踏入穆府半步。”

    镇南侯老夫人拄着拐杖“砰……”的一声将青石地板给一震为二。

    “穆氏你休要放肆,今日老身便要踏进穆府,你能奈我何。”

    穆氏立于府门正中,她刚才前来本欲询问一番镇南侯老夫人与洛昌平前来作甚,若是二人真心实意前来参加婧儿的及笄宴,她定会欢迎将二人迎进府去。

    谁知她这厢刚刚开口,镇南侯老夫人便开口训她不知廉耻,这般意图明显果真是前来寻麻烦的,她忍受了镇南侯老夫人十几载,今日还要在忍气吞声让她欺辱简直妄想。

    洛昌平与镇南侯老夫人齐上前,身后跟着的奴才则是跃跃欲试瞧向穆府的奴才,好似要与穆府之人大战一场。

    穆氏眼眸冰冷吩咐身后奴才,道:

    “来人呐,将擅闯穆府之人阻挡在外若有反抗乱棍打出。”

    镇南侯老夫人闻言,眼神阴鸷犹如毒蛇一般紧盯着穆氏,连连道:

    “好……好……好,老身今日倒要领会一番忤逆不孝的恶媳。”

    穆府的奴才护院皆是手持木棍挡在府门之前,严阵以待紧盯着镇南侯一行人。

    穆氏看着天色,怕是再过半个时辰就要有前来参宴的宾客登府,若是洛昌平与镇南侯老夫人还这般闹腾,定是会毁了婧儿的及笄宴,穆氏此刻恨不得杀了洛昌平的心都有,他就这般容不得她们母女。

    洛昌平面色微拧神情冷酷无情,大手一挥道:

    “镇南侯府之人听命,谁敢阻挡无论生死将其拿下。”

    镇南侯老夫人则是面色阴森森被丫鬟婆子簇拥着朝着穆氏走了过去,穆府之人见状立马上前阻拦,镇南侯府之人则是顷刻冲上前去,霎时两方人马便扭打起来。

    镇南侯老夫人被众人护着并未被波及,趁此机会在丫鬟婆子开道之下行至穆氏所在之处,扬起手中拐杖便隔着相护穆氏的丫鬟朝着穆氏的脑袋砸了过去。

    洛冰婧气虚不稳,微微喘息行至府门处便瞧见这惊险万分的一幕,立马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一声怒喝道:

    “住手,休要伤我娘亲。”

    洛冰婧猛地提气朝着穆氏与镇南侯老夫人处在之地冲了过去,只听镇南侯老夫人:“哎呦……洛冰婧你放肆……”

    洛冰婧顾不得其它形式严峻人群混乱,逮此机会横冲直撞朝着老夫人身边的一个婆子撞了过去,那婆子身形微微发福乃是离镇南侯老夫人最近之人,这一撞便是将婆子撞的身形不稳朝着镇南侯老夫人压了过去。

    镇南侯老夫人还未来得及将怒斥之话完,便被胖婆子给压倒在地。

    围着镇南侯老夫人的丫鬟婆子见状,皆是惊呼道:

    “老夫人……”

    镇南侯老夫人年岁大了,被胖婆子直接压的口吐白沫,两眼翻白四肢抽搐好似癫痫了一般。

    胖婆子手脚并用紧忙从镇南侯老夫人身上翻爬起来,当瞧见镇南侯老夫人此时的模样之时,一下子又瘫坐在地,面色煞白毫无血色整个身子微微颤抖,嘴唇哆哆嗦嗦显然是被惊吓的不清,若是老夫人出了事她定会丢了性命,老夫人无事她定少不了一顿毒打,若知今日她会这般倒霉,她甚也要留在镇南侯府不随老夫人一道前来凑热闹。

    穆氏面色担忧,一把将洛冰婧给扯了过来,忧心忡忡道:

    “婧儿都是娘亲连累了你,刚才人群混乱若是有人问起就人是娘亲撞到的与你无关,她乃是你祖母,娘亲不能让你背负上忤逆不孝之名。”

    洛冰婧心中酸楚,却是反握住穆氏的手,道:

    “娘亲,刚才可是因着人群混乱,那婆子自个腿脚没站稳压着了祖母,与娘亲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若是祖母想将这盆脏水泼到娘亲与我身上,女儿定是不依,娘亲放心便是。”

    洛昌平这厢隔着人群只能隐隐瞧见老夫人身边乱做一团,还不知发生了何事,但闻一个婆子高声喊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