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10章 宇辉相救被人算计(求首定)

时间:2018-02-27作者:半折扇

    侯宏文一脚踢开雅间房门,紧扯着洛冰婧进了雅间,随即一脚将房门给踢上,云青与石竹二人见此这厢上前要将房门打开,一个身影瞬间挡在房门前,犹如地狱来的厉鬼声音一般,粗砺着嗓音道:

    “滚。”

    雅间之中,洛冰婧抽痛轻抚着被侯宏文抓的青紫的手腕,丢了侯宏文一个眼刀子,道:

    “二皇子,打开天窗亮话你到底有何要事要与我,若是无事恕我恕不奉陪。”

    侯宏文轻撇了一眼洛冰婧,声音让人发麻,道:

    “你可知你今日如此莽撞险些害了侯宇辉,你这是要将义亲王府的脸面踩在脚底下让众人唾弃。”

    洛冰婧腾的站起身来:“是你派人将宇辉请来的,你自私自利宇辉为你牺牲了多少,你还要他娶赵羽歌那般不洁的女子,你可有为宇辉想过。”

    侯宏文“砰……”的一声将房中木桌震裂开来,缓缓起身步步紧逼洛冰婧,面色温和眼神平静无波,直视着洛冰婧道:

    “宇辉,宇辉,本皇子的未来皇子妃唤的可真是亲切,洛冰婧你乃是我的未婚妻,你该为我考虑而不是为侯宇辉着想,你可知今日若是赵羽歌当众产,护国大将军府岂能轻饶了你,你以为就你这般伪装就能欺瞒世人,收起你那点自以为是的心思。”

    洛冰婧步步后退,却背脊处发寒,她与他夫妻几十载早已对这厮了如指掌,这厮虽表现的平静,想必心中杀了她的份都有。

    “啪……”

    洛冰婧退无可退被侯宏文逼至角落殊不知,将身后架子上的彩瓷花瓶碰倒在地,摔的四分五裂。

    洛冰婧执起玉手挡在身前,道:

    “你有话便,莫在靠近男女授受不亲,二皇子定是不愿让安大姑娘拈酸吃醋。”

    侯宏文低声笑道,却是愈发放肆一把抓住洛冰婧的葇苐道:

    “你我乃是未婚夫妻,何来的男女授受不亲,嗯?”

    洛冰婧惊慌不已,这厮这是要作甚,眼见着侯宏文越靠越近洛冰婧猛的抬脚朝着侯宏文一脚踹了过去,嘴里道:

    “我不是故意冲撞二皇子殿下的,实乃我自幼便有一个怪病,不得与男子亲近,否则我就会克制不住体内的无上气力将此人给踹飞。”

    侯宏文有些狼狈,他万万没想到这臭女人居然敢踹他,若准头在准些,他怕是不用再去争那位置,连子嗣都无法繁衍争来有何用。

    “洛冰婧你好大的狗胆,你是故意为之的是不是,你与侯宇辉并肩前行本皇子可是从未见你犯着怪病。”

    洛冰婧面色微囧,理直气壮道:

    “我这毛病并非时刻发作的,不知那一会的便会发作,今日实在是不巧让二皇子殿下给碰上了。”

    侯宏文邪肆一笑,居然猛的上前,将洛冰婧一把扯进怀中道:

    “这样是不是你的怪病就犯不了了。”

    洛冰婧抓狂,这厮是要将她给勒死不成,甭踹他了,就这般动上一动都甚是困难。

    洛冰婧咬牙切齿道:

    “二殿下真是风趣,你这是要将我给勒死,还望二殿下手下留情。”

    侯宏文脸色都绿了,这臭女人居然如此不解风情,猛的将洛冰婧松开。

    “宇辉与赵三姑娘一事,你莫要在插手。”

    侯宏文留下这么一句话便推开房门走了,云青与石竹立马冲进雅间,道:

    “姑娘,你没事吧姑娘,二皇子他没有欺负姑娘吧都是奴婢们无用,无法保护姑娘。”

    洛冰婧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口气道:

    “回府,今日之事不可透露给任何人。”

    ……

    洛冰婧回到府邸还未来得及梳洗,便被穆氏派人给请了过去。

    洛冰婧还未踏进大厅便瞧见外曾祖母与母亲二人正齐齐看向她。

    “婧儿,今日你莽撞了。”

    靳国公老夫人开口道,面色惋惜。

    穆氏起身,对着走过来的洛冰婧道:

    “义亲王府世子爷与护国大将军府赵三姑娘下月初五便成婚。”

    “什么?那赵三姑娘配不上侯宇辉。”

    洛冰婧诧异,穆氏见状道:

    “婧儿母亲心知你与宇辉二人之间的感情,可是宇辉与赵三姑娘身有婚约在先,而且婧儿你可知宇辉今日若不是因为你定不会前去福满楼,更不会将赵三姑娘送回府邸发生意外致使赵三姑娘撞坏了脑袋。”

    洛冰婧身形微颤,她太自以为是了怪不得侯宏文让她收敛,她怕是中计了,中了护国大将军府与赵羽歌的计。

    她白白活了这几十载,白当了几十载的皇后,她定是今日在金玉楼门前便被护国大将军府的人给盯上了。

    “母亲可是我被人识破了身份,可是有人拿我来威胁侯宇辉。”

    靳国公老夫人见洛冰婧面露懊悔之色,面色发白便不忍在责怪洛冰婧,叹息道:

    “婧儿聪慧可人,今日为何偏偏中了计,婧儿现在能想明白便好,不枉宇辉牺牲一番。”

    “是不是护国大将军府之人。”

    洛冰婧虽心中明了,却依旧询问出声,怪不得她们主仆好巧不巧遇上赵羽歌与秦飞二人在满福酒楼这二人明明是私会却被她们主仆无意发现,岂会有如此不心之人,可护国大将军府为何要算计她,若今日侯宇辉不受要挟,这赵三姑娘岂不是名声尽毁。

    靳国公老夫人瞧着洛冰婧疑惑的神色,便开口道:

    “你今日也瞧见了,赵羽歌的师哥已于人成婚,这赵羽歌腹中的孩子是玩玩留不得的,甚至大将军府做出了牺牲赵羽歌来保全大将军府的打算。”

    洛冰婧恍然明白,开口道:

    “莫不是朝堂之上又发生了变动。”

    若护国大将军府牺牲了赵羽歌,便相当于护国大将军府要脱离侯宏文一党,加上今日温庆的出现与咄咄相逼,洛冰婧隐约能猜测得到。

    靳国公老夫人赞赏的看了一眼洛冰婧,道:

    “二皇子的生母娴淑妃昨日责罚了一个美人,谁知这美人居然怀有龙嗣,并且在娴淑妃的责罚之下产了,更巧的是这留下来的胎儿已经成型乃是一男胎,当今圣上震怒将娴淑妃剥去妃子称号降为娴贵人罚至天赐庵带发修行为无辜枉死的皇子祈福七七四十九日。”

    原是如此,怪不得护国大将军府要脱离侯宏文一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