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05章 搬空满玉楼

时间:2018-02-23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一眼便看出了娘亲与刘伯庸的异样,尤其是刘伯庸眼中毫不掩饰的爱慕之意,娘亲与刘伯庸难不成往昔有所情愫。

    穆氏将刘伯庸当做知己,十几载不见,她总在旁人口中听闻刘伯庸的清明刘伯庸的大义,她与他本是知己挚友,因着她嫁为人妇不得不对他不告而别以免二人传出不好的名声。

    现在瞧着刘伯庸眼眸之中深切的爱慕之意,穆氏心惊胆战她与他绝无可能已躲避了她十几载为何还要与他相见。

    行常风一声令下京卫队走出二人一左一右将肖三金给钳制起来,肖三金霎时脸色煞白,若他进了京卫队可还有活命的机会,当下便求饶道:

    “夫人,二姑娘奴才知罪奴才知罪,还望夫人和二姑娘给奴才一条活路,奴才一时鬼迷心窍不敢忤逆了水姨娘才会犯下此错,夫人二姑娘还望看在义母看在老夫人的份上饶过奴才。”

    着肖三金便哀嚎起来,洛冰洁怒不可遏肖三金这厮居然敢将娘亲置于水火之地,当下便怒斥道:

    “大胆奴才,你休要将脏水泼到娘亲身上,你乃是金玉楼的掌柜何时与满玉楼有所牵连了,这千手观音乃是满玉楼收购的,定是你这厮偷偷卖掉的,你得了银钱还想推脱罪名心家人跟着你遭报应。”

    洛冰洁是竭力将满玉楼与水姨娘撇的一干二净,错的乃是肖三金这厮与满玉楼水姨娘无关。

    行常风缉拿贼人乃是讲的真凭实据,肖三金偷运金玉楼镇店之宝罪名已坐实,但满玉楼与水姨娘等人并无大错,顶多就是收购了脏物,肖三金有没有得到银钱全凭水姨娘等人的一张嘴。

    “将此贼人带走。”

    行常风只能先审讯肖三金一番,若能得到肖三金与水姨娘之间的不耻勾当,他定会让镇南侯府喝上一壶。

    那穷苦书生再是痴傻也已明了是他冤枉了洛冰婧,再加上洛冰洁将他唯一得体的衣袍给毁了和刚才丢的脸面,愤恨的看向洛冰洁不耻道:

    “刚才乃是生眼拙,洛大姑娘与满玉楼此行径实在让人不耻,这掌柜的虽有错还不是惧怕洛大姑娘与其姨娘的厉害,现在丑事被揭洛大姑娘不仅见死不救居然还将罪名皆推脱在肖掌柜身上,岂不寒了跟随你们奴才的心。”

    洛冰洁恼羞不已,刚才还相帮她的书生现在居然翻过来咬她一口让她颜面尽失。

    “你……你,你枉为读书之人,圣贤之书都读到狗肚去了。”

    洛冰洁纤纤玉指瑟瑟发抖指着那书生,显然是被书生气的不清。

    顾显早已趁着混乱遁走了,事已明显他尽力了,也算对得起老友,再加上没有证据水姨娘母女只会名声稍稍受损其它并无大碍。

    洛冰婧见该走的都走了,大手一挥对着石竹云青等人还有跟随穆氏前来的丫鬟婆子以及护院吩咐道:

    “满玉楼之物皆为脏物乃是肖三金藏脏之地,其中物件皆为金玉楼之物,你们前去将满玉楼之中的物件搬运至金玉楼,让其物归原主谁敢阻拦便是肖三金的同伙皆送官严办。”

    洛冰婧首个开道,径直朝着满玉楼走了进去,满玉楼之中的奴才皆是水姨娘之人大部分识得洛冰婧与穆氏,刚才所发生之事已是讲他们给震慑住,尤其是满玉楼实乃理亏,这楼中物件正如二姑娘所大部分乃是自金玉楼搬运而来,其中极少的一部分还是水姨娘自镇南侯府库房之中偷运过来。

    云青与石竹二人皆是一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神情,干劲十足恨不得跟着姑娘将这满玉楼给搬空。

    跟随在穆氏身边的皆是靳国公府的奴才,洛冰婧一声令下皆兴致高昂冲进满玉楼,所见之物尤其是触手可及的物件,立马轻拿下来运送至金玉楼。

    满玉楼之中的奴才虽有心想上前阻拦却没有那个胆,他们可不想与肖三金一般被关押起来。

    洛冰洁今日出府并未让其贴身丫鬟跟随,现在太子殿下又将她给撇下,无法向镇南侯府通信,只能孤军奋战上前阻拦。

    “住手,你们都住手,你们这些强盗,别动那翠玉面饰那是我的。”

    “你养了一个好女儿。”

    刘伯庸开口道,虽穆氏对他没有回应,但早已扎根在心中的心上人不管对他什么态度他都自心中欢喜。

    穆氏十分欣慰能有冰婧这样的女儿,与其冰婧是女儿倒不如她是个孩子是需要被保护之人。

    “三呆子你可曾怪过我当年的不辞而别,可曾怪我对你隐瞒身份。”

    刘伯庸扬起一抹云淡风轻的笑意,他从未责怪过她。

    “不曾,我可否能唤你一声玉清?”

    洛冰婧手中拿着的乃是千手观音,指挥众随从将满玉楼搬了个精光,一趟又一趟来回往返金玉楼,晃人眼眸的奇珍异宝一件又一件自看热闹是人群之中被搬回金玉楼数量之多令人咋舌。

    二楼雅间处,侯宏德自窗前站着,欣喜道:

    “二哥,曾祖母可真疼你,给你寻了个这般能干的皇子妃。”

    侯宇辉手中酒壶怦然落地整个人居然醉倒在酒桌之上呼呼大睡起来。

    齐篷将侯宇辉整个人搀扶起来,剑眉微拧道:

    “明日便是洛二姑娘及笄之礼。”

    语毕便架着侯宇辉转身离去,侯宏文岂会不知齐篷话中的意思,可若是让他娶洛冰婧元香又该如何是好。

    洛冰洁终于在洛冰婧等人将满玉楼最后一件物件被搬运一空时,再也忍不住被气的昏死过去。

    穆氏将跟随而来的六人护院留下了三个在金玉楼看守,吩咐三人将金玉楼关了起来,穆氏另有打算,她要重新整顿一番金玉楼。

    刘伯庸亦步亦趋跟在穆氏身后,眼神片刻不离穆氏生怕今日乃是做的一场梦待梦醒来之时她便会消失不见。

    直到行来一魁梧男子,上前恭敬道:

    “老爷时日不早了该进宫给皇上请安了。”

    刘伯庸现在可是顾不得进宫,当下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