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04章 穆氏与刘伯庸的密事

时间:2018-02-23作者:半折扇

    不别人,顾显可是当年亲眼瞧见过穆氏下嫁镇南侯所带嫁妆,当时可是轰动了整个京都城让不少勋贵人家眼红不已,单单那一百三十二抬的嫁妆足以媲美公主下嫁,还有外人所不知晓的银两铺子庄子。

    正在此时自街口行进一队京卫队,带头之人乃是京兆尹行大人,云青则是跟随在行大人身后。

    行大人隶属靳国公府门生,人高马大完全不像是书生出身到似一个武夫,在任兢兢业业虽不出色但胜在实干。

    整齐划一的步伐让人为之一振,众人齐向街口瞧去,洛冰婧嘴角轻扬她就是要将此事闹大,还娘亲一个清白给镇南侯府一个教训,以免镇南侯府之人不长记性屡次三番犯臭毛病。

    顾显磨不开颜面,面色犹如调色盘一般强词夺理道:

    “穆氏当年嫁妆虽多,谁知其中所装之物分量如何,值不值那么多银两,穆氏与镇南侯和离难不成穆氏还有道理,自古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君的一切皆是天,若不是穆氏善妒怎会因为一个姨娘就要与相处十几载的夫君和离,七出之条乃有善妒一条,镇南侯理应该休弃了穆氏,让穆氏净身出户。”

    洛冰婧道顾显是个老顽固现在才知实在是她高看顾显了,此人并非顽固而是无赖奸诈人,她与娘亲可并未得罪过顾显,谁知这厮居然三番两次泼娘亲脏水,是可忍孰不可忍,当下洛冰婧便讥笑道:

    “女还不知顾大人不仅偏信偏听而且还恶意诬陷,敢问家母与女可曾得罪过顾大人,是将顾夫人给勾引红杏出墙了还是挖了顾大人家的祖坟,又或者是将顾大人见不得人之事给抖搂出来,顾大人做人要将良心二字顾大人可曾有良心,你这番诬赖母亲陪嫁之物不实可是要往穆伯爵爷府上扣屎盆子,母亲可是自穆府出嫁。”

    洛冰婧眼眸愈来愈冷,这才想起为何顾显与她左右为难,原是这顾显与穆伯爵爷乃是忘年交,二人交情甚笃,既然顾显有心要为水姨娘母女出头,她岂有不拿穆伯爵爷府项之理。

    侯宏武看向洛冰婧的眼神带有浓厚的兴趣,这丫头牙尖嘴利甚是有趣和他府上未被驯服的野狐一般,当下便来了兴趣。

    顾显气愤之余跨步上前,抬起手臂就要朝着洛冰婧脸面之上招呼过去,刘伯庸见状迅速出手钳制住顾显的手臂,道:

    “顾大人这可是恼羞成怒了。”

    “何人在此闹事偷盗。”

    行常风扬声吼道,云青明明已将事情的经过告知了行常风,他这般是为了震慑肖三金。

    谁知当行常风带领京卫队穿过人群看到侯宏武太子殿下之时,立马急走两步上前道:

    “下官拜见太子殿下,刘大人与顾大人也在。”

    “起来吧,本宫还有事务要处理,就不妨碍诸位大人断案。”

    侯宏武见来人是行常风之时,便知结果如何了,与其留在此处一会与洛冰洁丢人现眼不如早早离去。

    洛冰洁见太子将她丢下不管不问,立马跟上前去,谁知却被洛冰婧一手给扯了过来。

    “庶姐你这是要去哪啊,案子还未断庶姐这就要逃了。”

    洛冰洁挣扎一番气恼道:

    “二妹妹你这般是要将镇南侯府陷入不义,二妹妹这是要愧对先祖,殿下您等等妾身。”

    洛冰洁朝着侯宏武的背影娇喊道,侯宏武不曾停下步子渐渐的消失在洛冰洁眼眸之中。

    “夫人,您瞧满玉楼台阶上站着之人可是姑娘?”

    穆氏今日身子还未爽利便出府置办奴才,有心探看一番铺子,谁知来到这金玉楼之时却被金玉楼的场景给气煞了。

    这时身边的方妈妈,靳国公老夫人特意指派给穆氏的贴身嬷嬷,指着对面围满了人的满玉楼道。

    刚才穆氏等人便发现满玉楼门前挤满了人,不仅如此而且似乎发生了大事居然惊动了京卫队。

    穆氏顺着方妈妈指的放下瞧去,当下便是面色骤变担忧不已,虽做了伪装但怎会瞒的住她这个做娘的果真是婧儿。

    穆氏顾不得其他生怕洛冰婧会被人欺负,急步朝着满玉楼走去。

    “劳烦诸位让一让。”

    洛冰婧好似听到了母亲的声音,遁寻着声音瞧去,果真是母亲正在丫鬟婆子的相护下挤出人群。

    洛冰洁身子微抖,太子殿下将她给抛下了,顾大人显然是被洛冰婧气的不缺,现在又被刘大人所阻拦,在场之人能相助她的都无能无力了。

    行常风上前询问了一番,当下便让京卫队将肖三金给抓了起来,道:

    “肖三金你可知罪,居然胆大包天贪污东家财产还不速速招来。”

    肖三金跪爬在地砖之上,大声呼冤道:

    “人冤枉啊,大人人冤枉。”

    “婧儿你怎么样了”

    穆氏挤出人群便直直的朝着洛冰婧走去,眼神将洛冰婧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并未发现洛冰婧有受伤之处当下提着的心便放了下来。

    刘伯庸却是激动之色溢于言表,松开顾显上前道:

    “是你。”

    穆氏闻言,只觉这声音好似熟悉当下便回身瞧去,当看到之人是刘伯庸之时,整个人便呆楞住了,眼眶瞬间便湿润不已,道:

    “三呆子。”

    刘伯庸已是红了眼眶,怪不得他寻不找她,怪不得她消失之时乃是穆伯爵爷嫁女之时,他以为她是民间女子,一直在民间寻她,却从未想过她会是官宦之女,所嫁之人乃是与他同朝的镇南侯洛昌平。

    在京都那几年他寻遍了整个京都城寻遍了大街巷却独独没想过她会处在官宦之家会处在镇南侯后院。

    现在再见她之时乃是时隔十六载,没想到她与洛昌平和离了,他不知该是欣喜还是悲痛,这些年来他孑然一身不曾娶妻从未停止过寻她,现在与她相见却生怕惊着了她,压抑心中的激动应道:

    “你还记得三呆子,你这些年过的还好吗。”

    刘伯庸此时此刻多想问出当初为何你要不辞而别,为何要消失不见又为何要嫁给洛昌平。
小说推荐